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2013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86--關於……奴役這檔子事兒……承認吧!你也想奴役某人

  剛下完標題,我就在想:
  當你看完了標題,就應該猜到了我想要說什麼了,對吧!
  就像『道德經』一樣,一開頭就告訴你:『道可道,非常道』
  翻譯是:『可以說出來的道理就不是道理。』
  也就是說後頭那幾百字都是白講。
  所以,當你看完標題之後,就知道我要說什麼,就可以關掉視窗,不用浪費生命點下這個連結,來看我的文章,去作其他的事情了。
  那我這一個鐘頭的心血不都是白搭?

  算了,看不看隨你。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民之所欲,可存我心?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 民之所怨,爾等可聽?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民之反暴,奴役必亡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民之反心,浩浩蕩蕩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民之戰鼓,蕩氣迴腸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民之企盼,歷歷在望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民之所欲,明日維新
  When tomorrow comes!

  這是啥翻譯啊!見鬼了!換一個翻譯。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你是否有聽見人民的聲音?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 憤怒的人們的聲音?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這是人們的聲音,代表著我們不再願意被奴役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當你的心臟跳動的聲音和鼓聲相呼應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當明天來臨時,將會有一個生命開始!
』  
  這樣好多了。
  ……
  就當我在撐版面好了。
  我真的覺得上面的翻譯很爛,爛到根本偏離了歌詞的本意。
  我的翻譯還比較好一點。
  重點在於下面六句,需要把兩句當成一句來翻譯。
  什麼『民之所欲,明日維新』?少八股了好不好!
  
  這段是音樂劇『悲慘世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歌詞。
  其中有一句讓我覺得很好笑。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ok, My brother and sister,什麼叫做『不願再被奴役』?『not be slaves again』?
  認清事實吧!就算在這個民主社會當中,我們每天都在被奴役。
  你曾經加班加到晚上十一、十二點嗎?你曾經在假日的時候到公司工作嗎?你曾經為了趕時間,差點出車禍嗎?
  如果以上皆是,碰!恭喜你,你正被奴役著。

  其實,仔細想一想,我們現在過的生活,和十七、十八世紀並沒有兩樣。
  只是當時的衛生條件很差,沒有完善的社會保護措施,很容易造成冤獄,或是因為一點點小罪,就需要服十九年的勞役。
  想想看,現在你偷一塊麵包,需要服勞役嗎?不用吧!
  連坐牢都不用,說不定警察還會因為你偷麵包的動機是為了要給你姊姊的孩子們飽餐一頓而感動,不只幫你付了錢,甚至還幫你多買了幾塊麵包給你的姪子吃。
  私生子、私生女也不是那麼大不了的事情,更不會讓妳丟到工作,到街上賣頭髮、賣牙齒,最後賣身。
  但,我們的生活並沒有真的過得很好。
  反而更糟。
  信不信,過個幾百年之後,那時候的人們回顧我們現在的歷史,會和我們看到『悲慘世界』的故事一樣:『天啊!那時候的人們過得真苦。那時候的人怎麼可以接受責任制這種不公平的事情?』

  所謂的『奴役』,就是做著你不喜歡的工作,然後得到的利益全都被某人給拿走;生活的需求被剝奪,沒有安全的保障,沒有社交(有啦,但你也只能和自己的同事社交,家庭並不在老闆的考量當中),更別提知識和智慧的累積了。
  仔細想一下,這樣的解釋,像不像你現在的生活?

  靠,你每天都被老闆奴役還不知道,還很開心的幫老闆工作!忍受低薪、高壓力、長時間出差、工作,甚至無薪假、被裁員。
  更糟糕的是,你竟然不懂的反抗與革命?

  台灣人根本不懂什麼叫做『革命』。
  中國人才懂。
  中國人革命革了五千多年;每隔一百年都會革一次命;革完之後呢?
  和平了幾年,另一個想當皇帝的混球開始革命。
  當然,也有許多盛世,不過,中國的歷史,就是革命的歷史。

  然而,就是因為中國人最擅長革命,所以中國人也最懂『反革命』。
  『這個人那麼想當皇帝,那就給他當王吧!給他一塊地,然後給他個名號,給他一堆事情作,給他點甜頭,讓他忙到根本沒時間革命就好了。』
  聽起來怎樣?好像很在哪看過一樣?
  『這傢伙想幹掉我?好,沒關係,我給他一個位子坐,給他一堆無關緊要的工作來作,稍微幫他加點薪水……不,不能幫他加薪,給他原本的薪水好了……不,那太多了!對了!給他『認股』好了!他是股東的話,他會以為公司營運越好,他就可以拿得更多!屁啦!我的股份比他還要多,想分一杯羹?就給我加班加到死吧!』
  或者:
  『那傢伙想離職?不可以,這傢伙一直想當老闆,一直想要掌權,我要把他留下來,好好的繼續替我賣命……(重複以上的作法)』

  某些台灣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但他們做出來的事情(掩蓋自己貪婪的事實),和中國人沒兩樣。
  把人踩在腳底下,然後用『一將功成萬骨枯』來說服自己,讓自己顯得不那麼……不那麼……呃……
  殘忍。

  我們很會革命,真的很會。
  但革命的手段,以及挑選革命的對象,以及革命的理由……很爛。
  老外還有一段時間是為了『自由』,而我們?
  哪有自由可言?
  我們的革命,只是一群笨蛋和個混蛋一起把個皇帝的命給革掉之後,讓那個混蛋當皇帝。
  然後繼續過著以前的爛日子。
  過著一天的收入只能付一個月的房租(這種薪水還不好嗎?靠,我一個月房租七千快,我工作四個星期,週休二日,最少我也有幾萬塊的薪水!靠!這種工作哪裡找?我去作!),看著有錢人越來越有錢,自己越來越窮,然後罵那些有錢人。
  然後提到新政府,就開始催眠自己『新政府最少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的政府貪污又腐敗,新政府做的那麼爛,都是因為那些前朝餘孽搞得鬼。』
  ……
  What the Fuck up!

  我只能說,你被奴役是活該的。
  因為你革錯人的命了。
  自古以來,中國人革命的對象都錯了。
  該被革掉的,應該是那些奴役你的人,而不是像個瘋子一樣,跟著一個想當皇帝的混蛋,聽從他那種有如迷幻藥一樣的語言,然後去革掉另一個皇帝,好讓那個混蛋當皇帝。
  然後讓新的皇帝繼續奴役你。

  我們不對老闆抗議無薪假,我們不向老闆抗議責任制,我們只對政府抱怨,我們只對政府憤怒,什麼都是政府的政策有問題。
  你活該被奴役。

  為什麼人們會被奴役?
  不,這個問題應該改為:『為什麼會貧富不均?』
  均富只是個理想,只存在孫中山的理想當中,因為均富是一種永遠不可能達成的理想。
  為什麼不可能實現『均富』呢?
  因為每個人都想要別人幫他『ㄆㄛˇ懶趴』。

  不是嗎?
  你會覺得以前和你有革命情感的同事,他竟然比你快升職的時候,你會覺得這個人怎麼變了?
  不,他沒變,他只是他顯現了他的本性。
  他喜歡別人幫他BJ。
  (BJ,below job,不是『Bridget Jones』;好孩子……不,就算壞孩子也不要去google below job是什麼意思。)。
  而你期望的是他幫你BJ。
  你只是不喜歡這傢伙比你早升職,你只是不高興你必須每天替他BJ,你只是希望他幫你BJ,拍你的馬屁,替你工作,你可以奴役他。
  只是這樣而已。

  人們永遠不可能擺脫『被奴役』的可能性,永遠不可能。
  唯一可以擺脫被奴役,就是必須要有錢。
  而且有錢到可以不用工作,或是工作只是為了身體健康而已。
  不然,你永遠會被人奴役。
  告訴你一個很棒的事情,那就是:當你有了錢,你就可以奴役別人。
  很不錯吧!
  
  大家都喜歡奴役別人。
  可以作個實驗,讓某個窮到底的人突然中了一張彩卷,我包准他馬上就變成另外一個人,說話變得大聲,變得自大,變得狂妄,變得認為你應該聽他的。
  如果你拿他的錢做事的話,那……
  恭喜你,你正在被他奴役著。
  然後,突然他死了,而那個人卻沒有孩子,沒有老婆,沒有家人,什麼人都沒有,而你是他唯一繼承人,那你也會變成另外一個人,說話變得大聲,變得自大,變得狂妄,變得認為所有人應該聽他的。

  這就是中國人為什麼有那麼多次革命的原因。
  因為中國人非常喜歡奴役別人,每個人都喜歡當皇帝。
  當皇帝有什麼好處?不多,可以奴役一堆你看不順眼,或是曾經看你不順眼的人。
  別的國家我不知道,但中國人特別喜歡奴役別人。
  台灣人呢?台灣人很特別嗎?
  不,台灣人也很喜歡奴役別人!台灣人喜歡奴役別人的程度,高到可以在總統大選的時候作弊!
  選不上總統,當個黨主席來玩玩也好啊!讓黑道大哥的小弟來幫自己充場面,讓小弟們投票給他,讓他當個黨主席來玩。

  所以,均富根本不可能發生。
  因為大家都希望奴役別人!均富的話,我就不能奴役在我小時候欺負我的人了!
  什麼?你沒欺負過我?那你現在看不起我囉!我還是要奴役你。
  啥?你根本不認識我?那你現在認識我了,我還是要奴役你!為什麼?不為什麼,因為我想這麼作。

  這個世界真的那麼悲慘嗎?到處都充滿了想要奴役他人的人嗎?有沒有不這麼想的人呢?
  有。
  第一個人叫做墨子。
  不過他的『兼愛』、『非攻』的思想讓人抓狂。
  節錄一下『兼愛』的段落:
  『聖人以治天下為事者也,不可不察亂之所自起,當(嘗)察亂何自起?起不相愛。臣子之不孝君父,所謂亂也。子自愛不愛父,故虧父而自利;弟自愛不愛兄,故虧兄而自利;臣自愛不愛君,故虧君而自利,此所謂亂也。雖父之不慈子,兄之不慈弟,君之不慈臣,此亦天下之所謂亂也。父自愛也不愛子,故虧子而自利;兄自愛也不愛弟,故虧弟而自利;君自愛也不愛臣,故虧臣而自利。是何也?皆起不相愛。雖至天下之為盜賊者亦然,盜愛其室不愛其異室,故竊異室以利其室;賊愛其身不愛人,故賊人以利其身。此何也?皆起不相愛。雖至大夫之相亂家,諸侯之相攻國者亦然。大夫各愛其家,不愛異家,故亂異家以利其家;諸侯各愛其國,不愛異國,故攻異國以利其國,天下之亂物具此而已矣。察此何自起?皆起不相愛。 』
  這看起來像什麼?
  電波文。
  不斷地重複同樣的詞句,說著同樣的道理,就像電波一樣,不斷地干擾著你的想法。Fuck up you mind!
  天啊!中國實在太偉大了!五千年前就有這種電波文了!日本的電波文還遲了五千年!
  天啊!太偉大了。

  第二個人,叫做耶穌。
  雖然他沒有說一些電波文,但他的思想改變了很多人(最少十二人,包括他媽),順便造就了現在好幾億的信徒。
  結果呢?
  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對,他復活了;但沒多久就回天國了。
  還不一樣掛點?

  從那之後,過了一千九百七十六年,這中間所有人都很自私。
  因為都在戰亂中,都在打仗,都在為了無聊的理由打仗。在那種修羅地獄之中,哪有什麼『利他』思想的人?
  回教的穆漢穆德?
  拜託,他是耶穌的同學!同期的!

  那,一千九百七十六年之後呢?
  嗯……就我所知,有一個這樣的人。
  不喜歡奴役別人,希望大家一起工作,一起達成某個目標,一起完成某個目的。
  這傢伙或許被Jump給洗腦了,滿腦子都是『友情、努力、勝利』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這傢伙說不定以後會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不然就是會說一些電波文給你聽。
  或者,會被一群自私、貪婪的混蛋活活燒死。
  他之所以能繼續活著,繼續散播毒電波,是因為他沒啥名氣,甚至被人當成瘋子。

  那個人是誰?
  嗯……
  你正在看他的部落格。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