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2009

人,無欲則剛

 老實說,如果有神(或是神經病)給我三個願望,我還真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錢?夠花就好了;再說,有工作做,還擔心沒錢花?
  女人?我是很喜歡看女人,喜歡和女人聊天,當然也想要抱女人,和女人共進晚餐;但現在的女人一個比一個現實,玩玩(約約會,散散步,曬曬月亮,然後各自回家)就好了,但真要談情說愛,或是得供養一尊菩薩的話,抱歉,不用了。
  沒有女人又不會死。
  當個暢銷小說作家?這種事情很講求天份的,所以這沒人能幫的了我,就算是神也不見得幫的了我。
  能有一番事業?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想想看王永慶,台塑家大業大的,想死也不能好好的死。

  那……我到底想要什麼?
  我還真不知道。

  因為我不求這個世界給我些什麼,而這個世界也無法給我些什麼,所以我覺得人生很無聊。
  是的,無聊到爆。
  每天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沒有冒險,沒有探索,只有無味的咖啡和貧乏的三餐,活著,對我來說已經變成很辛苦的事情。
  
  想到前陣子看到的新聞,女人竟然最希望聽到的求婚詞是『把財產過戶給她』?女人未免也太好當了吧!
  那我幹麼要這麼辛苦的工作?我又為什麼要忍受這種無聊到爆的生活,去賺取我這輩子永遠花不到的錢?

  台灣的工程師這行很爛,爛到僅次於搶銀行。
  搶銀行和台灣的工程師都可以賺很多錢。
  搶銀行和台灣的工程師都必需要有詳細的規劃,不然只有失敗或是虧本。
  搶銀行和台灣的工程師只要幹了一票,成功就可以好吃好喝好幾年,失敗了就是死路一條。
  搶銀行和台灣的工程師雖然賺的很多,但搞個不好的話,你有錢也沒命花。搶匪會被人槍斃,工程師會過勞死。
  唯一最大的差別,就是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搶銀行都是犯法的行為,而工程師只有在台灣被當成狗、被當成奴隸來看待,日本的工程師或許會沒什麼兩樣,但是美國的工程師過得很不錯;所以工程師在排名『世界最爛工作』之中,只能拿到第二名。

  為什麼提這個?
  因為當個工程師真的很無聊,沒有刺激、沒有冒險,有的只能埋頭苦幹,然後低著頭被人罵;業務東西賣不出去,第一個踢的就是工程師。
  我的生活已經很無聊了,我又當個工程師,經過回歸分析之後,得到的就是『無聊的平方』。
  如果把『無聊的平方』和『我媽對我態度』做迴旋積分的話,得到的結論是:我的生活爛到爆。

  提到我老媽……我也只嘆氣了。她是我主要感到無聊的最大因素。
  當我找到工作以後,我老媽都會跟我說:『因為怎樣怎樣……,所以不能說我沒有改變喔!我不是沒有讓步喔!全家就寵你一個,你看你多幸福。』
  這種話……不知道為什麼,每回我想起我老媽說的這些話……或許她沒有想那麼多,但是……為什麼我怎麼想都覺得她在向我邀功,證明她不是一個希特勒。
  算了,我從不期待她會是個因材施教的孔子……

  因為她的限制很多,而且她認為她的讓步是很不得了的事情,所以我被侷限了很多可以發展的可能性。
  『我說過,成敗論英雄,找不到工作就是失業。』
  『你會寫,別人也會寫,所以不要抱太大希望。』
  『研究所在職班得先工作兩年才能考,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這三句話,我的翻譯是:
  『你就去給我做到死吧!反正你的小說爛到爆,根本不會有人幫你出書的!當作家會餓死的!興趣?興趣能當飯吃啊!現實才比較重要!現實啊!就是要多賺點錢!懂不懂啊!我說這些是我愛你,所以我才會對你說這些!醒醒吧!阿宅!』

  雖然我很懶,但是如果當我感覺到我有束縛或是有人說了讓我很不爽的話的時候,我就會開始擺爛。
  反正你認為我爛,我就爛到徹底給你看。
  我為什麼要證明給我老媽看?不管我怎麼證明都不會有用的。她根本不願意接受我的想法、看法,她巴不得我像個不會思考的傀儡一樣,只要照著她的話做就好了。
  是的,這是她的愛;但是這麼沈重的愛,抱歉,我不需要。

  因為這樣,我的人生越來越無趣,也越來越無聊。
  外在因素當然只能算一部分,我自己的個性佔了決定性的因素。
  屬於我的,那終究會屬於我;不屬於我的,強求也沒有意義。
  物質生活,多了,沒有意義;少了,知足安樂。
  真要說我想要什麼的話,就是一份錢不用多,但是穩定,而且輕鬆的工作,然後平平淡淡地過一輩子。
  不然的話,煩請給我一個波瀾壯闊、怒濤洶湧的冒險吧!讓我那無聊的人生多一點調劑吧!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