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2007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3--案子來了

  當一個工程師,最怕的是什麼?
  絕對不是老闆,因為老闆不懂技術,所以老闆還怕你三分。
  絕對不是上司,因為上司需要你當幫手,不爽的時候還可以把你抓來罵一罵,用處多多,所以他還會讓你三分。

  但是工程師最怕的是什麼?
  答案是:天才客戶。

  天才,並不代表他天份優越,而是我們那群可佩(Or可呸?)的業務給客戶太多的幻想,讓客戶以為,只要他開口,我們什麼東西都做得到。就算是太空航空母艦也做的出來。

  見鬼了!

  當案子開始跑的時候,首先要訂定規格,這邊可以由業務端來負責,和客戶敲定了產品規格,討論好了市場的導向之後,再由公司的內部會議討論出一個雛形來之後,研發工程師才開始找解決方案,找周邊的元件。
  因為我們公司就是代理商,找解決方案不是一個問題;但是問題就是解決方案太多了。
  通常,這世界上除非奇蹟出現,不然很少會出現第一版就成功的電路板,但是也不可能讓你無限制的改版,除非是公司內部用來練兵用的。
  不過我就曾經看過有個版本從A版一直改版,改版到G版才比較穩定一點。不過那是因為這中間有太多的人接手,只有最後一個才是真正玩硬體的。

  當軟體,硬體還有中間的驅動程式都弄好了,接下來就是交由生產線來生產。一開始是小量試產,試產的同時,生產工程師要研究出要怎麼樣才能讓這個產品順利生產,提高產品的良率等等之類的問題。

  以上,是基本的專案流程,但是台灣的公司通常不會這麼做。台灣的公司會怎麼做?
  很簡單:客戶找上電子設計公司(或是像我們這樣的加值型代理商),開出一大堆的規格,然後要我們在幾個月內想辦法弄出來。拖一天或是多了一塊錢,客戶的臉色就會變得很難看。

  回歸正題,為什麼我說工程師最怕遇到天才客戶。
  因為客戶總認為我們的工程師都是英英美代子,他們的要求,我們一定要做到,但是時程絕對不能改變。
  舉例來說:
  Andy是個硬體工程師,Liu是客戶那邊的工程主任。兩方合作的案子,硬體必須要在月底出來。
  Liu:我覺得這幾條線可以接到其他的接腳。
  Andy:是這樣沒錯,可是我和我們的軟體工程師討論過了,他說在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去修改程式。
  Liu:我想要不了多少時間吧!
  Andy: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得花時間去做吧!(Andy心想:TMD,你只給我兩個月的時間去做,就算一分鐘都很寶貴噯!)
  Liu:我想這點小工作,真的花不了什麼時間。
  --就是有這種以為工程師都是天才的客戶,才會這麼說。
  Andy:關於機構的問題,如果可以提早一些給我們機構件,我們這邊可以提早作一些準備。
  Liu:嗯……這需要一點時間喔!
  Andy:……(在心中幹ㄍ一ㄠ)
  --我們不能拖時間,他們就可以喔!

  雖然我沒有遇到形形色色的客戶,但是遇到一個奧客就很痛苦了。
  我最討厭做的案子是什麼?就是那種作到一半就死掉的案子。
  也不是說我的能力不夠,因為我都能在預定的時間之內把客戶或是軟體工程師要的電路板做好給他們。但是有的時候就會因為一些天災人禍(通常是人禍)而導致這個案子死掉。
  Andy:Liu,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這次的案子我們已經找到問題點,只要只要重新再改一版就好了!
  Liu:Andy,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們評估過這個案子,我覺得我們當初市場定位不佳,我們決定結束掉這個案子。很感謝你這一年多來的協助。
  Andy:(Andy已經兩眼翻白,口吐白沫,說不出話來了)

  因為台灣的科技廠商,只想急巴巴的去賺錢,根本不願意去從事研發人才的培養,所以會一窩蜂的跟著流行走。再不然就是幫人家作代工,台X電和聯X電是代表。
  但是真正能賺到錢的,是第一個想到這個點子,第一個作出來的廠商。
  不然你為華碩,宏碁是賺假的!

   結論:天底下最可怕的客戶是什麼?是那種明明我們只能做出一台計程車,但是客戶卻認為我們可以做出一艘航空母艦來,這艘航空母艦不但要能搭載上百架飛 機,還要能在天空飛,最好還能上太空。最重要的就是這艘航空母艦絕對不能比巡洋艦來的大。造價絕對不能超過一輛計程車,而且最好要用作一支電子錶的時間做 出來。
  這種客戶,別說工程師了,不管是誰都怕。

(本篇原發表日期:2005/12/08 23:57:03)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