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011

群體起乩

  最近最火熱的就是軍公教18%優惠存款利率以及軍教科稅。

我個人認為:這都是假議題,為了從中獲取政治利益的假議題。
課稅先放在一邊,18%的問題是標準的假議題。

軍公教人員的工作性質很死,每天做的事情就是那樣,但做的好不會被獎勵,做的差一點點就會當成天大的過錯,然後一堆濫情又理盲的紅衛兵在那邊大哭大叫。
這是什麼社會?
還有,18%優惠利率也只有84年之前的軍公教人員才能領得的到,在那之後這個優惠利率就被刪除了。
一群人在那邊大喊不公不義,不符合社會價值……

我說啊~~軍人組織工會好不好?讓他們有權利覺得老闆對他們太差,拿大砲轟給他死怎樣?還是說老師有集體罷課的權利?你孩子沒人教是你家的事,老師要爭取權利。或者,你想像過公務人員集體罷工會發生什麼事?
你可以組織工會,也可以罷工,但軍公教卻不能有這樣的自由;你可以很自由的更換工作,但軍公教卻不能。
不要跟我扯軍人當不爽就不要當,軍隊是你進來容易,出去困難的地方;請哪位軍人能告訴我,當我想退伍的時候,我可不可以在一個月前提出退伍申請?

軍公教是政府的雇員,也是你我用稅金所僱用的雇員;老闆照顧雇員,請問這有什麼問題?
說什麼軍人都是米蟲,老師都很爛,公務員都很懶,所以照顧他們沒有意義。
那麼,我們裁軍裁到沒有任何兵力,讓所有的公家機關全部民營化,就連戶政事務所也是,所有的公立學校全部砍掉,改成私立,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怎樣?
喔,對了,別忘記警察單位。把警政署裁掉,然後讓民間保全來擔任警政的職務如何?
不要說我說得太可笑,這就是那些濫情、理盲的大夥們,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所實現的美好世界。

軍教課稅又是一個很無聊的事情。他們課不課稅……很重要嗎?那麼多年沒課稅,我們國家垮了嗎?
再說,軍教課稅在後年將會變成既成的事實,我覺得一點都沒有討論的意義和必要;所以,軍教是否課稅,並不是我們的問題,我們也不需要說什麼『遲來的正義』。
去他的正義……

這兩件事我個人是覺得,這根本就是挾正義之名,行民粹之實的無聊事。
18%我領不到,我也不想付出那麼多代價去領;免稅也與我無關,也不認為國家少這筆錢(那些無聊又沒事幹的民意代表三個年不領薪水、把回扣繳到國庫,國庫就多上好幾百億)。

要說公平,理論上在歷史中最公平的思想就是共產主義,大家一起做事,一起吃飯,共享所有的東西。
但相對的不得有私產,擁有私產的人就是群體的敵人、叛徒。
要追求公平?那你要不要放棄你現在所有的?沒有加薪的可能,升遷無望,不得投資賺外快(賺的多會說你官商勾結),不得隨意轉行……等等的生活,來換取免稅、優惠利率?

我說真的,不好好工作,看著那些退休人員的18%流口水做什麼?就算廢除、追回之後也是繳回國庫,在那邊喊什麼『不公不義』幹麼?口水多嗎?
銀行利率低那又怎樣?不把存款的基數擴大,就算100%都沒有意義。基數夠大,就算1%也很可觀。
錢不好賺?你不去賺當然難賺,你嫌薪水太少,嫌離家太遠、工作太辛苦……etc.
嫌東嫌西,又花錢買一堆沒有用的東西(最無聊的就是買房子),當然會過的窮;既然如此,又有什麼權利在那邊對著軍公教種種優惠、保障流口水?

公平正義……去他的公平正義……根本就是群體起乩,大家一起抓狂……
在高喊公平正義之前,請記住這句話:絕對的正義,帶來絕對的殘暴。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