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2007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35--感覺不到悲哀的悲哀

  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了『[10.工程師的悲哀] 充滿不公平視線的畸形世界』這篇文章。
  看完之後,讓我這個玩硬體玩了將近十年的工程師,不得不點起一根香煙,帶著幾許無奈的表情看著裊裊的煙霧……
  文中的P君算是運氣比較好的。但是他的運氣並不是上天給予的,而是他自己辛苦唸書所得到的。
  在竹科,如果你不是台清交成四大名校畢業,你根本什麼都不是;就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其他大學也就算了,如果你是技職體系出身的話,你除了作業員的工作,什麼都沒有。
  竹科,就是這麼勢利的地方。
  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新竹,當初面試我協理差一點沒有錄用我,要不是有人幫我勸那個死老頭,不然我也沒有辦法去新竹工作。
  為甚麼?一我不是大學畢業,二我沒有經驗。

  硬體,大家看到的都是龐大的半導體市場,設計、晶圓、測試、封裝……
  但是我有個疑問:今天某A公司發展出了台灣第一顆自製、可用中文寫Code的CPU,如果沒有我們這些系統整合的設計公司,你做出來的這顆IC也只是垃圾而已。
  看過單一顆CPU沒有?就是那樣,沒有電路板,沒有主機板,單單只有IC,那真的什麼都做不了。
  可是總會有人說:『搞硬體的,終究會去做CPLD,或是自己開一顆IC出來。』
  我的答案是:只有神經病和大公司才會這麼做。
  為甚麼?
  CPLD是一種軟體化的硬體,我只要寫出我所想要的邏輯,然後燒錄到某顆特製的IC當中,那顆IC就是專門用在我所想要的電路上。而自己開一顆IC出來,就是把這先前寫出來的程式變成線路,之後花錢請台積電做出一顆IC出來。
  前者花時間,後者不但花時間,還很花錢,而且還是花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錢。
  問題是,有很多東西都已經有人設計出來了,而且也已經量產了,支援又很不錯,請問一下,為甚麼要花時間和金錢去做那種沒有意義的事情?
  要CPU,隨便找都有,看你要什麼。要聲音,找個Audio Codec;要影像,看是要加個LCD Panel還是要TV Out。
  這些解決方案,別人都已經幫你『傳便便』了,你幹麼要自己去弄一個?嫌錢多嗎?拿給我花好不好?最少我會花的很爽。

  為甚麼我要提這個?
  因為半導體業者不斷的宣稱自己是時代的尖端,世界的潮流,所以你來我這邊工作,你可以狠狠的海撈一票。
  抱歉喔,像半導體這種行業,在國外根本就是個專科畢業的人去做的工作。根本不需要依賴大學或是研究所這麼高的學歷。
  也因為這樣,在口耳相傳之下,大家都會有個直覺:工程師喔!哇~~好棒喔~~哇~~你一定很聰明吧!你一定賺了很多錢吧!
  --說這話的時候,心中還帶著三分嫉妒。
  抱歉,那是半導體業;我是消費性、系統整合性質的工程師,你要我去設計一個IC我不會,你要我去做晶圓我不幹。所以我沒有股票可以拿,所以我是個『最窮的科技新貴』。

  悲哀嗎?還好啦!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最少,我還有工作可以做;最少,這份工作讓我玩的很開心。最少,我不用擔心有什麼酸液腐蝕我的身體。
  最少,我不需要直接面對客戶,就算面對客戶,他們還得擺出好臉色給我看;因為他們都是寫軟體,對硬體一竅不通的工程師XD
  目前我的悲哀(與其說是悲哀,倒不如說是憤怒),也僅限於現職公司在人事上的混亂,以及一些行政流程上的不滿。
  對於工作本身?還好啦!

  我修改龍貓在文中最後的一句話當作本文的結尾:
  身在電子產業的工程師,你們不用悲哀;就把悲哀留給資訊業者吧!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