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2008

我卡,我卡,我卡卡卡

  先看看下面的社論和新聞:
聲援楊蕙如 學生發起台灣加油運動
  • 2008-08-12
  • 【中時電子報黃筱筠/台北報導】

卡神」楊蕙如日前原本要到對岸為奧運選手加油,卻遭到北京原機遣返。多位新文化工作隊學生今(十二)日到立法院上演行動劇聲援楊蕙如,希望馬政府和陸委會譴責中國的行為,同時發起「台灣加油運動」。

新文化工作隊表示,中國台灣球迷的行為令人感到難過與憤怒,身為一個台灣人,難道為台灣加油是一種罪過嗎?更何況楊蕙如和李昆霖並沒有做出任何向中國挑釁的行為,為什麼台灣要對中國如此忍氣吞聲?為什麼不能大聲的說出台灣加油?

在嘉義大學唸書的周同學表示,他今天凌晨三點多就搭車北上,因為他認為年輕人應該要站出來。這次陸委會和馬政府都沒有對中國譴責,今天馬英九總統又要出訪,如果之後又出現類似情形,誰可以為台灣發聲?誰可以當家作主?

房同學也表示,他們是一群熱愛台灣的學生,楊蕙如只是想到對岸為我國奧運選手加油,卻遭到這麼蠻橫與無理的對待,這是一種恐嚇。中國對外號稱和平,其實根本就是反人權,大家應該要唾棄。

新文化工隊也發起「為台灣加油十大行動綱領」,包括改即時通暱稱為台灣加油、在部落格上放貼紙為台灣加油、穿衣帽為台灣加油、寫文章為台灣加油、拍短片為台灣加油、打招呼為台灣加油、吃飯前為台灣加油、發簡訊、Email為台灣加油、組加油團為台灣加油等。


請大家「專心」幫中華隊加油
【聯合晚報╱社論】

2008.08.12 02:27 pm


台灣選手正在北京奧運場上奮戰,國人皆熱情觀賽。此時此刻,大家應該專心一意幫中華隊加油。真的,要專心、誠心誠意地加油,不要扯太多有的沒的,以免壞了運動的美感。

前線的賽事正熱鬧,後方的加油聲卻傳出不少雜音。這兩天,為了棒球賽程安排是否有利的問題,民進黨厲聲譴責,連「脊椎軟得像香蕉」這種話都說出口了。而且,奇怪得很,嘴裡罵的是北京奧會,最後卻把帳算到自己政府頭上。蔡煌瑯立委還說,如果中華隊打輸了,要大家「去找馬英九討公道」。這麼大頂帽子,不怕把球員心情搞壞嗎?萬一真打輸球,民進黨團真要搞出個「去找馬英九討公道」的活動嗎?這是要貽笑、還是遺羞體壇呢?

奧運會,本來就該專注欣賞運動之美。唯因其競賽性質,不免有點國族主義的作用或情緒跑出來,雖說難免,但不要搞得太過分。像北京當局把一場開幕式表演弄得有點宣揚國力的味道,結果連大陸自己的網友都看出來了,也評語不佳,可見任何政治意圖總逃不過眾人眼光。

民進黨罵中國「假運動之名搞政治」罵得兇,但自己的同類作為還嫌少嗎?這次拿棒球賽程大作文章,最後有勞台灣自己的領隊、棒協人員、體委會官員出面澄清,說明賽程並無不利,其他國家也都有兩天連續出賽的賽程,球員已很習慣,請國人放心等等。這不是無緣無故惹塵埃嗎?球員正專心練球,準備沉穩應戰,結果家鄉傳來種種莫名其妙的說法,平白騷動一場,真是惡劣之至。

奧運當然是比賽,且個人競技還關乎國家榮辱,所以政治的擔子確實重了點。但說到底,還是「運動員精神」至上,最要彰顯的是公平、誠實、榮譽感、團隊精神等高尚的品格。所以日昨俄羅斯和喬治亞兩個「交戰國」的選手在頒獎台上相擁的畫面,感動了多少人!運動之美,人性之美,盡在於此,且是「超越政治」的最佳證明。

相形之下,台灣的政客把政黨恩怨無限上綱,抓到任何一個題目都要野火亂燒,連運動都不放過。這樣的人品,在運動員面前不會自慚形穢嗎?拜託,不要再亂放話、搞小動作了,大家還是專心幫中華隊加油吧!

【2008/08/12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楊蕙如碰壁 想起成龍遭遇
  • 2008-08-12
  • 中國時報
  • 【李同穎/美國(資訊工程師)】

 報載有「卡神」之稱的楊蕙如小姐要去北京幫參加奧運的選手加油,結果卻被北京當局取消台胞證,原機遣返,引起台灣輿論譁然。

 依據國際的慣例,向各國政府申請簽證被拒絕,對方政府沒有義務告知你申請被拒絕的原因,也沒有退還費用的義務。同樣的,對方政府取消你的簽證,或是在你搭飛機抵達時拒絕你入境,原機遣返,也不必給你任何理由。

 楊小姐在海關遭到官員盤問搜索,仍然是北京行使主權的行為。坦白說,北京沒有權力沒收楊小姐的中華民國護照,沒有權力對她施以肉體或精神的折磨,也沒有權力在不給收據的情形下沒收她的行李。如果有任何一國官員對中華民國國民做出這些事,我們外交人員或陸委會人員應該提出嚴正抗議。楊小姐不是運動員,北京也沒有做出這些,要由體委會官員表達遺憾,是一件奇怪的事。

 另方面,在我們批評北京因楊小姐言論而拒絕入境時候,我們是不是可以想一下當初影星成龍說台灣總統選舉是宇宙大笑話後,民進黨立委張旭成建議抵制他的電影並拒絕他入境時,我們是不是用同樣的標準呢?如果調侃政府軟骨頭,抗議北京拒絕楊小姐入境的民進黨立委們,當初若支持張立委的想法,或是沉默以對,那麼今天就不太理直氣壯了。

聯合筆記》抗議的智謀和勇氣

在京奧期間搞地下反宣傳這檔事,除了需要智謀與勇氣,更重要的是態度。

中共在京奧期間最頭痛的問題,就是如何處理層出不窮的抗議事件。事實證明,不論北京封鎖的有多密實,抗議人士也總可以找到漏洞達到反宣傳的目的。

無疆界記者組織在奧運開幕前十二個小時,把北京一個廣播頻道蓋掉廿分鐘,批評中共嚴格管制新聞。這個抗議行為需要一些技術、一些謀略與策劃,以及勇氣。

但大部分時候,抗議需要的智謀不多,但需要更多的是勇氣,以面對被拘捕、甚至刑求的結果。

八月六日奧運開幕前,兩位英國人與美國人在「鳥巢」附近爬上電線杆,懸掛支持西藏的布條,十幾分鐘後即被警方拘捕。同一天,另有三名美國人在天安門廣場抗 議中共迫害宗教與強迫墮胎,下場也是被拘捕。八月九日,五位來自美加等地的人士,在天安門廣場裹著西藏旗幟「裝死」抗議、支援西藏,結局也是被拘捕。

這些抗議人士不論是否有勇有謀,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事前沒有大聲嚷嚷,事後勇敢面對結果,他們的出發點是誠摯的,而非自保;他們也都因此成功達到目的。

比起來,號稱「卡神」的楊蕙如,搞抗議既沒勇氣、又沒誠意。還沒出發前,她就昭告大眾自己要去北京,語帶暗示的說萬一什麼情況,「我一定會抓狂」云云。這踢館宣言看似悲壯,難道不也是算好北京定會將她遣返的自保之舉?

從八月六日開始,有那麼多人、那麼多起在北京成功的抗議中共,楊蕙如如果真有心去抗議「中國台北」或「中華台北」矮化台灣,她的成功機率不會比那些支持西藏的西方人低,她為什麼不好好策畫?

北京處理楊蕙如入境一事,僵化、沒彈性是一回事;但中共的粗暴,不能合理化政客作秀之舉。民進黨與楊蕙如說得一嘴好革命,卻連到北京轟轟烈烈搞一次抗議的智慧和謀略都沒有,這種欺騙人民感情之舉,應該得到噓聲而非掌聲。

【2008/08/12 聯合報】@ http://udn.com/



  頑皮、天真和白目是有差別的。
  關於這次楊蕙如入境中國被遣返的事情,我認為,如果楊蕙如不是天生的大白目,就是有政治目的。

  老實說,換成是我,我也不會在家裏辦派對,有客人的時候,讓一個在外頭放話,說他要來陪著某個朋友進來我家,然後說:『我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家』的人進來。我又不是犯賤,我一定會要我家的守衛把那個擋下那個擺明來鬧事的人。
  今天對岸不讓楊蕙如入境的理由也是這樣。

  就表面來看,楊蕙如去北京,口頭上說是為了要去替中華隊加油,看起來也好像很友善,換上了奧運標誌的襯衫,標誌也換成了奧委會的標誌……
  但是我想請問一下,在她臨行前一天開的那個記者會上,她說了什麼樣的白目話?
  『楊蕙如說,她八月九日要去北京看奧運,屆時如果旁邊的中國人民喊中國台北加油,她不曉得如何回應,也不知道最後能不能順利回台灣。』--2008-8-7 中央社

  如果是英美法日台,或許還有可能讓你入境,但是他們也有權利讓你原機遣返,就算要你自己自費,這也是他們的權利。搜索你是否有夾帶『違禁品』,這也是海關的權利與義務。
  想想看我剛剛舉的例子;那個在外頭放話的人搭著計程車來到了我家門口,我家的守衛有權利把那個不識相的人給擋下來搜身,甚至把他趕走,而沒有必要幫那個白目付車錢。
 
  至於為什麼北京會准許楊蕙如的台胞證?
  請問一下,楊蕙如的台胞證應該什麼時候申請?需要幾個工作天才能拿到?
  這個問題我不是很清楚,不過絕不可能八月七號或八月八號申請,八月九號就核准,當天就拿到台胞證。
  護照、簽證也需要時間處理,沒理由台胞證可以在短短一天就可以拿到。
  也就是說,原本北京並不反對楊蕙如去替台灣隊加油,但是誰較那個小鬼白目,把北京形容的好像回到了文革時期,還表明『會發生什麼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種『劉文聰』式的發言。
  想想看我舉的例子。想來參加我的派對的人,我當然會很希望人越多越好,當我邀請函都發出去了,就有個白目說我以前是搶匪,現在也是搶匪,他要來我家『伸張正義』。
  我有這麼腦缺嗎?中共有那麼腦缺嗎?

  其實,這次的事件泛綠的必須要歡呼啊!
  北京已經不把台灣當成中國的一部分,而是把台灣當成一個國家啊!他們可是用國際禮儀對待楊蕙如的,一切都是比照國際機場的要求來處理爭議人士的!  
  想想看,王丹或是吾爾開希到北京的話,那可是馬上抓起來的!中共才不管他們現在是哪個國籍,先抓了再說。
  可是如果是國際上的異議人士的話呢?
  知道了吧?要歡呼啊!雖然中共口頭上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他們對於台灣異議人士採取的卻是國際規範。這不是『國與國的關係』?這不是『一邊一國』嗎?

  自從馬英九當上總統之後,只要發生大小事情,泛綠的都會大喊『馬英九不該負責嗎?』、『馬英九不該道歉嗎?』
  我很擔心會出現下面這幾個造句:
  『陳水扁承認貪污,馬英九不該負責嗎?』
  『民進黨承認是他們毀國,馬英九不該道歉嗎?』
  『我沒有女朋友,馬英九不該負責、道歉嗎?』
  『我過的不夠爽,這難道不是馬英九的責任嗎?』
  ……
  馬英九不該為任何事情道歉或是負責,真正該負責和道歉的是『馬團隊』。而『馬團隊』只需要表示遺憾即可,沒有必要道歉。
  至於吳育生說楊蕙如自取其辱……我覺得並不過份。
  我倒是覺得他這話太斯文了……

  我覺得台灣人還是太純了,尤其是大學生。
  我並不是說大學生不該去管讀書以外的東西,而是說大學生必須要有辯證和思考的能力,不能人云亦云,更不能把激情和尊嚴無限上綱。
  那些力挺楊蕙如的學生,我個人認為他們欠缺思考,如果他們真的有思考過楊蕙如的行為的話,他們應該了解中共是把楊蕙如當成『中華民國』國民,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
  --不然楊蕙如早就被逮捕了。
  

  最後,從這篇開始,只要我發的政治文,我會嚴格審查留言。
  凡是斷章取義,不知所云,不了解我文中的意思,或是出現詆毀、謾罵的字眼,我一律刪除。
  我歡迎辯論,但是卻不能完全沒有邏輯,或是完全沒有經過思考,訴諸於激情、情緒和面子的言論。
  那種拿著民粹當民主的人,基本上和法西斯、納粹、紅衛兵沒有什麼兩樣。

引用:今天的台灣比大陸還要大陸
引用:她順利回家了
引用:卡神被遣返 苦肉計

補充:
  不只是楊蕙如,美國和加拿大也有人被遣返。

七藏獨支持者 遣返抵加

【本報記者陳元誠列治文報導】七名加拿大籍藏獨支持者,由於在京奧期間進行藏獨示威活動,日前遭北京當局強制驅逐出境,並於11日先後返抵加拿大。

這七名藏獨支持者分別是來自滿地可、28歲的柯特(Maude Cote);來自艾蒙頓、28歲的安德森(Steven Andersen)、29歲的貝克(Paul Baker)、26歲的歐諾斯基(Denise Ogonoski)及32歲的休德馬(Mike Hudema);另外還有來自溫哥華、32歲的尼爾森(William Nelson)及28歲的弗烈德(Jasmine Freed)。

其中安德森和另一位來自德國的菲利茨(Padma-Dolma Fielitz)於10日在天安廣場前展示藏獨旗幟,柯特和另外二名美籍抗議者也試圖展示一張「藏民誓死也要自由」的長幅標語,五人被北京當局當場制止並帶走,菲利茨更是被強拉在地上拖行。

除了柯特及安德森外,其它五名加拿大籍的藏獨支持者之後也被當局扣押在朝陽區某酒店內,七人最後經由香港被強制驅逐出境,其中溫市居尼爾森、弗烈德及艾蒙頓居民休德馬搭乘聯合航空班機,於11日晚間10時30分左右抵達溫哥華機場。

安德森在下午抵達艾蒙頓時表示,中國官員強行拿他的信用卡去買回加拿大的機票,卻未經他授權或簽名。據了解,這些加拿大籍的藏獨支持者,皆 屬加拿大自由西藏學生運動組織成員,該組織的溫哥華分會負責人艾比佳恩(Hayfa Abichahine)表示,他們都是自願去北京抗議中國打壓爭取人權和自由的藏民,所有自由西藏學生運動組織成員,也將在京奧期間持續發起更多抗議活 動。

2008-08-12

  原網址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