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2013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85-工作十多年後的感想

  本文有較為粗魯的用詞,閱讀之前請三思。





  工作了十三年,我只有一個感想:
  Fuck!

  雖然現在已經看得比較開了,不會在意一些小事,也很克制自己去在一些不適當的場合,說一些冗長沒意義的話;但,在空閒、沒有事情做的空檔,想到的只有一個字:
  幹!

  以前,我一直很疑惑,工作除了賺錢,到底有什麼意義?
  而且如果工作的意義只剩下賺錢,那又為什麼當我們辛苦工作,替公司賺了大把大把的利潤,薪水少到這種程度?為什麼調薪那麼困難?加薪已經變成夢想了?
  讓人不禁想問:錢呢?

  老闆會告訴你,公司每個月有多少開銷,有多少支出,現在只是勉強的收支平衡,你必須在多加幾個月的班,撐一下,共體時艱,未來一定會替你們加薪。
  但仔細攤開來看所有的開銷,最大的開銷是人員的薪資;而『員工薪資』最高的就是老闆自己。
  是的,錢都跑到老闆、主管的口袋裡。就算沒有,也被股東給搶走了。

  但,除了養家活口以外,工作到底有沒有什麼意義?可以達到『替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意義?
  工作了十三年,我的結論是:別想太多。
  『替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是一種境界,一種理念,一種夢想,更是一種不切實際的狂想。
  為什麼?
  因為老闆會告訴你:『你在做夢啊!賺錢要緊!為往聖繼絕學咧,先把自己個肚子顧好再說吧!萬世開太平?你活的過五十歲嗎?搞不好明天我就卷款潛逃了!萬世?關我屁事!』

  簡單來說,我很疑惑,不知道我到底是為了誰工作?是為了老闆?主管?老媽?老婆?還是自己?
  不管怎麼說,我覺得我工作不是為了自己。
  不然為什麼我不能做我想要做的工作?為什麼我會和老闆相比,有一種相對剝奪感?
  有人會說:因為你不是老闆。  

  我曾經說過,工程師,是全世界最沒有價值的工作,根本不會『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只會令『人類全體之生活』退步、退化,最慘的就是不知長進,不願意動腦分析,淪為只會跟著瘋子狂吼的笨蛋。
  證據?
  跟著王家對文林苑吶喊的學生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反核四也是。
  在抗議的場面上,都可以看到學生們拿著智慧手機上FB、推特做實況,用著瘋子給的資料說對方給的資料都是假的、偽造的。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透明手機。
  手機透明有啥意義?沒有!只是很炫而已。
  但一隻透明手機,會殺死多少工程師的腦細胞?加班多少次?就算工程師作到尿血、妻離子散都不關消費者的事。
  消費者只會說:我只管用啊!我管他怎麼做出來的!
  
  工作,對於我們來說,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工作?
  
  當然啦,我不是說人不應該工作,工作就輸了。
  我只是覺得……呃……這麼說吧:『人貴適志』。
  當你第一次踏入職場的時候,你有想過:這份工作適合你嗎?你喜歡這份工作嗎?除了這份工作,你有沒有其他的選擇?

  我啊,當初我並不怎麼熱愛當一個電子工程師,也不知道這份工作適不適合我,很遺憾的,我沒有其他的選擇(當年填五專志願的時候,因為分數就正好落在那間學校的電子系,所以我就這樣踏上了電子這條不歸路)。
  不過,當了十三年的工程師,我覺得我還真他媽是個當電子工程師的料。
  但,當了十三年的工程師,我覺得我還真他媽痛恨自己是個電子工程師。
  為什麼不是當紅作家呢?為什麼我不是個冒險者、探險家,或是像羅拉.卡夫特一樣的考古學家?
  ……
  呃……我說的是能力,不是性別。

  真的,在今天這種生活需求得不到滿足,安全、社交的需求又被剝奪,工作時間越來越長,要求期限又越來越短,現代人工作真的需要一些恆心毅力興趣才做的下去。
  很遺憾的,台灣的老闆向來不管這些。

  台灣的老闆只會想:外頭的廉價勞工多得是,你的薪水我可以請兩個……不,四個剛畢業的廉價勞工!不爽就別幹!

  老闆是一個問題,同事又是另一個問題。
  一種米養百種人,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會和什麼樣的人一起工作。
  當然,『同事』不只是和你一樣職位的人,也包括你的主管。
  跟到好的老闆可以讓你上天堂,跟到不好的主管可以讓你生不如死。
  
  所以我不想當老闆,也不想當主管。
  因為我知道,我是個脾氣很糟糕的老闆/主管。
  
  當了十三年的工程師,問我有什麼感想?
  我只有一個字:幹!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