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2008

花蓮人的無奈(社論篇)

  花蓮人的無奈,在於他們不能決定他們需要什麼,也不能決定他們不要些什麼。
  有關蘇花高或是蘇花替代道路的社論太多了,我只節錄七月八號到七月十號的社論。
  因為太多了,所以下一篇我再罵人。

繁榮未必快樂 花東寧願淨土

  • 2008-07-08
  • 中國時報
  • 【李柏欣/台東市(退休教師)】

 行政院長「分段興建蘇花高速路」的談話,所強調的是給東部民眾一條安全回家的路。事實上交通便捷是每個人的希望,但交通便捷之後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才是值得我們更深層長遠的思考。蘇花高(甚至南迴高)的建與不建?確實需要花東人的理性抉擇。然而,「適度的落後(非全然落後)是居民之福」,相信多數的後山人都有這樣的體認。

 花東之所以被稱為「台灣最後的淨土」,乃在於後山仍保有著某種程度的「落後」,也因為有這樣的落後才有淨土之榮;否則事事便捷人車大量湧入,淨土不變汙泥也難,屆時再反悔已莫及。「帶動地方繁榮」是民代與官員爭取重大交通建設時最動人動聽的說詞,但在地窄人稠的台灣,所謂的「繁榮」就是人多、車多的嘈雜,以及跟著衍生攤販的多、建築的雜、交通的亂與治安的壞,如此的繁榮絕非當地居民所樂見。

 其實地方越繁榮未必就是代表居民生活越快樂,生活快樂與否與整體大環境相關,而非僅著眼於可賺更多的錢。試想如果花東和北高同等的繁榮,高樓大廈林立,人車上路追趕跑跳碰,人際相處盡是股票>與名牌,請問花東人您會喜歡嗎?都會區的朋友們您願意來嗎?

凋零與沒落 花蓮人能撐多久

  • 2008-07-08
  • 中國時報
  • 【四方遊子/花蓮市(自由業)】

 劉院長此次造訪花蓮,帶給花蓮人最大的喜訊就是給花蓮人一條能與外界順暢交通的道路。縱然,有許多人士極力反對,但,對花蓮人而言,這對當地繁榮,無非 是一劑強心針。我搬到花蓮近三年時間,看到及感受到最深刻的,不是花蓮的好山好水,而是花蓮在政府長期疏忽下的逐漸凋零與沒落。

 攤開花蓮當地報紙,刊登得最多的不是企業提供給當地民眾足以得到溫飽的就業機會,而是當地人因工作不易覓得,坐吃山空的結果,終究不得不把自己辛苦打拚來,甚或幾代祖先留下來的房屋土地>忍痛賤價拋售。運氣好的,賤價還可以找到買主拋售出去,但運氣不好的,卻只能每日在家守候,希望有朝一日能接到房仲告知房地順利賣出的好消息。

 這也難怪花蓮人前一陣子揚言抗稅。試想,沒有工作機會,當地物價又因交通不便利,賣家聯合哄抬價格,致使民生物資售價比其它都會區更為騰貴。再加上,每個月要繳納的房貸及零零種種的費用,花蓮人還能撐多久?

 到花蓮遊覽的旅客不希望看到蘇花高興建,因為他們只在乎美景。有誰想好好的去瞭解花蓮人的生活,甚至台灣其他住在偏遠地區的民眾需要的是什麼?繁榮!讓這些人也能像都會區的人們一樣享受便利的交通,合理的物價及安居樂業的生活。現在,政府該是時候拿正眼瞧瞧這些在偏遠地區掙扎的民眾了。

環保危言 扭曲了蘇花高

去年蘇花公路全線中斷逾廿天,單線通車逾一百天。每次坍塌中斷少則半天,多則三、五天,甚至超過一周。而蘇花公路卻是花蓮人唯一的聯外道路,這就是花蓮人的宿命嗎?

好不容易新政府放出了要興建蘇花高的風聲,卻基於環保、媒體、政治等反對習性到底的人士又噤口了。

數十年來花蓮人進出的痛苦,早已證明需要一條安全的聯外道路。反對蘇花高的人士是否自己開車在蘇花公路趕路過(不是輕鬆度假哦)?還是該在大雨天「勇敢」的走一趟蘇花公路?各位除了以生態環保的危言聳聽掩飾自私的後花園心態,到底拿出過什麼專業論述證明反對有憑有據?

缺乏專業的理智而形成無知的惶恐,反對者或許永遠不需要蘇花高!然而花蓮居民與後代子孫依然需要蘇花高!但是,真的不要把蘇花高扭曲成洪水猛獸了!花蓮人要的只是一條安全回家的路而已!

楊昌憲/台大環工所博士候選人(台北市)

由於全球氣候急遽變遷,大自然正對人類進行反撲,歐盟、美國、日本等先進國家紛紛發起制定各項環保公約。然而在這些公約的背後,說穿了,其實都是這些先進 國家之前大肆破壞環境,享盡各種開發的利益後,為確保其國內子民仍有殘存環境資源可享,而用來拘束開發中國家或未開發國家的種種手段,分明是假公約之名, 而行利己之實。

同樣地,國內爭執不休的蘇花高興建案,在反對興建者當中,長久定居在花東地區者不知幾希?試想有多少花東居民係屬弱勢族群,如要遠赴北中南等地區,大多僅 能選擇耗時甚久的公路方式緩緩而行,如遇天災坍方,無異斷了「生路」。凡此花東居民長期飽受的委屈,那些號稱要維護觀光旅遊資源的人士及滿口仁義道德的環 保專家可曾正視?否則,反對者就如同歐美許多霸道自利人士般,在坐享台灣西部各種開發利益後,始要求可憐的花東居民一起維護你們現在才想到的觀光與環境資 源!

【2008/07/08 聯合報】@ http://udn.com/



何不建蘇花跨海大橋

面對蘇花高爭議,政府是否可改為評估興建一座蘇花跨海大橋作為替代?這座大橋還可以延伸出幾座接連東海岸幾個市鎮的橋;而且不會破壞東部環境。

大陸可以完成世界上最長的寧波杭州灣跨海大橋,台灣呢?期待東部繁榮發展,更希望東部的好山好水不被汙染及破壞。

【2008/07/08 聯合報】@ http://udn.com/


蘇花路難如上青天

美 麗的蘇花公路沿著東海岸的斷崖興建,原本就險阻重重,去年颱風過境受創嚴重,更是柔腸寸斷,使得東部地區最主要的聯外道路不僅交通事故的傷亡率為西部公路 的15倍以上,而且一年有三周面臨封閉的命運;要靠蘇花公路東西往返,甚至只是讓東部地區得以南北貫通,真是難如上青天。

正基於這個理由,當然更為了籠絡東部地區的選民,馬總統在競選期間即承諾,要以11億元改善蘇花公路。為努力兌現政見,劉內閣一上任,即成立專案小組,研 商改善之道,獲得優先改善蘇花公路危險路段的共識。危險路段當然必須改善,但蘇花公路卻不同於一般公路,因為它與爭議十餘年的「蘇花高」糾纏不清;任何改 善工程,只要不是在原先脆弱的路基、危險的路線上施作,而是或以隧道穿山、或以橋樑跨海,都可能正好重疊蘇花高規畫的路線。到底,在如此狹窄、環境如此險 惡的地帶要以更安全、規格更高的方式築路,又豈會有太多的選擇?

這一個尷尬的事實,注定會使任何改善工程難逃爭議;偏偏劉內閣又打了一個如意算盤:要優先興建所謂「最危險且環評爭議最小」的南澳至和平路段時,刻意選擇 當初蘇花高規畫的同一個路線,並且要以國道的規格興建這一段省道公路,原因是,一旦蘇花高決定興建,這一段路就恰好可以派上用場。

更糟糕的是,從劉院長到主管規畫興建的交通部長,對如此敏感的問題毫無所知;因而不僅從頭到尾都以蘇花高的概念推動此一方案,而且突然對大眾宣布時,也直稱「蘇花高速公路」,面對強烈的反彈,才改口說是「蘇花公路危險路段替代道路」,平白惹出軒然大波。

平心而論,即使劉內閣小心翼翼,用詞四平八穩,努力與各方溝通,環保團體排山倒海而來的撻伐,也無可避免。因為如前所說,即使劉內閣的專案小組不刻意選擇 蘇花高的規畫路線,一條更安全、穩固,以大量的隧道與橋樑取代危險路段的工程,要與蘇花高的規畫泰半無所重疊,幾乎不可能。由而所謂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 譏,以分段施工偷渡蘇花高工程的陰謀論,也必然甚囂塵上,萬無可逃。

面對這樣強烈的反彈,內閣的威信勢必再受損傷,最後要如何因應?是不顧一切抗爭,堅持到底?還是踢到鐵板,知難而退?

其實這個問題該劃分成幾個不同的層次,一一釐清、分別處理。

頭一個層次是不能逃避的蘇花高問題。如果能夠消除各方疑慮,爭取多數共識,認同興建,則不僅今日所謂暗渡陳倉之譏可以完全化解,專案小組的如意算盤也完全稱心。但這個問題,又必須面對該不該做與能不能做這兩項顧慮。

就該不該做而言,有論者主張,根本不該以高速公路連通東西,只要靠鐵路與航空適度運通人貨即可,以免破壞東部的好山好水,造成嚴重的空氣汙染與交通壅塞。 這就涉及過去蘇花高被打回票的「東部永續綱要計畫」等上位計畫。不過東部居民對此不以為然者甚眾,這又與當地人利益最為攸關,因此有必要透過當地居民的某 種意見表達檢討上位計畫。

又有人因為蘇花高沿線有許多自然保育區與保護區,以及原住民保留區,顧慮高速公路將造成嚴重的損害。如果在興建技術上不可能降低其傷害至可容忍程度,這就 涉及東部居民的利益,與自然及原住民的保護之間的權衡取捨;孰重孰輕,不是任何一方單獨可以決定,同樣需要透過民意的表達、共識的凝聚求取平衡點。如此重 任可能並非環評機制即可承擔。

至於能不能的層次,就工程技術與經費而言,還不是難事,真正艱巨的,是整個蘇花高路段,包括目前要推動的南澳到和平的路段,經過若干斷層、水脈及地質破碎 地區,不僅影響將來道路的安全,更可能造成如雪山隧道一般的嚴重湧水問題,導致冷泉與地下水枯竭。工程單位必須蒐集詳盡的地質資料與水脈走向,將這些難題 一一克服,規畫完善的工法將衝擊降至可以接受的程度。環評單位在此即須嚴密把關,若委員專業仍不敷所需,更應藉助各方專家深入探究。

如果經歷上述程序,在保證不興建連通東西的蘇花高的前提下,針對自然保護、地質水脈衝擊可以容許的路段進行改善工程,則只要經費容許,其路段如何、規格如 何,都不致滋生爭議。但若全線都符合此要求,上位計畫又不再扞格,興建蘇花高也理直氣壯,則重重難題均迎刃而解。若不此之圖,一味蠻幹硬幹,我們也反對到 底!  

【2008/07/09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安全回家的路

行政院長劉兆玄在花蓮宣布,政府為了回應東部民眾的訴求,決定將興建蘇花公路部分替代路段。此言一出,引發正反意見的強烈衝撞。花東在地人士深慶終於可望有「安全回家的路」了;但環保團體紛紛質疑本案是否企圖迴避環評程序。

我們當然支持環保理念,對環保團體企盼為台灣留下最後一片淨土的苦心孤詣亦深欽佩。另一方面,花東地區聯外交通隨時會因落石梗阻、道路坍方而中斷,尤其遇 到颱風豪雨時,更是柔腸寸斷,常造成許多人出外行不得或有家歸不得的困頓,甚至因此而斷送生命。這一長期存在的困境,實也到了必須有效解決的時候。

若謂花東民眾要求能有「安全回家的路」乃是一種奢求,恐怕任何環保專家都說不出這種話來。故若現在政府規畫的「替代道路」可以通過把關的環評,又能紓解花東交通的困境,各界允宜樂觀其成。

問題其實又出在劉內閣的對外溝通能力的拙劣,既缺乏闡明政策、化解疑慮的說服能力,在作表述時又分明有些掉以輕心。但論者若不以詞害意,以名害實,就不必陷於「蘇花高」或「蘇花替」的口水戰,何不將問題聚焦在「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和平到南澳的工程,無論稱為什麼名目,都只為了取代蘇花公路上原先最危險的路段,俾提供東部民眾相對較安全的回家之路。既然如此,大家對這段「蘇花替」,何不先設身處地「替蘇花」東部同胞想一想!

【2008/07/09 聯合報】@ http://udn.com/


政策若無暗盤 大聲說出來

  • 2008-07-10
  • 中國時報
  • 【卓然/北市(文字工作者)】

 從「蘇花高」到「蘇花替」到「這條路」,說穿了就是同一回事,為什麼到了閣揆嘴裡,就顯得結結巴巴,見不得人?道理其實很簡單,這件事爭議太大了,爭議的來源又分成檯面與檯下,檯面上的壓力來源有兩個,一是環保團體,二是慈濟證嚴上人也反對,而後者可能更令劉揆忌憚。

 一個爭議十多年的公共政策,檯面下一定有擺不平的難言之隱,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應該諱疾忌醫,企圖暗度陳倉。

 環保與經濟發展,未必是零和賽局,可以用科學辯論,找到出路。比較難解的是,檯面下的利益糾葛。如果說花九百億只是要給後山鄉親「一條平安回家的路」,說服力當然不足。而那個「不能說的秘密」,就是誰得到利益?

 不管叫什麼路,用路的不外就是人與貨,蘇花路改善,東石西運是最大的贏家。整體計畫尚無共識,先花三百億做其中一段,「平安回家」就不成立了,更讓人懷疑有不可告人的內情。

 劉內閣最聰明的做法是,打開天窗說亮話,把環境評估做好,把經濟放益計算出來,然後讓使用者付費。用「省道」名義偷跑,只會把問題愈搞愈複雜。施政有輕重緩急,「蘇花路」的急迫性在哪裡?連經費來源都還沒有著落,就匆匆忙忙的拋出來,不討罵也難。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