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2007

輟學專家


  抱歉,我只能找到這張圖片。

  這部片子在台灣似乎沒有什麼人知道;就算知道,那也是長年生活在國外的人。
  為甚麼?
  因為這部片子沒有『鐵男躲避球』有大牌諧星的加持,更沒有『終極警探4.0』那種大牌主角,或是沒有預算上限的爆破。
  這部片子,老實說真的沒有什麼人會看;理由只有一個:沒有廣告。
  話說回來了,『輟學專家』和『鐵男躲避球』、『終極警探4.0』之間有什麼關聯?
  關聯只有一個:Justin Long/賈斯丁隆。

  想像一下,當你走進了百視達(或是亞藝影音,或是其他……),『輟學專家』這部片子放在最顯眼的地方,當你看到了這個DVD,你會覺得很奇怪,怎麼這個主角這麼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給你一個提示:你在燦坤或是任何賣電腦的地方都可以看到他的廣告。
  還是想不起來嗎?
  『Hi, I'm MAC』
  是的,沒錯,Justin Long就是那位Mr. MAC
  然而,卻有人告訴我他沒看過MAC的那個廣告。
  
  片中Justin Long飾演一個被八所大學給拒絕的高中畢業生巴特比,在面對家人以及家人的朋友之間給他的壓力之下,不得不想出一個餿到不能在餿的餿主意:假造一個虛擬的大學。
  一開始,本來以為只要有個虛擬的通知單,虛擬的網站,虛擬的校名、虛擬的銀行帳號……等等。但是沒想到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和幾個朋友弄出了一個『南哈蒙技術學院』(South Harm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簡稱SHIT)來。
  本來以為他們可以在這所虛擬的學院當中瞎混胡搞四年,但是因為一個陰錯陽差的機緣下,一群被其他大學所拒絕的學生統統來到了這個『南哈蒙技術學院』報到。
  原本巴特比也想勸那些學生離開這裡,這裡是虛擬的,不存在的大學;可是當他看到了每個人被拒絕的表情,他改變了主意,發表了一篇激勵人心的演說,然後說了一句:『歡迎來到『南哈蒙技術學院』!』
  他在自掘墳墓。
  在『南哈蒙技術學院』中,你可以在白板上寫著你想要開的課程,寫下之後就可以開,而你就是你的課程的老師。沒有人教你,沒有人會幫你,你要自己去學習。
  接下來我就不想說了,上面的地雷已經炸死了很多人了,再說下去就會有人罵我『死劇透者』^^

  其實巴特比並不壞,只是很平凡,平凡到真的看不出來他到底有什麼優點。然而他的特點必須要在最緊急,壓力最大的情況之下才能夠展現出來。
  在虛擬『南哈蒙技術學院』的過程當中,巴特比面臨一次又一次的緊急事件,每次他都能發揮他的能力,平安的度過每一次的難關。
  當然也不是完全靠他的能力,還有他朋友們的幫助,尤其是和巴特比從五歲就認識的朋友。
  他的朋友和巴特比不同,考上了『哈蒙技術學院』,一所高級大學。但是當他希望能加入『哈蒙技術學院』的時候,受盡了羞辱,但他依舊認為他很快樂。

  『哈蒙技術學院』和『南哈蒙技術學院』正好是個對比,而且是一種很粗糙的對比。就好像老電影中的那種正邪兩立的對比。
  『哈蒙技術學院』是個古老又有傳統的學校,『南哈蒙技術學院』卻是一個剛誕生沒多久,近乎胡搞的學院;『哈蒙技術學院』堅持以拒絕不優秀的學生為榮,『南哈蒙技術學院』卻接受每一個學生(只要在網站上按下『Accepted』按鍵就可以了,當初巴特比的想法是要有那個功能,卻要讓那個功能不能使用)。相對的『哈蒙技術學院』的學生死氣沉沉,而『南哈蒙技術學院』卻活力十足。

  整部片子用一個主題來貫穿:Accept and reject.
  亞洲的大學生或許不能想像,美國的大學是申請制,並不是經過一次政治意味特別濃厚的聯考之後,考上一間自己討厭的學校,念著自己痛恨的科系,在大學四年當中過著痛苦的生活。
  國外的大學是申請制的,當然也有考試,據說SAT只要有寫名字就可以拿到六百分,其他的就是看你是否為這間學校所需要的學生。這種規則,在很多電影都可以看到。例如『金法尤物』。
  --請不要跟我吵規則有沒有錯的問題,規則不重要,我又不是要你去考美國的大學。
  然而這樣的審核難免擺脫不了主觀的印象,以片面的資料審核一個學生,就認定這個學生『不夠好,學的不夠多,不夠努力』,所以拒絕了那個學生。
  對於校方,或許是拒絕了一個學生,對於學生來說,或許已經是第七次、第八次、第十一次被拒絕。
  國父革命十一次成功,問題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會讓學生的自信心一次又一次的喪失。

  本片還有個副主題,那是當巴特比想出虛構一所大學之後,被迫建立起整間學校的規則的時候發生事情。
  巴特比跑到『哈蒙技術學院』去參觀的時候,發現根本那所大學根本死氣沉沉;要不是緊張到極點的學生,再不然就是就連睡覺也在想課業的事情,講課講到讓學生想打瞌睡的教授,更誇張的是,課堂上根本沒有老師,只有一個音響,播放著教授聲音的錄音帶。而且在選課上有種種的限制,使得學生只能選一些令人咬牙,卻又不得不吞下去的課程。
  在巴特比和院長討論之後,他想出了一個方法:把球丟回給學生,讓學生來自己決定課程。
  我所謂的副主題就在這邊。
  正統大學和『南哈蒙技術學院』之間的教學方式迥然不同,而值得我們深思的是:正統大學是否完完全全的扼殺了我們孩子的創意?
  的確,在『南哈蒙技術學院』的課程當中,有很多很惡搞的課程。
  有一幕,一群男生坐在游泳池邊,其中有個男孩對著身邊的男孩說:我不敢相信這是一堂課。
  旁邊的男孩點頭:是啊。
  他們在做什麼?看著在躺在游泳池中的充氣小船上,正在做日光浴的比基尼少女。

  很惡搞,是吧?但是這就是年輕人的創意。許許多多的創意集合了起來,那就是他自己的專業,也是他自己的特色與特點。
  就好像台灣火星文,囧男文化,台客文化等等,那都是一種集中了年輕人的創意與活力所造成的一種風潮。
  問題是,在主流的價值觀當中,那些所謂的創意,並不能讓你支付你的帳單。
  但是主流價值觀當中,是不是缺乏了一些遠見?也扼殺了孩子的生命力與創造力?

  Justin Long演活了巴特比這個角色,雖然感覺上有點超齡,不過以他的演技來說,Justin Long將巴特比這個角色詮釋的很好。
  從一開始完全茫然無知,一直到最後面對最後一次的審核時,勇敢的陳述著傳統教育的問題,也勇敢的去面對威權象徵的評審委員。我個人覺得這部片子他演得很不錯。

  關於『輟學專家』的詳細介紹,請看這邊官網在這邊
  影評到此結束,以上。


  英文維基上找到的封面。
  就是因為維基和Google總是能夠找到一堆我想要的東西,所以我才會這麼愛他^^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