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2012

犧牲了盛治仁之後,台灣藝文界又得到了什麼?

  我向來很討厭所謂的『藝文界』、『文化界』,老是搞出一堆一群人看不懂的東西,沒有票房,沒有收入就對記者 在那邊唱哭調子。要他們改變一下風格,又在那邊跳腳哇哇叫,說你不懂什麼叫做藝術!然後又說漫畫、動畫、電動不是『文化』、不是『藝術』,是『次文化』、 『次藝術』。

  我真的不懂什麼是藝術,真的,我真的不懂;我只知道我喜歡聽什麼樣的音樂,看什麼樣的畫作,閱讀什麼樣的文章。
  但……如果要說到『藝文界』所定義的『藝術』,老實說,我還真他媽的不懂。
  國劇,看不懂也聽不懂,歌劇也一樣,歌仔戲沒興趣;抽象畫怎麼看都看不懂,裝置藝術我也只打算當成沒看到。

  我這麼說,一定有人會跳腳,指著我的鼻子說我不懂藝術。
  那我想請問一下,為什麼會有人想要唱歌、跳舞、寫作、畫畫、做雕塑、唱歌劇、北京戲(國劇)、歌仔戲?
  為的是什麼?請問一下,人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
  不懂?
  笨哪!就是為了打發時間而已!就是為了無聊的生活多意點樂趣而已!當人類展開了文明之後,這些所謂的藝文活動逐漸變成了貴族的嗜好,從打發時間變成了可以賺取生活所需的工作。
  對,藝術就是為了打發時間用的東西,藝術就是用來賺錢的東西!什麼文化,什麼熱情,那都是後世人掰出來的!

  台灣的藝文界搞不懂一件事情:藝術,並不是政府補助就可以的。
  政府只能補助錢,但不能幫你想點子、幫你找到靈感;你做不出來讓大家接受的藝術品,或是妳不能把你的藝術品有個明確的定位,那就是你的問題。
  笨,是沒有人可以幫的,也是無藥可就的絕症。

  劇團『相聲瓦舍』在創立到現在,也從未曾向政府要求補助,也鮮少聽到有接政府的包案;但他們也是一點一滴努力經營過來,逐漸的受到大家的好評。
  雲門已經和林懷民話上了等號,經過許多年的苦心經營,最後猶如一隻浴火重生的鳳凰,飛上了國際舞台。
  請問其他的劇團又做了什麼努力?

  這次盛治仁的夢想家的事情,說真的,這只是另一個『花博』的樣板戲。
  先質疑你為什麼花了那麼多錢,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說政府圖利特殊團體;然後再找幾個所謂『藝文界』的人出來罵,罵『夢想家』太爛,花這兩億不值得。

  那我想問一下,是誰認為這齣音樂劇不值兩億的?是誰做出的評論?是誰給的分數?又是什麼人決定這值不值得?
  既然是藝術品,既然是舞台創作,當然會有人討厭有人喜歡了!但……如果是那些因為看到賴聲川拿了那麼多錢而眼紅的『藝文界人士』,而在那邊跳腳哇哇叫的話……這種人也最好別理他。

  文化?什麼是文化?又是誰決定這樣的文化是不是文化?難道一定要吟詩詠月才叫做文化?難道一定要吃著高級的食物,喝著高級的飲料,看著就連自己都看不懂的歌劇,買一堆完全看不懂的藝術品,這樣才叫做文化?
  而,文化需要政府補助嗎?文化需要政府主導嗎?那妳們這些『文化界』、『藝文界』的團體、組織又是幹什麼吃的?

  為什麼你們這些『藝文界』、『文化界』的先進們,沒錢就會死的話,為什麼不去募款?為什麼不向企業界募款?為什麼總得老要政府補助?
  還有,藝術家要活下去,就是得把自己的作品賣出去,那請問一下,你的作品賣不出去、沒有票房、沒有收入……怪誰?

  『夢想家事變』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事件,只是民進黨拿著糞桶朝著盛治仁身上潑,企圖藉此凸顯出國民黨圖利特定團體。
  這其中是否有不法情事,這得經過調查之後才有結果;但如果就用這種沒有證據、沒有理由,就指著國民黨說他爛……
  如果搞出另一個花博來的話,看那些民進黨黨徒的臉往哪丟。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