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2007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38--處理善後

HeartRails Graph
  上面這個大餅圖,足以描寫我現在的感覺。

  該怎麼說?
  要讓一個案子要能夠從研發到順利量產,是需要工程師耗費許多心血來把品質維持在一定的水準。如果其中有個小小的環節出現了問題,而裝死當作沒看到的話,那後面要來解決這些問題,就必須要花上數倍的時間來解決。
  當你發現你手上的案子已經快要無法控制的時候,我的建議是:丟辭職信,然後逃之夭夭,把爛攤子丟給別人收。
  我現在的工作,就是在幫人收爛攤子 凸=_=+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這是老祖宗說的,可是喔,有的時候我覺得,那種會犯下那種愚蠢到極點的錯誤,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不然就是他真的很蠢。
  明明就是做了好幾年的工程師,最基本的常識也都應該有,問題是有的十就是會搞不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那種錯誤?
  如果是自己犯下的錯,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也就算了;偏偏就是別人的屁股要你幫他擦,這種事情就令人很不『愉悅』了。

  Andy是個小工程師,有天,上面問他能不能再接一個案子,那個案子是之前離職的john留下來的;Andy搖頭。
  幾天後,那個案子還是掉到Andy的頭上。
  接連幾個月,Andy為了趕兩個案子,趕到快要吐血。
  自己的案子還好解決,Andy要幫John的舊案子修正線路圖,找到可以備用的料件,或是已經停產的料件,還有就是根本不知道John到底是怎麼弄到的料件。
  這樣也就算了,竟然發現有好幾顆產品料號和採購單料號完全是兩回事,寫的亂七八糟不說,還會寫錯。
  搞得Andy幫John,以及公司高層的策略評估的錯誤擦屁股擦的很累。

  的確,Time to market的確很重要,時間就是金錢,不是嗎?
  但是那是事前有很漫長的設計與研發,以及經過許許多多的測試之後,才能夠把東西正式的推出去。
  再說,做不出來就是做不出來,這些時間也不是工程師能夠控制的,就算加班加到吐血、尿血,也沒有辦法加快一點點,這要工程師怎麼辦?表演切腹給你看好不好?

  更何況,幫人擦屁股本來就是一件很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不能說第一版本是可以用的,是經過驗證的,只要做『一點點』、『小小的』修改就好了,所以就可以把時間壓縮到不行。
  如果你所謂的『一點點』、『小小的』修改,一步小心動到了整個核心的部份的話,而且是那種『牽一髮動全身』的修改,抱歉,這等於把整個案子重來一遍。

  問題是,越高層的人就越不能理解目前工程師所面臨的問題,他們只會說一句:『能不能趕一趕?』或是:『能不能加個班來搞定他?』
  加班?你是有給加班費喔~~沒有的話,有臉去要人家加班喔~~

  案子的時間,絕對不能讓marketing業務來主導,必須要看看工程師這邊的能力能不能讓案子準時完成。
  marketing業務永遠都會希望他們今天要的東西,明天就能夠看到。如果讓他們知道這個板子之前就有做過(不管是誰做過,也不管中間有沒有任何變動)的話,他們會希望你馬上就想辦法生出來。
  不過,不管工程師再怎麼強悍,生不出來就是生不出來。

  工程師會的東西都大同小異,能力也會有高低差距,但是有的時候決定工程師好壞的,並不是在於這個工程師的能力,而是在於這個工程師的工作態度問題。
  如果這個工程師的工作態度就是要讓之後接他工作的人能夠很輕易的看得懂他做出來的東西,那麼就會發現這個工程師不管再產品上還是文件上都會很嚴謹。
  如果這個工程師就是很隨便的,或是根本不希望別人能看的懂他的做出來的東西,會發現接這人的案子會特別辛苦。

  提到這邊我實在忍不住想要抱怨一下,我現在接的這個案子,之前的人亂來不說,我現在還不能說他的壞話!為什麼?因為他還有朋友留在這家公司。
  很明顯的就是在胡搞瞎搞!線路該做的沒做,不該做的又做了一大堆,該加的沒加,不該加的又加了一大堆。我很懷疑他到底以前是怎麼混過來的?
  在加上Schedule又逼的很急,害得我現在幫他擦屁股擦的很累。
  王八蛋……真他媽王八蛋!

  結論:
  做人要厚道一點,自己多做一點,接手自己的工作的人會很輕鬆的;不只是接手自己的工作的人,如果在目前的案子中,有什麼很酷的概念的話,以後要找也會很方便的。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