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2012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72--大公司……唉……

  其實,我很討厭寫新聞評論和政治評論的。
  因為我總覺得我寫得很糟,很偏頗;畢竟,青菜豆腐,各有各的喜好,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信仰的事物。
  就好像國民黨和民進黨,各有各的支持者,除非真的笨到家,或是智能有障礙的殘障人事,不然,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中立』這回事。就算有,規模也得拉大到國家等級來看。
  當然,這篇的重點不在這裡。

  我想問一下,有多少人還記得ALA大火?有多少人關心蔡英文有沒有回應她的性向問題。甚至,還有多少人還記得福島地震?
  再前一個颱風來之前,不是旱到要限水?怎嘛?下雨了,有水喝了,就不當成一回事了嗎?難怪年年都會鬧旱災。
  當時沸沸揚揚的新聞,到現在還有多少人會去關心後續發展?
   相信我,再過兩個禮拜,塑化劑也會煙消雲散。要再炒起來的話,除非賴家父子被判死刑。

  不過絕對不是因為塑化劑,而是因為人權問題。
  不過,這篇的重點也不是想要說記者多腦殘,寧可躲在冷氣房看PTT、噗浪、臉書來寫新聞,也不願意跑出去追新聞。
  呃……不過呢,這也不是重點。

  畢竟,這一篇是『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專欄,並不是政論專欄。

  在代工業中的硬體工程師,基本上,就像是舞小姐一樣,每天都會遇到不同的人來強暴你,而你不但不能反抗,還得很開心的迎合對方的需要,提供不同的服務。
  從高階主管到PM,從工廠端到客戶,一堆人排隊強暴你,要你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出他們需要的東西。
  而且,他們不會管你的死活,更不會想到這個案子的過程之中,哪個混帳王八蛋,擅自作主的死外行捅了一個大樓子,誤導了一票人,把整件事情搞得烏煙瘴氣的。
  只要你做不出來,你就是混帳王八蛋,等著被人痛罵一頓吧。
  更可恨的,那些『強暴者』只會在那邊哇哇叫,說為什麼還沒有輪到他。

  其實,硬體工程師的工作很簡單,只要具備基本的專業知識,其他的並沒有那麼困難。線路圖原廠都已經提供了參考線路,如果是ARM等級的CPU,供應商還會提供整個系統的參考線路給你,就連電阻電容的規格都給你了,只要照著做就好了。
  如果出問題的話,那就是硬體工程師真正的工作:想辦法把板子修到能動。
  但……這也不是多大的問題,只要多看線路就會懂了。
  接著就是穩定性的問題。這個就比較需要一點硬實力了。但這也沒啥複雜的。

  真正複雜的是什麼?人。
  當一個案子在開始的時候,除了專案負責人以外,一堆瞭解狀況的,以及不瞭解狀況的,一些死外行又愛出主意的混帳都會一一的冒出來。
  那些死外行,會動你的線路圖,會對你的Layout下指導棋,還會亂動你的料件表之後,再把這個被弄到亂七八糟的爛料件表丟給你老闆的老闆,說這是硬體工程師吐出來的料件表。

  我就遇到這種人,他不惹我也就算了,但到最後竟然膽敢把工廠的PM拉進來和我三方通話。
  請問一下,有個白痴站在你面前,一直說『打啊!有種你打我啊!』……你會怎麼做?
  我?我當然會狠狠的給他扁下去。反正他犯賤咩。
  我痛罵了那傢伙一頓,只差沒說:『我警告你,以後不准碰我的BOM表,你這個死外行人』。

  說真的,來到了這家大公司,真的讓我得到很多『成長』的機會。
  --人家不是說:幻滅,是成長的開始?
  大公司福利好?好個頭!
  大公司薪水高?高你媽!
  大公司溝通管道好?你自己溝通看看。
  大公司都是團隊合作?抱歉,我老闆說:『在這邊,不會有人幫你,就算是我,能幫你的事情很有限。』
  大公司都很尊重人才?尊重個頭!我隔壁的位子已經換了好幾個人了。
  大公司都會提供教育訓練?是有,但都不是你想要知道的。
  大公司……唉~~

  在大公司裡,真正能做研發的,也只有極小部份的人;真正受到重視的,也是極小部份人中的精英(至於是什麼樣的精英,那我就不提了)。
  多得是那些可以被犧牲的,可以被忽視的,可以被省略的『螺絲釘』。
  每家大公司都會說他們很重視員工的福利,但……福利在哪?我怎麼都沒看到?
  我們公司有個笑話是這樣的。
  『我昨天看到新聞,大老闆說所有人加薪百分之五』。
  別人或許不覺得好笑,但我們公司的人聽到都笑了起來了。
  因為我們並沒有看到薪水的波動,也沒有感受到公司對員工的尊重。

  說真的,我是冒著生命危險寫這篇文章的。
  從很多例子上來看,有很多先賢先列都因為說自己公司的壞話而被開除,我很擔心我公開這些黑歷史,如果被人看到的話,說不定我也會被開除^^a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