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2016

我不養寵物,不代表我不喜歡動物,而是我沒有替無法照顧自己的生物的生命負責的覺悟。

好,現在我們討論一個問題。我知道大家不怎麼想討論這個問題,當然,這個問題也不是很重要,不討論也沒關係。
但是這是我部落格,我想討論什麼問題,是我的事情,你不想討論那是你的事情。
我想討論的問題是:我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為什麼女人總是不開心?很簡單,因為你不是要得那個男人。

不知道為什麼,女人總是喜歡刁難男人,只要男人稍微看起來輕鬆一點、開心一點,他們就會很不高興。
請注意,是『全體女性』,包括你的女朋友、老婆、媽媽、姊姊、妹妹、姑姑、阿姨……等等。
女人看到男人臉上帶著笑容,開心快樂的樣子,她們就會很不爽。
但你真的惹到她們了嗎?
其實,並沒有。

既然男人並沒有惹到女人,但是為什麼她們老是一直在生氣?
老兄,你必須瞭解『女人』這種生物的想法。

首先:女人是重感情的生物。
『重感情』的意思,就是你必需要尊重她的感情、感覺。
有女人會怒吼著:『這有什麼不對嗎?』
對,沒有錯,男人確實應該尊重女人的感情和感覺;但我還沒說完:『而女人不需要注重你開不開心、快不快樂。』
當女人心情好的時候,你爽不爽是你家的事。
當女人心情不好的時候,但哪個男人膽敢在女人面前表現得很爽的話,那個男人肯定倒大楣。

其次,女人喜歡分享。
當女人和自己的閨蜜一起出去看電影,吃東西的時候,她回來之後會很開心的和自己的男人分享她吃了什麼,做了什麼事。
附帶一提:女人確實很喜歡分享,但她們會把最重要的重點給掩蓋過去,像是她和她的閨蜜聊到『某某某很帥很有錢,可以釣看看;男友/老公?他不會知道的』……等等之類的。
但換成男人就不行了。
當我的男性弟兄們可能是因為和自己的兄弟朋友打了一場很爽的球賽,或是出去喝酒抽煙打屁聊天(黃色笑話)……等等。但女人無法參與(不是不讓妳參與……而是……不就是聊天、看球賽而已……妳自己說了『我沒興趣,不要再說了』的……),所以她會覺得自己被排除在外,所以她會很不爽。

第三:女人天生缺乏安全感。
在女人的基因記憶當中,會認為男人都會欺負女人。進入了感情的領域,會很直覺的認為男人不知道會在哪天哪月哪一天,幾點幾分幾秒對她不忠。
所以,當你表現的一副『幹!昨天晚上真爽!這肯定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通常一般的男人會說『這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大多都是他喜歡的球隊得到冠軍之類的事情,完全和性無關。)的時候,她就會以為你和什麼野女人鬼混了。
就算昨天晚上你就在她的身邊,只要你看起來很爽、很開心,她也會覺得你是因為某個自己腦補的女人而和你吃醋。

第四,女人認為自己很偉大
煮個飯給男人(老公/兒子)吃,就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幫男人(老公/兒子)洗衣服,也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幫老公生孩子,是一件超級偉大的事情。
……
女人認為,就算自己呼吸,也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所以當女人願意和你出去吃飯、約會的時候,你就必須感激涕零,感謝上天讓這個女人願意給男人一個機會。
……
老實說,男人不一定要吃女人做的飯菜(很多外頭餐廳/小吃店大廚都是男人);衣服可拿去自助洗衣店去洗。
是的,男人除了生孩子,女人會的,男人哪一件不會?哪一件辦不到。
老媽已經讓我很頭疼了(靠!連續下了三天的大雨,竟然罵我:『就連提一桶水都不願意。』?提個『樹枝太長了,找個機會剪吧。』,就把我罵得狗血淋頭,說我待在家裡頭三天為什麼不去剪?靠!就跟你說下了三天的大雨,還他嗎打雷咧!你要我去外頭剪樹枝?),我不要找個另一個女人來當媽。

綜合以上四點,我提出的解答是:
我親愛的男性弟兄們,如果你認為你沒有做對不起你的家庭的事情,沒有不倫戀、沒有第三者,沒有婚外情,甚至目不斜視,沒有偷瞄其他女人的胸部、屁股,或是做了任何讓你見到自己女友/老婆時,會良心不安的事情。那麼你他媽大可以不用理會女人這些詭異而且完全不合理的情緒。
因為你並沒有做錯什麼。

她的不安、自戀、自以為是、愚蠢,都是她們自己咎由自取,自己必須解開的心魔,不管你多努力,多拼命的想要解開她們的心魔,那都是沒有用的。

因為她們想要的根本不是你。

女人想要的,可能是她高中時代某個帥氣的老師,或是某個電視/電影演員,或是某個億萬富翁。
你只不過是她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最靠近她的那個男人。
所以,我親愛的男性弟兄們,除非那個女人值得,不然我的建議是:當人比當工具、當狗來的有尊嚴。

啊?我不體貼女人?
嗯……這個……
我的回答是:『幹!女人他媽的就體貼我啊? 凸』
說沒兩句話就說我是媽寶?啊?沒有證據就說我是媽寶。啊?幹!最好我是媽寶啦!
動不動就測試我對她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動不動就懷疑我是不是愛她。靠!最後咧!還不是他媽的分手了!
要我體貼女人?啊?女人他媽的體貼過我了沒有?啊?路邊隨便找一個女人都有權利折磨我,女人他媽的體貼過我了沒?
啊?因為我不體貼女人,所以女人不會體貼我是很正常的?啊?
該做的我都做了,該說得我也說了,我該表現的,我該努力的,我他媽的全都努力過了,你的答案竟然是:『千錯萬錯都是你的錯』?啊?

我必須強調一件事:
『本人從沒把女人當成生育的工具,我也沒有把女人當成男人的附屬,我更不認為女人做不到男人做的到的事情。我認為男女都可以享有同樣的權利。』

是的,我是『女權主義者』。但我不是『女權至上』者。
女人也是人,可以享有生而為人的權利。
但是請注意我的宣言最後一句:『我認為男女都可以享有同樣的權利。』
同樣的權利的意思,就是『沒有他媽的特權』!

5/27/2016

女人,不要把什麼事情都推給男人,加油,好嗎?

先看看這篇報導。看完之後,要看我開罵就繼續看下去。不想看的就請離開。

【專文】女總統時代應拒看茶花女!






高雄春天藝術節這一季熱鬧開賣,赫見主辦單位竟將一百多年前威爾第(Giuseppe Verdi)所做的歌劇:《茶花女》(La Dame aux camélias),當成偉大不朽的經典來販賣。這在一個全民以民主形式選出女總統的新時代且剛好由女市長執政的新城市裡,可說是最諷刺不過的事。
茶花女的歌劇劇本改編自1848年小仲馬(Alexandre Dumasfils)的小說,是重要的義大利歌劇作曲家威爾第最膾炙人口的作品之一。在仍是貴族統治的封建時代裡,他用非常豐富動人的音樂和戲劇語彙來描述,一位出身花街柳巷的平民女子如何經由男性貴族的細心調教,反覆不休的體態姿勢調整、去土腔鄉音、發聲糾正及說話修辭訓練過程,逐漸翻身躍升為一位標準貴族名媛的故事。由於劇本涉及許多身體語言和發音練習,又涉及貴族社交盛宴儀式,歌劇場面非常華麗、豐富又好看。
(圖取自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這種階級翻身向上流動的劇本,在社會階層分類非常嚴格且不准僭越的封建時代裡,成為底層女性渴望階級流動的最佳寄託。也因此,當歌劇從封建貴族的小圈子文化,逐漸大眾化為平民百姓的日常娛樂形式時,這種底層大眾的流動慾望便附身在一個隱而未顯的文本之中,隨著歌聲的翅膀飛翔與擴散了。女人們也隨著歌劇不言說的社會規訓,終生渴望著被一位男性貴族所馴服而正身正名。
有趣的是,這種封建時代的性別階級慾望,為什麼到了一個人人平等、努力可美夢成真、社會階層已自由流動的民主時代,文化工作者竟還把這樣的慾望和文本當成「經典」來處理?!是社會封建權力遺緒猶存,是文化生產者自己不長進,抑或是大眾文化中猶殘存著男尊女卑的反動思想呢?!
二戰之後,西方社會多發生大規模的社會抗議運動,以戰後新價值來挑戰過去的舊架構。公共領域開始被一種平等、開放和多元的價值觀所取代,也因此,許多在文化藝術史中已成經典的文本,都被拿出來重新批判、丟棄或改寫。例如,影響孩童最深的「小紅帽」(Le Petit Chaperon rouge)故事,女性原本被形容成膽小而懼怕冒險的被動客體,這個經典被新世代創作者改寫成「小紅帽反向追捕大野狼」,恢復女人的主動性與主體性。又如,歌頌男尊女卑的異性戀愛情神話芭蕾舞劇:《天鵝湖》(Swan Lake),也被新世代男同性戀創作者改寫成同志版愛情經典:《黑色天鵝湖》。諸如此類,改寫經典,破除經典所攜帶的舊時代刻痕。曾為世界革命經典的中國文革,則通過更激烈的群眾運動來「破四舊」。主要是破除了傳統社會的宗教迷信,以理性文明來取代神話威權,破除儒教中依戀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樣的父權家國倫理,因為那便是封建文明的內部結構和絕對權威的核心。
換言之,在一個已選出女總統的台灣新時代中,我們應當有新態度來重新看待「經典」,破除經典所攜帶的反動思想。女人已不再是封建時代中那個卑微可憐而等待著男人來拯救正名的花街女子了,她們是母親、專家、教授、意見領袖、市長和總統,是社會領導階層和價值新領袖。我們不該被《茶花女》這種男尊女卑文本中的舊文明所誤導,現代女性不需要貴族男性正身,她們需要的是與男性平起平坐的工作權、流動機會和有尊嚴的社會認同。


5/26/2016

年輕人……你們到底有多少世界觀?這個世界很大的,你們這些小鬼一下去就會淹死的!

『現在的年輕人抗壓性太差』。
剛剛和同事聊天,同事說了這句話。
我相信,很多『年輕人』都會對這句話很反彈。
『草莓族可是四十年次來說五十年次的人』
『我們才不是草莓族、蜜桃族,我們也有抗壓性』
……等等之類的話。
那我想問你們『年輕人』,你們打算用什麼來競爭?
你們的敵人不是什麼『最後大魔王』,而是和你們同樣都是『冒險者』的同僚。
而且還是那些一出生就帶著『智力』或是『努力』這兩個技能,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這兩個參數會以等比級數提高。
你們呢?你們有什麼?
--

5/13/2016

我不是Gay,性幻想的對象是女性,但我討厭女人

我喜歡女人。
我喜歡身材很好(一百七十公分,體重不拘,體脂肪不拘,胸圍最少C罩杯,其餘比例協調即可)的女人。
個性嗎……其實什麼樣都好;女強人型、溫柔婉約型、鄰家小妹型……都可以。真的,就以個性上來說,我真的不挑。
--因為每一種都有可以萌的地方^++++^
最重要的,我性幻想的對象是女性。

為什麼我要說這個?
因為近年來,我對女人的評價很糟糕。
雙重標準,死不認錯,不喜歡當壞人,還有說謊可以完全不打草稿。

3/28/2016

年輕人,停止抱怨吧!揚帆出發,朝向未知的處女地,航向冒險的旅程吧!啊?不要?你要每天都可以回家吃媽媽做的飯?那你這個媽寶幹麼跟我討論成功這種事情?我一秒鐘十幾萬上下,你耍我啊!


先看一部微電影。



我想說的不是在於這部微電影的內容如何。而是大家對這部短片的感想。

這部片子下方最熱門的討論中,我一個人力拼好幾個人。
搞到後來我發覺我在狗吠火車,所以我懶得和他們吵了。
不過讓我想到一件事:台灣的現狀……真的很糟糕嗎?

『懷有夢想的人是有罪的;而贖罪的唯一途徑就是將夢想實現!』
我一直很喜歡這段話,這段話是漫畫『銃夢』的名句。
既然你認為你有夢想,有理想,那麼……
你坐在那邊抱怨老頭子們剝奪了多少你們機會,奪走了你們多少資源……有意義嗎?

當然,有人會說:我是為了台灣好!我要改變台灣的社會結構!改變台灣社會的貧富差距!
啊……呃……嗯……這個……
這傢伙應該去選總統。
當上總統之後,他會發現他什麼都改變不了。
因為現在抗議的不是既得利益者,而是非既得利益者。
一群蠢貨跟著吃得腦滿腸肥的垃圾抗議證券交易所得稅和房屋稅實價徵收;調降遺產稅連屁都沒放一個……這個社會有什麼公平正義可言?

台灣的問題,是在於台灣人的民族性,台灣人的劣根性。
不管什麼都要想辦法拿到最多,凹到最好,付出的最少;所以人們會不斷專注著『C/P值』,要找到『俗又大碗』的東西。
我不得不說一句……
去你媽的!你沒聽過『便宜沒好貨!』這句話嗎?
台灣人的劣根性不只如此;最近普優瑪太魯閣號不是有個Kitty貓列車?首發枕套竟然被幹走三百多個;新聞報出來,竟然還有一百多個被幹走!
這種不要臉的台灣人,你認為這個民族還值得存活下去嗎?
還好意思笑中國人沒有公德心?

我們羨慕瑞士、羨慕日本,但我必需要給大家一個負能量,給你一斤砒霜,看你們會不會吐血:
台灣人的劣根性根本不配和瑞士、日本人相提並論!台灣人的劣根性比他們討厭的中國人,看不起的菲律賓人還要爛!
民主自由?最美的風景就是人?
少往臉上貼金了。
為台灣好?可以啊!把整個台灣人砍到只剩下純種原住民(什麼二分之一、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百分之一都不算),這樣台灣就會很好。
不過近年來原住民也沒那麼純樸……
算了,台灣陸沉算了!正好淹死一票豬玀……

好吧,回到本來的問題。
到底是年輕人爛?還是老傢伙們站著茅坑不拉屎? 是大環境不佳?還是年輕人不努力?
我這麼說吧:
老傢伙們爛,但絕大多數的年輕人更爛。
大環境不佳,但絕大多數的年輕人更懶。


就連基礎功夫都不肯好好紮實的去練,就想一步登天,這種人,不爛嗎?老抱怨什麼人騙了他們,要他努力一點,然後又說大環境不好……這種人……不懶嗎?

老傢伙們當年確實走得是很平穩的一條路。
但他們並不知道那是很平穩的路;對他們來說,前方依舊是一條未知的道路。他們不只是爬山丘,而且是『矇著眼睛』爬這座山丘。
這座山丘雖然不險峻,但也暗藏了不少陷阱,運氣不好的老傢伙,一個踩空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年輕人只看到『一將功成』,但卻沒有看到『萬骨枯』。
我社群中的副坦(他很努力想在社群中擔任一個很稱職的坦克,但是我一開口就可以把仇恨拉過來,不管誓死小鬼還是爛女人;所以只能當副坦)說:『既得利益者』是老傢伙們所需要背負的十字架,卻不是用來讓人只指點點的箭靶。
那……年輕人呢?
唉~~
我不想對他們指指點點的。
我只能說,他們有的不努力,要不是設定了錯誤的目標,再不然就是用錯努力的方式,或是用錯努力的方向。

那……大環境真的不佳嗎?
我覺得,每個世代都有自己應該面對的大風大浪,每個世代都有自己應該面對的環境。
說得具體一點,就是年輕人覺得自己買不起房子(距離工作地點通勤不能超過一個鐘頭,距離老家不能超過一個鐘頭),租房子住就很痛苦。
……
自己明明上了老傢伙的當,還在那邊罵老傢伙是『既得利益者』?
我問你,是誰告訴你『有土斯有財』?又是誰告訴你,你應該買房、買車?
喔~~有自己的房子可以不用被房東趕來趕去的;有自己的車子想去哪就去哪;對吧?
如果房貸、車貸還不出來,被拿去法拍,這樣就很好嗎?

另外一種說法就是:我想要實踐我的夢想,在國外我可以很輕鬆的工作,拿得錢很多,時間又很充裕,所以我可以做很多事情,在台灣根本不可能。
……
第一次聽到這種論調,我腦子差點沒變成漿糊。
我的回答是:那你幹麼回來?
我相信對方的回答會是:我想家啊!
那你為什麼不能留在台灣呢?
……(無限迴圈中……)
我確定我的腦子變成了漿糊。
不是……
台灣不是實現夢想的地方,台灣就是一罈的醬缸,台灣只會淹沒夢想。

就有人反駁了:我為什麼要放棄家人和朋友而遠離家鄉?明明是老傢伙們把台灣弄的亂七八糟,要我們想辦法清理,而老傢伙們還對我們指指點點的,說我們不愛乾淨。

說真的,我只能雙手一攤。
然後給這人一邊一個耳光。
為什麼?
因為這種人根本不想努力,想把自己因為努力而失敗的過錯推給別人。只要推給別人,罪惡感就不會那麼重,也不用耗費精神去反省自己的努力的方向是否錯誤,是否太過理想化,或是訂了太過不切實際的目標。
不需要反省的人生真的很輕鬆,真的很快樂,是吧?
就像反課綱、太陽花一樣,只要把所有的事情推給政府、推給教育部,說政府、教育部在騙了他好幾年,他可以完全不用去唸書,完全不用去理解學校教給了他們什麼珍貴的東西。
 輕鬆的生活方式,得到的就是膚淺的價值觀;活該被老傢伙們唸: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一代不如一代。

另外一些人,已經在社會上打滾了一陣子,有了一點小小地成就。然後跟著年輕人一起喊著:都是老屁股們佔有了太多資源,所以老屁股們真該死。
……
如果我手上有槍,而殺人不犯法的話,我會以『不讓腦殘疫情擴散』為理由,毫不猶豫的射殺這個腦殘的傢伙。
我很懷疑這種人的企圖。
如果像我這種一步一腳印走過來的人,真的會覺得現在的年輕人缺乏毅力,缺少自信,這樣也就算了,腦子裡灌了漿糊、耳朵『控』了水泥。
但是……那種人『假年輕人』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我只能有兩種推論:
第一:他吃過虧,所以把所有曾經擋在他前面的,或是比他有錢的人打成黑五類。
第二:我覺得這些人就像小木偶奇遇記最後的那兩個商人,用美食、玩樂來吸引小孩子,讓他們變成驢子(為什麼是驢子?)然後拖去賣一樣。
這些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就說一些年輕人愛聽的話,像是『房價都被有錢人炒的那麼高,害我們年輕一輩的根本買不起房子!』(房價是被投機客給炒高的,年輕一輩買不起房子關你屁事?) 『既得利益者都是一些腦滿腸肥的混蛋!他們根本不瞭解年輕人的痛苦!大啖我們年輕人的血肉!』(嗯,很美好不錯的文宣,但……證據呢?還是說……其實你吃不到所以嫉妒又羨慕?)
因為年輕人熱血(又好騙),輕易的上了這些傢伙的當,認為自己的努力全都是白費,是因為老傢伙們不肯教他們,不肯帶領他們,不肯把資源分享給他們。
所以開始討厭老傢伙們。
我只能說……
大啖年輕人的血肉的,並不是那些會跟你說『年輕人就是不肯努力』的老前輩;而是跟在年輕人身邊,和他們稱兄道弟、勾肩搭背的老屁股。

騷年,和你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的人,不見得就是你的朋友,稍微懷疑他們一下,好嗎?

房價高,那你就一定要找那種距離工作場所很近的地方嗎?不能通勤嗎?啊?會很累?早睡早起不行嗎?爬不起來?怪我啊!血汗老闆壓榨你,要你加班?唉~~這麼多藉口,那你活該買不起房子。
不過我建議你,最好改用租的;找個好一點的房東(建議找外省人,普通話說得越正確機率越大;閩南語口音的,好房東的機率會跟著降低。),然後準時付錢,好好照顧人家的房子。
啊?你不要租房子?房租付到最後房子還不是你的?你一定要有屬於你自己的房子?
唉~~你高興就好。

買不起車子?……如果四十年前,你跟我說你買不起車子,我還會和你一起罵;但四十年後的現在……你說買不起車子?我問你,你為什麼要開車?你知不知道開車是一件很不環保的事情?
股票投資以前怎麼買怎麼賺,現在怎麼買怎麼賠。這我沒法告訴你訣竅,你可以去問問索羅斯,看他願不願意傳授一點他的心得;索羅斯不管在任何年代,他可是怎麼買怎麼賺喔!

說真的,我不得不否認,像我們這一代,甚至上一代的,有的真的很爛。
像是自以為是(我第一任老闆就是這樣,臭屁的要死,搞到全公司沒人喜歡他),自認為很聰明(嗯……交大電信碩士…… 確實很聰明;這是EQ很爛就是了);只照顧自己人(我前任老闆就是這樣),做好應該的、做錯活該(有回我差點和我前主管吵起來)。
我只能說:你如果不是被虐狂,你可以選擇離開;你離不開就代表你得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活該被他壓榨。

最後,我必須討論一個議題:是否要為了自己的成就而離開家鄉,還是要為了家人留在家鄉?
我的答案是:我會選擇前者。以一個拓荒者的心情,前往一個未知的處女地,開啟一段新的旅程。
家人?抱歉,我還沒結婚。
朋友?抱歉,我友少沒後宮。
爸爸媽媽哥哥姊姊弟弟妹妹?這點倒是比較難交待的過去,不過如果我和我媽說我在中國找到工作,我相信我媽她會要我過去。
……
不,她會逼我過去,甚至幫我買機票錢。

那某人會說:那是你的情形,又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和你一樣,我有我的考量啊!
我的答案是:關我屁事。
你有困擾,我說你不努力,你跳起來罵我不懂年輕人;我給你方向,你又跳起來罵我冷血沒感情。
現在的年輕人,就像憤怒的猴子一樣,跳啊跳、跳啊跳的……
……
我說真的,如果台灣殺人不犯法,我手上又有槍的話,我真的會拿槍射殺這些出現反祖現象死猴崽子。

可以想見,這篇發表出來,一定會讓一群猴崽子們一邊跳一邊尖叫。
『這個既得利益者真夠混蛋!』
『肉搜他!』
『霸凌他!』
『吱吱吱吱~~』

喔,對了,這一篇排除了政治因素。
如果要加入政治因素的話……
幹!大環境變差!還不是你們這群死猴崽子要選那些只會杯葛不做事,一面拒中,一面拿人民幣的政客搞出來的!
我都沒抱怨你們這些死猴崽子了,你還反過頭來對我狂吼?
我說真的,只要台灣殺人不犯法,我手上又有槍的話,我肯定會出門打獵去!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