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2007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18--手工藝品

  有的時候,硬體工程師幾乎等於工藝品師父。

  怎麼這麼說?
  因為有的時候,所需要的測試工具,或是讓測試流程比較容易的工具,通常在市面上是買不到的,需要自己動手去做。
  像是網路線、電源的接頭,視訊以及音源的接頭,因為接法和一般的接法不一樣,所以必須自己想辦法做出一個來。

  還有一種情形,是為了要測試新的IC是不是可以用在下一個案子裡頭,必須為了那顆IC,而想辦法做出一個研發用的板子。
  不過,那種情形會出現在一些比較簡單的IC上,像是電源IC或是邏輯閘的IC。功能強大一些的,原廠通常會做一些給工程師用的研發版。
  如果原廠沒有提供的話,那就頭大了!那時候就必須要想辦法做出一個研發板來。
  跳線是一個方法,如果沒有接腳,或是根本不可能用手銲的方式的話,那就變成了一個案子,從線路圖到繪製印刷電路板,製作印刷電路板,上件等等的程序。
  結果等於燒錢。

  不過最常見的狀況,就是軟體需要一些讓工作比較方便的工具,讓他們完全不需要考慮到硬體的問題,就可以安然的寫程式。
  這種情形最嘔。
  軟體工程師因為對硬體不是很熟悉,所以說要就要,還是馬上就要。也不管做起來有多麻煩,也不管需要多少時間來做,更不管有沒有材料,反正就是要給他做出來就是了。

  其實,軟體工程師的情形,也沒有比硬體好到哪裡去。
  為了測試硬體的問題,軟體必須經常寫一些測試程式,那些程式也不是說隨隨便便就可以寫出來的,通常都得花上半天的時間才寫得出來。
  不過那也得看軟體工程師有沒有時間去寫測試程式。所以有的時候我真的很想自己來寫,可是每當我提出這個意見的時候,都被軟體(不是寫驅動程式的工程師,而是寫應用方面的工程師)打回票!
  『這個我們幫你用就好了啊!』
  『可是你們有時間寫嗎?』
  『沒有,可是我們來寫就好了。』
  遇到這種人,我只能有一種表情:囧

  軟體工程師的要求那還好,最恐怖的就是業務的要求。
  每次業務都不肯給我們工程師足夠的時間,每一次都是馬上就要,那怎麼辦?也只能硬著頭皮去做了。
  好久沒有玩情境遊戲了^^
  老規矩,先來人物介紹
  Andy:硬體工程師。
  John:軟體工程師。
  Joe:小氣,令人氣絕的業務主管。

  Joe:Andy,你這邊有沒有可以讓我帶出去的機器?
  Andy:有是有,可是……
  Joe:太好了!John說軟體已經好了,明天給我一台,我要帶去給客戶看。  
  Andy:等等,誰說軟體好了?好個頭啊!
  這時John走到實驗室,Andy回頭吼道:John!你怎麼告訴這個豬頭軟體好了?
  John:沒有啊!我只有說有『一部分』已經沒有問題了。
  Andy回頭瞪著Joe:我告訴你,不要說軟體還沒有完全好,就連硬體也只有一般功能可以用,你帶出去只是被人打槍的。
  Joe瞪著兩人,高高在上的說道:我不管你們兩個怎麼弄,我明天就要看到一台機器出來,不然你們兩個自己向大老闆交代去!
  Andy和John互看一眼,Andy問道:你在想什麼?
  John:我想的可能和你一樣。
  Andy:我們不要想了,直接做吧!
  Joe被兩人海扁一頓。

  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是我硬逼著業務去找出適用的機殼,連續加班兩天我才趕出一台很難看的機器,讓業務拿出去展示。
  第二次遇到這種情形,我和兩個軟體工程師在公司拼命的趕工,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家睡覺。

  唉~~也就是因為這樣嚴苛的考驗,我現在越來越相信我自己的技術了。

(本篇原發表日期:2006/06/10 03:08:16)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