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07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37--牢騷

  真的,工程師的薪水真的比不上業務。
  業務有底薪,然後再加上業績獎金;然而工程師卻沒有這一部份,只是拿個死薪水而已。
  但是又為什麼有人要幹這種工作?這種沒有生活品質,多說一點話,就被人當成說八卦的人,準時上下班又會被人瞪的鳥工作?
  大公司的話,理由很簡單:為了錢。
  小公司呢?理由主要有分城兩種:
  第一種是為了要學習一些技術,然後跳槽到大公司。
  第二種是為了興趣。
  我?我是第三種,我只會這個。不然我開計程車會迷路,賣小吃會食物中毒,當業務又會和客戶打架。

  從公元兩千年三月開始,到現在也快八年了,這行做著做著,也做出了興趣來;要我換工作、換跑到,那乾脆拿把刀給我,讓我自宮算了。
  我的脾氣真的很差,但是容忍度也很夠,就算是和我的想法相反,只要好好的說,用許多對話技巧來表達出自己的意見,我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喔,就是有那種烏龜的小孩生出來的小孩,喜歡說那種尖酸刻薄的話,聽了就會讓人想海扁他一頓。
  為什麼我總是被人要求學會說話的技巧,那為什麼那些死傢伙就不用?為什麼我被要求克制自己的情緒,改變自己喜歡發脾氣的個性,那為什麼不用同樣的標準去要求別人呢?
  我又為什麼要幫別人著想?誰幫我著想過了?
  我已經明著說我沒有時間去做,上面還是硬把案子丟給我。我連想拖延的時間都沒有。

  我第一任老闆,我跟了他四年,他從來沒對我說過一句好話,我丟出離職單的時候,他說我是三流人才;我離職後從以前同事那邊聽到,他說我不出幾個月就會換工作。
  之前那個業務,說我是二等兵,要我乖乖聽話就是了。
  現在這個業務主管,他說我少說兩句八卦就可以做很多事情。
  想到這邊,我在想:我他媽的犯賤啊!沒事做這種討人罵的工作做什麼?
  可是,不做這個,我又能做什麼?不做這個,我又對什麼有興趣?
  什麼?去選立法委員?
  抱歉,我不想和豬打架。

  陳水扁當了多久總統,我就在硬體這行待了多久;工作經驗實在不多,算來算去也只待了兩家公司。看的人少,對於一些事情也不是很了解。
  就好像上回,我少上了一個元件,拿去樣品給客戶之後,我考慮了很久,我決定還是我自己爆出這個問題。
  很誠實吧!我的老師會以我為榮。
  問題是,回程的時候,被人罵到臭頭。說我不該把那種事情說出來的!

  當了八年的工程師,我發覺我很喜歡做一些小東西,小線路。因為那是我唯一能動到我大腦的東西。
  只要用到IC線路,我也只能照著規格書上提供的參考線路去接,或是抄原廠開放的設計線路。實際上我能做的也不多。
  不過那種小線路,或是測試治具,那就是發揮我的能力的時候。所以我很喜歡做那種東西。

  其實我的工作已經算很好了,現在的老闆也很不錯,願意聽我的抱怨,我有問題的時候,他也很願意幫我解答。
  唯一讓我很不爽的就是業務。但是每個公司的業務都大同小異,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賤!兩個字來形容的話:無知。
  有工作總比沒有工作來的好吧^^|||

  牢騷就在這邊打住吧!不打住的話就寫不下去了。
  一個不小心把公司機密說出來,那我真的得回家吃自己了^^|||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