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2013

一些感想

(一)週末計畫

  今天我做了什麼事情?
  早上起來,玩了一會兒手機遊戲,然後開始整理臥室。
  因為確實有點亂,而且累積的灰塵很多,會讓我睡覺的時候很不舒服。
  因為清出了一點垃圾,然後把垃圾拿到垃圾場去丟,把可以回收的寶特瓶放到回收的地點。
  等等,中午的便當怎麼回事?
  路過了我常去的那家便當店,想說很久沒去了,所以去吃了一個雞腿便當。
  吃完了便當之後就去丟垃圾。
  之後呢?想說到台北去逛逛吧!
  但沒想到路上忘記路怎麼走了,竟然到了中和去了。
  在經過一個巷子的時候,想起了眼鏡的事情。
  我的眼鏡前一陣子因為出了車禍,整個鏡架都變形了,一直找不到合適的眼鏡。
  停車的時候,看到了開漳聖王的寺廟,想說:剛剛把一個案子作到一個階段,剩下的階段有個很中要得工作的作:『祈禱』。
  與其去盲目的祈禱,不如向個神祈禱吧。
  問了賣眼鏡的,才知道那邊有三座寺廟;一個是開漳聖王,一個土地公廟,另外一個是財神廟。
  修好了眼鏡,然後拜了開漳聖王,然後又拜了土地公。
  拜土地公的時候,我和土地公說:『希望我能找到適合的女人……不對,其實我是為了我媽而求的;而我自己的話,我只希望有個女人能夠打破我所有的理論,證明我的理論是錯的。』
  求了簽,籤詩上寫了幾句話,竟然真的有婚姻的說法。
  土地公說:『別急,不要嫌太遲,你會遇到的你想要的女人的。』
  謝了,土地公。
  然後就到了台大附近,我常去的漫畫屋去買漫畫、輕小說,在星巴克裡頭看完了漫畫和小說之後,回家。

  幹麼說這個?我想大家根本不想知道我今天怎麼過的,對吧!我又不是林書豪或是威爾史密斯,知道這些做什麼?

  我的朋友,我想要說的是:
  如果今天我有女朋友/老婆的話,今天這些事情都別想做了。

  假設,今天我有女朋友/老婆的話:
  今天早上起來……不,星期五晚上開始了。
  女:『親愛的,明天是週末,你有什麼計畫呢?』
  我:『整理家務,順便丟垃圾。』
  女:『什麼?』大驚『整理家務竟然比不上和我出去玩?』
  我:『好吧,』(嘆氣)『妳想去哪?』
  女:『隨便,都可以』
  ……
  曾幾何時,我聽到『隨便』、『都可以』的時候,我竟然全身顫抖。

  不管怎麼說,『整理家務』這個重要的工作是做不成了;更別提『倒垃圾』了。
  啥?垃圾不能每天去倒嗎?
  可以啊!問題是,我現在在汐止工作,光通車就要一個半鐘頭,到家的時候,垃圾車早就已經走了,我只能把垃圾帶到垃圾車停車場去丟。
  只要我搬到汐止去,我就可以做到『每天倒垃圾』。
  千萬不要期望『老婆』或『女朋友』會自動的幫你完成『倒垃圾』或『整理家務』這兩個任務。
  女:『什麼!』好像看到蟑螂一樣的看著我:『你竟然要我幫你整理家務!還要我幫你倒垃圾!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你的專屬女傭嗎?』
  我:(沒有說話,但內心的OS是:女僕還比妳專業一點……)

  好,出了門之後,去哪吃飯?
  女:『便當店?我就只配吃便當嗎?今天是週末噯!』
  --週末又怎樣?天公生日喔。
  我:『可是那家便當店很好吃啊!』
  女:『我才不要吃便當。』
  我:『好吧,』嘆氣:『妳要吃什麼?』
  女:『隨便,都可以。』
  是的,只要一聽到『隨便』、『都可以』,我不但渾身發抖,還會出現反胃的症狀。

  先不管吃什麼,一定是去吃她想吃的東西,而且她一定不知道這一頓要花多少錢。
  而且絕對不會經過那兩間廟宇,也不會經過眼鏡行,所以『乞求上蒼保佑』和『修眼鏡』這兩個任務也別想達成了。
  好吧,我硬給他轉到眼鏡行……
  女:『幹麼來眼鏡行?』
  我:『我的眼鏡壞了,要換個鏡架。』
  女:『今天是週末噯!你為什麼要花這個時間去修眼鏡呢?為什麼不在其他的日子去修呢?你的眼鏡和我,你選擇哪一個?』
  相信我,我的兄弟,如果真的有哪個女人膽敢對我這麼說,我一定吐回去:
  『我選擇眼鏡,妳這個瘋婆子;沒有眼鏡我會看不清楚,但沒有妳,我大不了單身一輩子。再說,如果我瞎了,妳絕對不會替我看任何事情,反而會帶走我所有的東西。』
  
  我想表達什麼?
  呃……我想,我用英文來表達的話,會比較傳神一點:
  Ten women among the four is a crazy, four bitch; remaining two is crazy bitch.

  女人根本不會在意你的想法、你的理想、你的現實,她們只會活在她們的幻想當中,只會期望男人滿足她的需要。
  然而,男人呢?
  呃……唉~~

  前一陣子我看到一個笑話:
  男:有種妳就給我滾!
  女:好!以後你就別想讓我幫你『速覽啪』(呃……這實在不好解釋)
  男:有話好說咩~~

(二)結婚生子
  有沒有想過,人,為什麼要結婚生子?
  『結了婚,男人才會比較穩定一點,有了孩子,男人才會有責任感。再說,時間到了,為什麼不結婚呢?雖然說小孩以後長大了,不一定會孝順你,但是,最少有人幫你送終吧!』
  聽了這段話,我彷彿中了迷魂咒一樣,三個回合無法思考,甚至還會攻擊隊友或自己。
  首先就是那句:『時間到了,為什麼不結婚呢?』
  什麼叫做『時間到了』?
  古代不管男孩還是女孩,十二歲就可以結婚了,請問一下,那我都已經三十六了,拖了三倍的時間,那我是不是該去自殺了?
  請問民法哪一條規定,『年滿二十歲的男性與女性,一定得成家,否則處十年以上,二十年以上拘役或罰金』嗎?
  沒有吧!不結婚也不會死吧!

  另外,讓我覺得作噁的就是這一句:『雖然說小孩以後長大了,不一定會孝順你,但是,最少有人幫你送終吧!』
  這幾句話在邏輯上根本狗屁不通。
  既然那個死小鬼都不會孝順你了,怎麼可能幫你送終?
  而且,你生孩子的理由竟然是『有人幫你送終』?
  你把小孩當什麼了?一個送終的工具?還是孝順你的工具?
  還有,如果哪個人對我說:『我早就不期望我的孩子孝順我了,只要他們過得好就好了。』的話,我會吐他:
  『少來了,混球!其實你心裡想的是:「死小鬼!你過得怎樣是你的事情,你不孝順我的話,我就告你惡意遺棄。」拜託,你投資的股票,在短短一個月就已經賺到你孩子三年年薪了,你要他怎麼孝順你?』
  希望小孩孝順你……我呸!標準的利己主義者,馬基維利的信徒。
  你做了什麼事情讓你的小孩孝順你?你只不過是餵他吃飯、送他上學,分數不好也不問原因就海扁他一頓;但就算考得好也照扁,因為你那天心情不好。

  我不希望我是為了這種事情而養育一個孩子。
  其實我也不希望我的孩子有什麼樣的成就,賺什麼大錢,做什麼大事;我只期望他能夠善終,像個豐臣秀吉一樣,老死在榻榻米上。
  最好不要像我一樣,沒有夢想,沒有理想的過一輩子。
  孝順?抱歉,他沒機會孝順我。
  因為當他成年之後,我就會去作我想要做的事情,搞不好他連看都看不到我,只能在Google+看到我打卡。
  如果他沒有G+帳號,他別想找到我,甚至在FB或是推特上也找不到我。

  拜託,饒了你的孩子吧!他們有他們的煩惱,而他們的煩惱就像我們當年遇到的那樣。
  怎麼辦?
  涼拌!
  當年我們也不是這樣過來的?而且現在和未來的資源,絕對比我們當年遇到的那些煩惱時還多(靠!我老爸三十六歲的時候,什麼G+、FB和推特?智慧手機?別想了!他們所謂的『電腦』,還只有讀卡機,只能讀取卡片的指令咧!跑一個程式還得跑上一整天咧!)。
  你幫他想有屁用?讓他們自己去成長吧!

  另外,我覺得,我深深地這麼覺得,男人在結了婚之後,會變得很無趣。
  和同事聊天的時候,聊得都是自己的孩子。
  回想一下,是不是每次聚餐的時候,都會聽到旁邊的老男人再說:
  『我孩子每次吃飯的時候都要花上一個鐘頭的時間。』
  『你那樣算什麼?我孩子從沒有好好在餐桌上吃飯過。』

  我幹麼要聽這些?我聽這些做什麼?我又沒有孩子,我幹麼要知道你們這些育兒經?讓我好好吃頓飯好嗎?
  還有,如果是我老媽的話,我膽敢沒有吃完飯就下餐桌,或是吃飯的時候跑給她餵,一次兩次還沒問題,第三次的話,一個耳光就過來了。
  是你自己放縱自己的孩子嘛!你根本不懂怎麼教孩子,要不要我幫你教?  

  不過,話說回來了,男人在結婚前也很無聊。
  男人和男人之間聊得要不就是車子,要不就是房子,再不然就是女人、性、髒話……etc
  哲學呢?思想呢?理論呢?難道男人的生活只剩下這些了?

(三)思考
  基本上,這段會比較短。
  因為『思考』這種事情,並不是男人所擅長的。
  如果男人會思考的話,阿薩斯就不會被仇恨遮蔽了雙眼,就會知道斯坦索姆的瘟疫,是瑪爾加尼斯的計謀,阿薩斯也不會做出屠城的舉動,更不會成為巫妖王,最後被二十五個足男、姐貴,這些貪婪的冒險者給推倒。

  ……
  抱歉,這些事情似乎對不懂魔獸歷史的人有點困難。
  
  男人根本不懂的思考這種事情。
  能思考的男人,會去思考的男人,要不就是成為王者,要不就是被當成瘋子。
  但絕大多數的『男性』智者,都會被當成瘋子。
  而女人會被當成巫女,被燒死在火堆中。

  不過,現代的女人,會去思考的也沒幾個。
  就算那個女人讀到了博士,也會被FB上的假FBI的騙子給騙得一塌糊塗。

  男人根本不會去思考,根本不會。
  會讓男人思考的,只有車子、房子、女人和性。
  難道就沒有其他的嗎?
  嗯……
  也是有啦!就是工作。

(四)女神 
  我愛我的老婆。
  ……
  抱歉,我指的是,我有老婆的話,我一定會很愛她。
  因為她絕對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樣!
  她絕對是個有著99%的完美,和1%的crazy bitch.
  我會愛她那99%的完美,而為她那1%的crazy bitch而瘋狂。

  那,我對『完美』的定義如何?
  聰明、不依賴、會獨立思考、有著獨特的想法,不盲從,不貪婪(不是不愛錢,也不是不重視利益,而是不貪婪),願意聽我的話,會煮飯給我吃(不管能不能 吃),會和我一起打掃,會和我一起把衣服送洗;懂得男女平等,聽到我要她站遠一點的時候,會皺眉頭給我看,然後給我一個耳光,說:『不要把女人當成沒用的 廢物』。
  當然,還有一副Nice body。
  Yap!Nice body!My brothers!

  當然,以上不需要全部具備,尤其是Nice body。
  ……
  抱歉,我錯了,我還是希望她能有個Nice body……

  但,最重要的,她知道自己要什麼,不會盲目的追求名牌,不會盲目的去追求一些『想要』的東西。
  當然,她也會生氣,也會不高興,畢竟是人,也會有不理性的一面。
  但我卻會為了這不理性的一面而為她瘋狂。

  有這種女神嗎?
  呃……這個……
  蘿菈。卡芙特算不算?

  這樣算『女神』嗎?
  拜託,在台灣的社會當中,這種女人已經是『女神』的等級了!Goddess!
  其他的,只能被稱為『神女』。

  如果我在有生之年能夠遇到這種女神,我反倒不想和她結婚。
  想和她溫存,想和她一起冒險,想和她一起度過一輩子,但卻不想和她結婚。
  因為當結婚的那一天之後,我愛的那個女人將會消失,而會變成讓我crazy(可以翻譯為『瘋狂』……或是『抓狂』) 的女人。
  
  一個失去了自由,變成植物,進而變成了礦物的女人,會變得乏味,無趣,甚至會變成一個媽。
  嗯……
  這種理論,很像賈寶玉的理論。
  『女人都是珍珠,但沾染了男人的泥氣,就變成了魚目。』

(五)結論
  天啊!我覺得我越來越像喬治卡林了。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