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2007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19--案子結束

  這個系列竟然寫到第十九篇,可喜可賀。

  這個世界上不管任何事物,沒有『永恆』這回事,有開始,必定會有結束。
  別跟我說太陽從很久很久以前就開始發光發熱,到現在還是一樣。太陽的火力遲早有一天會耗盡,只不過當太陽的能量耗盡的那一天,我們都已經掛了很久很久了。

  有始有終,這是萬物不變的法則,一個專案也是一樣。
  經歷過訂定規格的廝殺(那是大頭們的事情,他們在主管會議上高來高去,跟我們這些基層員工一點關係都沒有。),產品設計時的突擊戰(那都是已經有參考 線路或是程式讓你抄了,所以基層員工必須在最短的時間裡面完成自己的工作),產品測試時的消耗戰(那真的是消耗戰,消耗工程師的體力、精神以及耐性;有的 時候,工程師本身就是一種消耗品。),等等這些慘烈的戰役,終於到了結束的時候。

  專案結束之後幹嘛?
  寫專案報告啊!依照公司規模,專案報告的形式與複雜度各有不同。不過隨便寫寫就好了,不會有人去看的。
  寫完報告之後呢?
  呃……這個……

  唉,我這麼說吧!
  當專案結束之後,依照你的職位、年資、對公司的向心力以及工程師的心情好壞,有完全不同的事情要作。
  不用懷疑,老樣子,先來人物介紹。
  Andy:低階工程師
  Frank:中階工程師
  John:高階主管
  Joe:業務部主管

  當專案結束之後,這三個人有不同樣的反應:
  John:你在說什麼瘋話?我當了十幾年的工程師,我手邊的案子從來沒有結束過。
  Frank:終於可以稍微喘一口氣了~~什麼?下個月還有個案子要開?饒了我行不行?我去年結婚之後,我和我老婆沒去渡蜜月咧!我老婆現在的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了。
  Andy:喔~~案子結束囉~~關我屁事囉~~準備請假囉~~

  會有這三種情形完全是因為這三個人的職位不同,所以壓力也就不同。然而對公司的向心力也會因為職位的不同,對公司的感受度不同,所導致的不同的狀況。

  假設,今天Joe有同樣一件事情要請那三個工程師來作,Joe的作法是:
  Joe:不好意思,今天這件事情能不能給我一個答案?
  John:不行!一個月之後再來!
  Joe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Joe:噯,今天這件事情能不能給我一個答案?
  Frank:不行,一個月之後再來!
  Joe:不行不行!最起碼兩個禮拜之後我就要。
  Frank瞪了Joe一眼:你去跟我老大說。

  Joe:喂,今天這件事情給我一個完整的答案。
  Andy:不行,一個月之後再來!
  Joe:去你的!你這個二等兵,我叫你照作就是了!
  Andy瞪了Joe一眼:你自己去跟我老大說。
  Joe:我不需要問你老闆,你算哪根蔥。
  Andy跳了起來,吼道:三星!
  然後海扁Joe一頓。

  或許是因為是因為工程師能力不夠,也或者是因為基層工程師自己本身就抱著打混的心理吧!不過也或許根本上就有那種狗眼看人低,不把基層員工當成人來看的主管,所以就會造就完全沒有向心力的員工。

  不管怎麼說,每當案子結束之後,工程師要做的事情有以下幾項:
  1. 反省這個案子犯下了什麼錯誤?
  2. 思考從這個案子學到了些什麼?
  3. 利用時間去熟讀元件的規格書。
  4. 利用時間去參加相關的研討會,或是訓練課程。
  只要反覆的思考這幾件事情,或多或少會對工程師幫助。

  不過,你也可以這麼作,不過我不建議就是了。
  1.請假。
  2.打混。
  3.擺爛。
  4.開小差。
  ......

  什麼?你問我啊?
  我這麼說好了,原則上,我手邊的案子已經寫了結案報告。也就是說,以公司專案的流程來看,我已經完成了階段性的任務。
  事實上,因為我的案子必須要和客戶不斷的聯繫,以及等待客戶的反應,所以我必須等著客戶的回應。
  所以我現在目前的工作是:找下個案子的料、看看新聞、寫寫部落格文章......Etc.


(本篇原發表日期:2006/07/03 19:06:27)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