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2008

花蓮人的無奈(罵人篇)

  環保和開發之間的爭議,一直有個大問哉:我們要子孫留下些什麼?
  是要留下青山綠水?還是先進的社會?
  但是如果在環保和開發之間,又牽扯到人權的問題,那又該怎麼辦呢?
  蘇花替代道路的爭議點就在這邊。

  開發重要?還是環保重要?還是人權重要?
  這個問題並沒有一個正確答案,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不管是站在哪一派,都必須思考到這三大項的平衡。
  好,你要保住青山綠水,那麼年輕人只能到北部、西部去工作,導致花蓮人口流失,然後又在那邊痛罵政府不照顧『後山』;可是提出要蓋蘇花高速公路,又會被住在西部,坐在冷氣房,每個月有著優渥薪水的環保團體痛罵政府不注重環保。
  好,環境評估之後,蘇花高速公路暫緩;可是在西部工作的青年每當要回到東部的時候,要不就是交通不便,要不就是得使出十八般武藝,開車走過險峻的蘇花公路,還得祈禱上天不會從上頭掉下落石還是什麼鬼東西,把一整車的人都給砸死。
  --總得給年輕人一個回家的路吧!
  好,有人說可以改建東部鐵路、東部機場啊!那麼請問一下,鐵路和機場……要不要過環評?不過也就不能蓋喔!

  現在不管蘇花高還是蘇花替,就是卡在這種無聊的意識形態的爭議上。
  是的,就是意識型態。
  不管環保有多重要,不能無限上綱把人們希望過好日子,否定人有『錢多事少離家近』的願望,更不能莫名其妙的要求人們過著比原始人好一點點,但是生活就像古代的生活。
  也不能打著環保的名義,不給人們一個來去自如的道路。
  老實說,中國最早的政府的工作,絕不是搞環保起家的;最早的政府打從心底就只有『開發』兩個字。不然大禹為什麼要治水?崇尚自然就好啦!水來我就走,水走我就來,何必那麼累的去治水,還得三過家門而不入?
  
  當然我也不是說環保不重要,環境的保育當然很重要,我可不希望住在有水不能喝,有地不能站,呼吸得帶防毒面具的地方。
  可是,除非當地人的強烈反對,不然沒有人可以去擅自開發/保育一塊土地。
  不管反對的理由是什麼,絕不能提出一些根本就是想像出來的謊言(參考社論篇--政策若無暗盤,請大聲說出來),或是提出一些沒有幫助的言論(參考社論篇--何不建蘇花跨海大橋)。
  這種沒有任何幫助,也沒有任何建設性的言論,唯一做到的只有暴露說話者的無知、愚蠢,腦殘到腦缺的地步,完全放棄了思考,把自己的大腦和豆腐或是漿糊相提並論以外,其他一點意義都沒有。

  那,我到底贊不贊成興建蘇花替代道路?
  如果真有人問這種蠢問題,那代表他根本沒看懂我想要表達的意思。
  除了花蓮人,任何人的贊成與反對都是沒有意義的,所以什麼環保組織請滾到一邊去。哪天等你舉家搬到花蓮,然後三不五時從花蓮到台北開車就知道了。
  我的態度是:只要環境評估通過,剩下的就是花蓮人的想法了。
  我並不是放棄思考,而是我並不是花蓮人,我也沒有想去的念頭,更沒有搬過去的想法。所以我沒有資格去贊成或是反對是否要開發/保育花蓮。

  上帝的歸上帝,凱薩的歸凱薩,花蓮的歸花蓮。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