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2012

依靠那些眼睛長在頭頂上的軟體工程師會死

先看一下李家同李伯伯的投書。

別再崇洋 扶植國產軟體工業
【聯合報╱李家同/清大榮譽講座教授(新竹市)】
   
2012.03.17 02:03 am

我國軟體工業不能算很弱,但也不能算很強。大多數重要的軟體都仍是舶來品,這是滿嚴重的事情。我們並沒有開發出非常值錢的軟體,政府未能有效地扶植我國的軟體工業,未能發展出門檻極高的軟體。

這幾年大家都在講「雲端」,但什麼是「雲端」,如果大家只將資料全部存到雲端有什麼意義?如果雲端上沒有很好的資料庫,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講到雲端就和伺服器有關,過去我們將資料放在一個伺服器上,如果伺服器故障,工作就會立刻停止,直到伺服器修復為止。國人已有能力將資料做多份拷貝,分散到好幾個伺服器上,如此可以「萬無一失」。這技術不簡單,極為重要,國人卻不注意國人已開發的軟體產品與技術。

大部分的人比較知道軟體多用在管理上,但很少人注意到軟體在機器內部的應用。現在幾乎新的機器都有軟體,如手機、電話機、電子顯微鏡等,雖然仍有電子顯微鏡是沒軟體,但那價錢就便宜很多,有軟體的電子顯微鏡才有價值。但無論軟體是用在管理或機器內,軟體如有問題,會造成嚴重問題。國人買軟體時會格外小心,政府單位也是。

國人多少有崇洋心理,總認為買外國名牌比較可靠,這種想法不利於我國軟體業的發展。各大學圖書館,絕大多數都是使用外國的圖書館系統,甚至有大學選課也用外國軟體,這是非常荒謬的。我們的軟體工業當然會,而且早就會發展系統,我國戶政系統就是國人自己發展的。

事實上很多國家都是以國家安全為由,都有「用國貨」機制,我國卻正好相反,崇洋使我們永遠不會挑戰外國的軟體。

從國家安全層面來看,軟體事關國家安全,政府用外國人的軟體,我們等同於是在對國人保密,對外國人資料公開。以國家安全的角度,政府應該完全用國產軟體。再者如果用外國套裝軟體,不太可能請他們修改軟體。如果用的是國產軟體,修改就容易多了。

國產軟體問世後,國人無法知道這個軟體是否可靠,功能是否令人滿意,政府應提供「試用」機制。任何軟體公司都可向政府申請軟體試用。軟體公司註明軟體的功能,讓軟體交付試用,如果試用的結果好可推廣;如果結果不好,軟體公司可改進。

政府應大力宣導國人軟體能力已有一定程度,國人對我們的軟體工業界要有信心、愛用國產軟體,政府應以國家安全為由,儘量採用國產軟體,同時建立國產軟體試用機制。

軟體業也有可檢討處,很多軟體公司規模實在太小。軟體公司除了賣產品外,還要提供客戶服務。規模太小,會使客戶懷疑提供服務的能力。軟體業在國際行銷做得不夠好。很多電子公司規模不大,但可以行銷到歐美;我們軟體產品不錯,要有向國際間推銷國產軟體的能力。

軟體業始終多半以管理業為對象,幾乎沒人將音樂軟體、檢測軟體、設計輔助軟體列入。教育界應對現有的昂貴軟體有興趣,也要對這些軟體有好奇心,要讓非資訊系的人也會寫程式,我們的社會必須有更大的野心和耐心,發展與使用國產軟體。

全文網址: 別再崇洋 扶植國產軟體工業 | 民意論壇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X1/6967820.shtml#ixzz1pMDDJFic
Power By udn.com

當李教授說出『雲端……不要去搞雲端,雲端是什麼,人死了以後就上雲端了。』的時候,我差點沒鼓掌叫好。
但這次,我可不站在他那邊說話了。因為他根本不瞭解那些寫軟體的人有多爛。不管是個性爛、脾氣爛、說話態度爛……整個族群全爛到骨子裡了。

那群人爛到根本不會管你用起來怎樣(他們不能理解『即開即用』的基本法則,只會覺得自己的使用情境就是最好的情境),也不會管你會不會用(他不能理解為什麼他們可以用的好好的,而你卻不會用?),看你的眼神非常的茫然,似乎好像不懂『0』和『1』的數位語言的人,就是舊時代的活化石,天然活動紀念品似的。
他媽的,我才三十五,最好是舊時代的活化石,天然活動紀念品!

那硬體工程好到哪裡去?抱歉喔,我們玩硬體的好多了!
因為我們被逼著去面對人群,被逼著去面對各式各樣想要從我們口袋裡拿錢的業務和廠商們。
代理商很皮的,除非公司的招牌非常響亮,而且每個案子都會很順利的進行,每個月購買量都是幾百KK的量,不然這些業務今天跟你談好好的,明天……不,搞不好離開你公司就忘記你的事情了。
所以,我們就得每天照三餐,外加點心下午茶的提醒他們,要求他們趕快把你要的東西吐出來。
更皮的是,就算是原廠,他們在簡報的時候滿口OK、OK的,但真的向他們要什麼東西的時候,那些業務又開始跟你裝傻、裝白痴。
通常我會把這種人丟給我們老大來處理,我們老大很可能會找他們的老大來處理。

軟體工程師呢?
『喂,那個……那個……誰誰誰?搞硬體的,幫我跟原廠要一塊EVB來。』
王八蛋。

如果李教授指的是AP和UI的話,那我還會幫李教授說話,但他卻提到了韌體層……
那群格老子的王八羔子們……
我必須解釋一下上一行;通常對於這種粗話,我都會用類似『%&()』這種符號來當作消音。但我對那群死傢伙、眼睛長在頭頂上,腦子裡已經失去人類邏輯的混蛋們,我讓我火到已經不想用消音的方式來詛咒他們。
不過,我這人的家教很好,對於那方面的『創意』又很古典,所以有沒有消音似乎都沒啥殺傷力。

假設有個情境。
硬體:Andy。
軟體:ET
專案經理:Jacky
某個專案出現了會當機的問題,Jacky把Andy和ET叫過來開會。
Jacky: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ET:我的軟體沒有問題,我這邊一直用的好好的。自動測試那邊也沒有問題;一定是硬體出了問題。
Andy:……
Jacky:Andy,你怎麼不說話?
Andy:你沒把出問題的東西給我,我哪知道我的硬體的問題在哪?你要我怎麼評估這個問題出現的原因是在哪個階段?是設計階段、工程階段、還是測試階段?我又不像某個混帳王八蛋,開口閉口就說別人的錯。
後來客戶服務部門把客訴樣品拿了過來,Andy依照客戶投訴的方法操作一遍之後……
Andy:硬體沒有問題。線路都有接上,電池沒有發熱、爆炸,穩定度也是一流的。但……客戶在操作上會出現當機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似乎只要執行某個指令就會當機。
ET:你想推卸責任嗎?
Andy:推卸責任不是我擅長的,就像寫程式一樣,我只懂高電位和低電位,電壓高低,訊號是否完整等等。但程式是誰寫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如果不執行這行指令的話,就算用到地球爆炸或是2012世界末日都不會當機。
後來,經由另一個軟體工程師查證,那行指令確實會造成當機,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承認那個指令是他寫的。然後Andy因為這個案子而被開除之後,Jacky才知道,那行指令是ET為了修正某個錯誤而寫進去的指令。
至於為什麼是Andy被開除?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認為應該把這個真相挖出來。

是的,只要整個機體出現問題,不管是機構、軟體或是產線上測試的問題,全會推到硬體這邊來,所以硬體必須要面對各式各樣的挑戰,面對各式各樣因為幼稚、無知、愚蠢的操作而出現的問題,面對各種無理的要求……等等。
也就是說,硬體工程師最少還比較容易接觸人群,也被迫學習什麼叫做『八面玲瓏』。
當然啦,這種技能,業務會比硬體來的擅長。
但我見過的軟體工程師,我很懷疑他們到底平常是怎麼和家人溝通的。

拿錢的軟體工程師已經很賤了,不拿錢的社群軟體玩家,那已經賤到骨子裡了。
那些社群軟體玩家,我很懷疑他們是不是自以為是賈伯斯、比爾蓋茲?一個比一個跩,一個比一個高傲,好像會寫幾行指令就很了不起一樣。
更令人氣結的是,只要你膽敢質疑他們的作法,他們就會把你打成『不用功』,『不瞭解你的疑問』、『存心挑戰』的人。

會Linux很了不起啊!會GCC很行嗎?不會寫Makefile就是低等生物嗎?
王八蛋!你開出來的參考書籍,用的就不是那些工具,你要我怎麼學啊!
STFW。
混蛋!竟然跟我說資料都在網路上?混帳王八蛋!我還花錢買你代理的EVB噯!

社群玩家什麼人都有,有可能是本科是硬體,然後學會怎麼寫程式;也可能是原本就是寫軟體的。
但那群死傢伙……他們已經他們是駭客嗎?動不動就把STFW掛在嘴巴上,但卻不知道他們的態度就是讓那新人不太想接觸的原因。

新人……提到新人……我更是一肚子火。
一堆白目的新人都會在網路上問類似的問題:『我不懂硬體,可以幫我設計……』之類的問題。
有回我被惹毛了,我就這樣回應他們:
『我是可以幫你做,但你開價多少?
 別人的收費標準我是不知道,但我的標準是不包括設計費,一百萬,失敗我也要拿五十萬;設計費就當服務,但材料費、交際應酬等其他開銷的費用,全由你包下,包括我和配合廠商的午飯,而且不得計入那一百萬之中。』

喔,開個口就要人幫你設計?設計不用錢啊?
誰知道妳是哪個毛哪根蔥?搞不好是個專利蟑螂,隨便找個東西弄出個專利來賣;我們設計得很辛苦,你賺得很輕鬆。

台灣的科技業,被那群墨守陳規的老頭子、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工程師,以及那種只會問白目問題的新手搞得烏煙瘴氣。

發揚本土科技產業?拜託,能不能不要再做夢了?先想辦法打好基礎再說吧!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