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2007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6.5--閒聊

  基本上,”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系列,並不是因為有人要我繼續寫,我才會寫下去。完全是因為我想寫而已。
  不過老實說,我很擔心我老闆看到我這幾篇文章之後,大笑幾聲,覺得很有意思之後,把我給開除。
  所以我必須要強調一件事情:本系列所有的故事都是子虛烏有,幾乎不可能發生,尤其是發生在本人任職的公司裡。

  類似的文章,我很久以前就很想寫了,題目是:六年級的美麗與哀愁。
  我還特地蒐集了許多資料,可是時間久了,那些資料也過期了,我也就不想寫了。
  我一直很反感,每個人只要一聽到”工程師”這三個字,每個人都以為我賺的很多,或是很厲害似的。
  拜託,就算在怎麼精英的團隊,也是有幾個濫竽在裡頭充數,而我就是濫竽之一,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看到第二個濫竽。


  工程師,都是高知識份子,雖然這話說起來有點刺耳,但是不能不承認,他們都很聰明,而且有著一技之長。
  這個一技之長還可以賺錢,你不能不佩服他們。
  --不過我就不用了,我是充數的那個濫竽。
  不管怎麼說,工程師整起人來,不管他是不是存心的,都很恐怖。
  老樣子,先來人物介紹吧!
  Andy,工程師。Jason,主管。Fiorina,Andy的同事。
  聖誕茶會暨慶生會結束後,Jason神情嚴肅的對Andy說:Andy,你還有一個任務還沒結束。
  Andy一臉迷惑。這時Jason端了一個蛋糕,十吋大(被其他同事吃完了三分之二),上面有一層濃濃的巧克力,下面還有一層又濃又厚的奶油。
  Andy:別告訴你要我克掉它。
  Jason:加油吧!
  Andy回頭對著Fiorina,Fiorina說:這是職福會為了讓你有個難忘的生日才買的,加油。
  Andy當晚夢到被巧克力蛋糕追殺。巧克力蛋糕還不斷的說:吃我!吃我!

  我承認,蛋糕那件事情,真的就發生在我身上。我相信,我真的這麼相信,這一切都是美麗的巧合,才會出現那個剩下三分之一的巧克力蛋糕。
  克完了三分之一的巧克力蛋糕之後,我認為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敢碰巧克力了。那是多久?大概是一輩子吧!

  我除了部落格以外,我本人也有在寫一些小說。
  每個人寫的東西,通常都代表著他所希望或是手邊可以很容易拿到的資料。
  在我念五專的時代,到我當兵時所寫的小說,主角的工作大多都是PUB的老闆或是小說作家。
  不過自從來到台北之後,我發現我的主角的工作都是工程師。而且還都是電子工程師,更巧的是,都是做硬體的。
  或許是因為懶了吧,實在很懶得去描寫一個高級業務或是一個上流人仕的生活。
  而且,很少有言情小說的主角是工程師吧!所以我玩的不亦樂乎。

  體重,一直是工程師揮之不去的惡夢。
  因為工程師長時間坐在辦公室裡,一動也不動的工作,所以體重會直線上升。
  像我,我已經逃避體重機很久了。
  我也知道我該運動,可是根本沒有甚麼時間。再說,我每天回家的時候,我都得爬個六層樓,如果運氣不好,到了一樓才想起有東西沒帶的話,那就得再爬六層樓,這運動量夠多了吧!
  可是我的體重到現在還是不降反升>.<   我看就這樣了,下一回會說些甚麼,我也不知道。
  對了,我打算參加台北市文化局所主辦的文學獎,主題是:面向海洋。
  祝我好運吧!或許你們可以在頒獎典禮上看到我。

(本篇原發表日期:2005/12/15 22:06:27)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