2/24/2012

蔡英文活該應該輸

  先說開場白:先放開統獨、意識形態不說,蔡英文根本沒有提出一個可以說服民眾,可以說服國際社會的一個論述和政見,所以,她輸了活該。

  好,開場白和結論已經說完了,接下來要不要看隨你。

  蔡英文從當選民進黨黨主席開始,她就一直搖擺不定,沒有方向,沒有目標,就只是很單純的照著時勢的脈動前進。
  所以,她只是個『被時勢改變的英雌』,卻不是個『創造時勢』的英雌。

  陳雲林來台灣,她順應時勢,帶領著民進黨黨員上街頭抗議,但……抗議有用嗎?
  表達台灣人的心聲,表達台灣人的聲音,這些的確無可厚非。
  但……把人家客人關在飯店裡好幾個小時,造成了暴動,造成了社會負擔,還有一些『綠草莓』靜坐抗議,抗議集會遊行法……
  自此,『暴力小英』這個代名詞,一直揮之不去。
  
  當民進黨黨員開始打十八趴的時候,她也順應時勢,跟著打十八趴;把所有領十八趴的人當成竊國老賊一樣。
  結果?被邱毅有憑有據的爆出來她也有領優惠利率。
  那……蔡英文怎麼做?
  她說:我從今天起,放棄優惠利率。
  如果只有這樣也就算了,但她後面竟然蠢到加了一句:『因為沒有十八趴,所以以後不能做公益了。』
  問問哪個老江湖,哪個天兵會說這種話?

  接著,她又順應時勢,參選了台北市市長,然而,她提出了什麼有意義的政見?
  老實說,沒有;就算有,我也不在意,畢竟我不是台北市市民,她提出什麼政見關我啥事?
  但,再過一年就要選總統了,她一直沒有說明她會不會選總統,變成一個『落跑市長』;也因為接下來是總統選戰,她似乎也沒有很用心在選市長,所以,她輸了。

  依照民進黨的傳統,基本上蔡英文是不能參選總統;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又順應時勢,參加了民進黨內部的總統候選人的內部初選。
  這場初選……把蘇貞昌打得『出血』。
  而蔡英文並沒有站出來,對她的支持者說:『選戰不要打成這樣。』
  是的,這句話是蘇貞昌說的。

  到這為止,蔡英文表現的雖然有別於民進黨黨性,但她卻替自己罩上了一層面紗,讓別人完全看不透她。
  就連初選結束之後,蘇貞昌問了她好幾句:『妳給我什麼工作?』
  蔡英文不回答就是不回答。
  如果,那時初選沒有打得那麼血淋淋,而蔡英文又肯中用蘇貞昌的話,現在的歷史可能不一樣了。
  然而,歷史沒有『如果』。她不但沒有中用蘇貞昌,還把蘇貞昌打得亂七八糟,一顆電火球被打的滿頭包。
  
  在大家追著問她要找哪個人當副手,先是故弄玄虛,說什麼黨內人才濟濟,不急著一時找附;又和彭淮南私下見面,搞得好像要外找副手一樣。
  彭淮南和蔡英文見面第二天,大聲說明自己絕對不會離開自己的工作崗位,絕對不會擔任任何黨派的副手。

  又過了幾天,蔡英文推出了一個蘇嘉全,黑鮪魚當自己的副手,以為找到了最佳人選,但卻沒有想到,她反而替自己在身上綁了一顆超級炸彈。
  先是豪宅農舍,接著就是家人違規收取夜市電費,再來就是老婆看猛男秀,前面這幾個就已經很刺激了,所以六十幾萬的保險費就比較沒有什麼人猛打了。
  蔡英文並沒有改變時勢,當機立斷把蘇嘉全給一腳踢開,也沒有太多的說明和解釋。

  再來呢?
  民進黨以為水果月曆可以把所有國民黨打到趴下,但沒想但一個『兩塊錢一斤的柿子』卻把自己打到差點喘不過來氣。
  為了讓自己的月曆有所本,還真找了『一斤兩塊的柿子』,但那種柿子不但已經過了時節,又難看醜的要命。
  蔡英文首次道歉,但也是順應時勢的對『照片誤植』道歉,卻沒有對於『有人拿著民進黨的月曆到農民面前殺價』一是道歉。
  所以,又錯過了一次『改變時勢』的機會。

  再來就是『陳盈助組頭/大好人』事件;因為蘋果日報爆料說馬英九接受黑道組頭陳盈助的政治獻金,所以蔡英文也就『順應時勢』的跟著一起打,罵得口沫橫飛啊!
  發言人梁文傑還跳出來加碼,說馬英九拿了黑道組頭好幾億。
  結果?
  『裱』啟芳說:呃……陳盈助先生其實是大好人,在嘉義地區幫了人民很多忙。
  蔡英文並沒有改變時勢站出來,說:很抱歉,這是我們調查錯誤。

  最精彩的,莫過於宇昌案。
  一個行政院副院長,簽了一份公文,通過了國發基金投資宇昌生技的案子;理論上,有點警覺性的公務員都知道,不管有任何天大的理由,就算是天皇老子,或是前天鐵板神算要她這麼做,她也不能去擔任宇昌公司的董事長。
  這是公務員基本的業務迴避,這並不是法律是否有規定,而是一種道德上的問題。
  但,在當時蔡英文只是順應時勢的接下了宇昌公司的董事長一職,也順應時勢的讓國發基金的政府官員到她家報告。
  錯過了一次改變時勢的機會也就罷了,她大可以自己拿著公文,說劉憶如抹黑、造謠、偽造文書……etc
  但她並沒有,她還是錯過了改變時勢的機會,讓發言人陳其邁和黨徒出來痛罵國民黨,民進黨還找了一堆人證明蔡英文並沒有貪污。
  既然沒有,為什麼不召開記者會?或是在電視辯論會上,說『如果我蔡英文被查出有任何圖利的證據的話,馬上退出總統大選。』
  就像馬英九在電視辯論會上,慎重宣示:『如果我馬英九有介入、指揮檢調調查宇昌案,我立刻退出總統大選』。
  如果蔡英文做了類似的宣示,信不信時勢馬上改變。
  但,她說了什麼?
  『請馬英九先生適可而止。』
  所以,她又錯過了改變時勢的機會。

  ECFA,當國共兩黨簽署雙邊貿易協定的時候,蔡英文和民進黨黨徒罵得要死要活的,說什麼會造成台灣人失業,會中傷台灣的經濟等等。
  但沒過幾個月,蔡英文又說:我們會延續前朝的執政。
  從那時候開始,民進黨黨徒對ECFA連屁都沒放一個。

  但如果要延續ECFA的話,蔡英文不得不去面對『九二共識』這個最令她頭痛的問題。
  『九二共識』從被提出來到現在,民進黨以及蔡英文本人一直不願意承認有這樣的共識存在,理由是沒有任何紀錄。
  然而『九二共識』也確實沒有任何紀錄,但這也是國民黨和共產黨可以接受的最大公因數。
  蔡英文面對九二共識,她曾經試著改變時勢,但用了一個非常拙劣的手法來改變時勢;她提出了一個從被提出的那天起,將永遠銘鑄在台灣歷史上的『台灣共識』。
  如果有個方向,有個目標,有個明確的說法,證明她的『台灣共識』可以讓中共、美國、日本……甚至世界各國都能接受的內容也就罷了;但她卻又說不清楚內容是什麼,方向在哪裡。
  卻傲慢的說:『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說出來就不算共識了』、『等我選上之後再說』。
  還是那句話,她又錯過了一個改變時勢的機會,但這次卻是致命性的機會。
  
  在大選前一個月,一個接著一個的企業主跳出來說:『我們支持九二共識』,把蔡英文打得亂七八糟,硬是把那些企業主打成『被中共施壓』、『站在馬英九身後的財團』……等等。
  如果蔡英文保持沉默,不把企業主打成財團,不造成階級對立……
  反正就是什麼話都不要說,再不然說那一句歷史名言:『我不贊同他們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他們的言論自由』的話,喔,抱歉,現在台灣就有歷史上第一為女總統了。

  前面都是導火線,最後引爆炸彈的,是那場國際記者會。
  民進黨找來了一群國內外記者,浩浩蕩蕩的展現總統的風度。
  但……
  咦?是民進黨總統候選人是蕭美琴嗎?怎麼她在台上回答記者的問題?
  喔,是蔡英文要選總統……那,蔡英文呢?
  跑去拜票了。
  當有人問她的時候,她說了一句:『當我選上之後,我自己會招開國際記者會』。
  這是傲慢造成的愚蠢。
  
  就像我說的,蔡英文一直都是順應時勢,卻沒有辦法改變時勢。
  這是她這個人的個性使然,她不懂得權謀,不懂得該迴避的時候不迴避,不該迴避的時候不見人影;過度的自信與自傲,造成了這次的局面。

  這中間我或許有遺漏一些事件,這些是我記得比較清楚的。
  先不論對與錯,先靜下心來想一想,為什麼這次的選舉有過半數的人支持國民黨,支持馬英九、支持九二共識?
  為什麼?
  蔡英文有很多機會去創造時勢,但卻一次又一次的錯過了時機,一次又一次的用拙劣的手法去掩飾、去迴避、去指責。
  所以她輸了活該。

  據說蔡英文的敗選宣言很感人,但我從沒看過,當然也不想看。
  因為我知道,那個敗選宣言並不能感動我。
  畢竟,她認為她的敗選是國民黨在宇昌案的抹黑,中共用『九二共識』介入台灣大選……等等。
  但她卻沒有反省自己的人格,反省為什麼會錯過了那麼多次創造時勢的機會。

  我的結論是,蔡英文會選輸,她個人的傲慢、反覆、沒有方向,不值得信任,佔了絕大多數。
  
  人家說,蔡英文還會再起,但如果她依舊保持這樣的個性、傲慢的人格特質的話,那很抱歉,那就請蔡英文您再輸第二次吧!
  而且第二次可沒有周美青和妳搶票喔!輸了很丟臉喔。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