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2013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86-演習和除錯,視同正式作戰,死了不要怪我沒警告你別去當工程師

我想大家也不想聽一些有關於我的故事。
就像我說過的,我又不是湯姆克魯思,也不是威爾史密斯,沒人想知道我現在過得怎樣,在想什麼。
不過呢,反正你也沒在看我說什麼,那你也別介意內容怎樣了。

我一直覺得,我不是幹工程師的料。
我討厭當工程師,我痛恨當工程師,工程師除了薪水比較高以外,對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任何幫助。
假設這個世界只有十個人,工程師只要一個……不,根本不需要工程師;因為這十個人都可以兼任工程師。
但是呢,就以台灣而言,十個人之中,應該就有五個;但依照今年(2013年)四月份的失業率來看,十個人之中就有四個失業的。

粥少僧多,大家就搶飯吃。
所以呢,工程師的薪水高,但工作壓力卻非常大。
再加上現在聽說失業率很高(聳肩;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很高,搞不好有一堆尼特族撐起了高失業率),所以老闆就一副『你不想做,我可以找別人來做;你作不好,就換人來做。』的嘴臉。

但他媽的就是祖師爺賞飯吃,天生就是幹工程師的料子。
像Debug這種事情,是一種藝術,一種融合了戰略和戰術以及戰力的軍事化作戰的藝術。

首先你需要情報(量測訊號;閱讀規格書;苦讀原始程式碼),有了情報就可以彙整成資料;有了資料,就可以開始判斷敵軍(BUG群)會出現在哪裡,首要攻擊 目標在哪(問題會出在哪裡)。然後要採取什麼戰術(跳線?短路?還是拆掉元件?),派遣什麼樣的軍種去作戰(軟體問題就去找軟體工程師,韌體去找韌體工程 師;硬體就找硬體工程師;機構就找機構工程師)。
如果拿到了錯誤的情報,就會做出錯誤的判斷,攻擊了錯誤的目標,派出錯誤的軍種作戰。
結果就是被炸死。

另外,在作戰的時候,其他人最好不要有人動不動就來插手,出主意,這樣做並不會打的了勝仗,好一點只會讓戰況膠著(Schedule Delay);糟糕一點,只會讓這場戰役的指揮官提早陣亡。
對於老闆來說,前者比較麻煩;然而後者……對老闆來說……並沒有什麼差別。
踢走了一個工程師,還有千千萬萬個工程師可以用。

身為工程師的我,最怕的就是孤立無援。
原廠不理我,代理商的FAE去幫其他客戶,同事又在那邊說一些『生雞蛋沒有,放雞屎有』的話,搞得我每天心煩意亂的。
但,只要在沒有人的情況之下,沈澱一下思緒,從過去的經驗中找出情報,然後用儀器去測量。
不到五分鐘,碰!一隻該死的BUG應聲倒地。

我真的很討厭當工程師。
我覺得我應該去當心靈導師,或是考古學家什麼的。
而我最想做的工作,就是當個作家。

當心靈導師可以斂財……不對,騙錢……不是……可以帶領迷途的羔羊,前往奶與蜜溢流之處。
瓊斯博士說過:考古學的論文有九成的時間都在圖書館裡度過。
喜歡看書、看故事的我,應該可以當個考古學家吧XDDD
上面都是開玩笑的。
不過我真的很想當個作家;我想把我的故事告訴大家……
不對,不是『我的故事』,而是我的『故事』。
沒有人想要知道markscat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出生的時候有沒有天降祥雲,五龍盤旋的。
我也不想分享我過去的黑歷史。

我想當個說故事的人,把聽來的、看來的,想到的,融會成一個故事,一本小說。

不過,我又不是什麼文曲星降世,也不是什麼文豪投胎,別說雨果了,文學作家九把刀寫出來的『文學』作品,我看過書脊之後,內容我連看都不想看。
更別提其他文豪的作品,我看了就頭痛、胃痛、生理痛。
我能接受的,只有像輕小說、小說、愛情小說這種故事。
所以囉,面對這堵怎麼撞都會撞死的牆,我也只能不斷地繼續撞下去;反正人生很長,需要一點事情來打發時間。

但我還是得工作啊!我還是得賺錢啊!
所以,文曲星不賞飯吃,那只好巴望著工程師的祖師爺魯班管飯吃了XDDD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