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2008

感覺不到悲哀的悲哀(番外篇)

辭主席 謝:黨不應再壟斷「本土」

為避免民進黨泡沫化,黨主席謝長廷昨天提議,民進黨應檢討黨的定位,不再壟斷台灣或本土,而且要號召青年入黨,修改黨章讓年輕人能參與五月的黨主席選舉,參與決定黨的未來。

對於未來民進黨的定位,謝認為應以民進黨的「進步價值」與國民黨的「保守體制」做區隔,不能再以台灣或本土做區隔。他說,民進黨推動的「台灣主體意識」, 已經獲得社會共識,未來民進黨「不再壟斷台灣或本土,」而必須和很多「本土政黨」競爭進步性,凸顯民進黨的進步價值,做為台灣進步本土力量的代表,才能制 衡國民黨的保守體制,逐漸恢復民進黨的力量。

民進黨昨天召開總統敗選後首次中常會,謝長廷請辭黨主席,並提出幾項黨改革的建議,隨即離開會場。不過謝為五月的黨主席改選,拋出路線與換血的大議題,引發黨內議論。

謝長廷說,從二○○五年以來,民進黨經歷三次選舉挫敗,應該全面檢討黨的結構、提名制度及基本路線,而不是只針對個人而已。他相信「社會多數人民也不願見到民進黨泡沫化,而是個能扮演制衡角色的政黨。」

他說,執政黨只有一個,在野黨卻可以有很多個,人民並沒有義務一定要支持民進黨,「如果我們沒有徹底革新,很難確保不會在未來的選舉中逐漸泡沫化。」

謝建議號召年輕人入黨。他說,一個政黨如果失去年輕人的支持,不會再有希望。年輕人有高度理想性,黨要有高度改革的決心,才能吸引他們。他主張把年輕人納入黨的改革,參與決策,讓民進黨也屬於年輕人。

因此他建議,召開臨時黨代表大會,讓改革的聲音大鳴大放,思考黨未來的定位與路線並修改黨章、黨職人員選舉辦法,讓新加入民進黨的年輕人,能在五月份的黨主席選舉中擁有投票權。

【2008/03/27 聯合報】@ http://udn.com/



葉菊蘭辭職 謝促馬查319槍擊案


綠營地震

【王姵雯、顏振凱、張麗娜╱台北報導】
  總統大選民進黨慘敗,在沉寂數日後,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昨下午發表強硬的改革建言,總統府晚上則閃電批准秘書長葉菊蘭辭呈,民進黨內新一波權力鬥爭爆發,陳水扁總統首當其衝!

政壇焦點
  謝長廷昨在該黨中常會宣布辭去黨主席,但提4點建議的黨改革建言,其中他呼籲「未來的馬總統」追查「319槍擊案」等案的真相,備受矚目;因為4年前讓扁 呂配翻盤連任的319槍擊案,扁和綠營均認為兇手是已死亡的陳義雄,藍營則強烈質疑,緊追「真相」,謝長廷呼應藍營主張,顯是對扁直接挑戰 。

若無雜音謝願留任
  民進黨中常會後來通過留謝到5月25日新主席產生前。而謝會後和他競選時總部總幹事葉菊蘭等見面,據轉述,謝表示若這兩天黨內無雜音,他考慮留任。
  而與謝交情深厚的葉菊蘭周一向陳總統請辭,總統府昨晚緊急發布聲明稿准辭,動作之大,極不尋常。總統府表示,葉辭職是因心力交瘁,陳總統再三考慮,因葉辭意甚堅,昨下午勉予同意,遺缺由國安會秘書長陳唐山接任,國安會秘書長則由副秘書長陳忠信代理,即日起生效。
  謝長廷、葉菊蘭是否急於和陳水扁切割?民進黨內昨議論紛紛,但「謝葉風暴」已引發民進黨內暗潮洶湧。謝今天上午11時將到總統府會見陳總統,兩人會否攤牌,引爆黨內權力板塊大重組,民進黨內人士都非常關注。
  謝長廷昨下午在民進黨敗選後的首度中常會,提出4點黨改革建言,包括檢討民進黨的定位、號召年輕人入黨、召開臨時黨代表大會與扮演好監督與制衡角色,檢討黨的結構、提名制度與基本路線。

傳聞葉要參選主席
  謝強調,為讓改革聲音大鳴大放,「我建議在臨時黨代表大會修改黨章和黨職人員選舉辦法,讓新加入的年輕人,能夠在五月份黨主席選舉擁有投票權,徹底改革黨 的結構。」由於謝在大選時培養一批青年軍,有黨內人士質疑他是試圖保持影響力或為子弟兵鋪路。
  謝長廷在聲明中竟談到要查敏感的319槍擊案,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林益世認為,319案被視為是扁的「奧步」,這次大選中謝長廷也因此一直遭到藍軍緊盯,所 以謝才想要馬英九把案子真相查出來。一位不願具名的綠委則說,謝長廷的動作很清楚的就是在和扁「切割」,重查319案,就是最佳的切割方式之一。
  對於謝長廷可能留任,民進黨內多表肯定。已退黨的沈富雄認為,現在民進黨像是在廢墟中重建,誰當黨主席都一樣,「4年後要拿回執政權是絕對不可能的事!」現 年69歲的沈富雄預估:「大概要等到我80歲時,民進黨才能重新執政,但如果游前主席(游錫堃)回來,我就要更進一步練身體,活到100歲。」
  有黨內人士說,現在有種說法,指「葉菊蘭要出馬競選黨主席。」若謝在5月25日卸任後,葉即宣布角逐黨主席,「實在很耐人尋味!」
  而昨天白日的「謝風暴」,到晚上換成「葉風暴」席捲民進黨。

葉:辭職與施無關
  前晚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在中天《文茜小妹大》爆料,指3月6日晚上,葉菊蘭和雲林縣長蘇治芬找他挺謝,他提出要扁提前辭職下台,以及扁要面對司法,不能接 受任何總統大赦兩條件,葉還質問他:「你當初倒扁時,為什麼不直接衝進總統府把阿扁給拉下來?」當時雙方沒有交集。3月21日凌晨,葉與黨秘書長李應元、 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聯袂找他,告知除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反對外,謝營已達成共識,贊成扁要立刻辭職下台,後因許沒有聯絡上扁而作罷。
  施的談話效應昨立即爆發。謝長廷昨下午澄清:「這都不是事實!」「我選舉中也沒見過他(施明德),也沒有跟他談什麼條件 ,我也沒有跟總統講說要什麼辭職。」但葉菊蘭受訪昨態度曖昧,僅說:「院長(謝長廷)完全不知道這件事。」記者追問:「妳有跟總統提過?」葉說:「沒有! 完全沒有!」
  不過,總統府昨晚緊急發表批准葉辭呈的聲明。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其邁駁斥,與施明德爆料「完全沒有關係!」葉昨晚接受中央社訪問則表示,她在3月22日敗選後第一時間就向陳總統口頭請辭,24日遞出書面辭呈。
 她坦承兩度拜會施明德,她是因為不想放過任何可能支持謝的力量,但對施開出的條件都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她請辭與施談話無關。至於會否參選民進黨主席,葉說,現在去想這些問題太莫名其妙。

謝長廷四點建議
  檢討黨的定位:
  .如果我們沒有徹底革新,很難確保不會在未來的選舉中逐漸泡沫化。
  .未來民進黨不再壟斷台灣或本土,必須和很多本土政黨競爭進步性,凸顯進步價值。
  
號召年輕人入黨:應把年輕人納入黨的改造,參與黨的改革和決策、決定黨的未來,讓民進黨屬於年輕人。
  
召開臨時黨代表大會:讓改革聲音能大鳴大放,修改黨章、黨職人員選舉辦法,並讓新入黨的年輕人能在5月的黨主席選舉中有投票權,徹底改革黨的結構。
扮好監督與制衡的角色:今後國民黨有好的政策,應助其完成,並善盡監督之責。但也籲馬總統繼續執行轉型正義,信守承諾續查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319槍擊案真相。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陳芳明:謝長廷承認國民黨是本土

參選總統失利的民進黨主席謝長廷表示,民進黨應檢討黨的定位,「不再壟斷台灣或本土」,前民進黨文宣部主任、本土作家陳芳明昨天說,謝長廷講得太好了,他認為,謝雖未明說,但其實已承認國民黨是本土政黨,「如果人家七百多萬票不是本土,你五百多萬票就更不是。」

曾經連署反扁的陳芳明,總統大選時曾公開挺謝,對謝長廷的談話,他表示「選舉時我們曾和他(謝)對談過,他的價值並沒有因敗選而改變,謝和扁完全不一樣」。

外省台灣人協會理事長張茂桂也說,謝談話是一個正面的開端。二○○三年以後,民進黨的本土定義逐漸僵固化,喪失開放、包容的胸襟,與國際局勢、全球化經濟 和民意都產生落差,也把本土論述逼到死角落,「看不到別人的本土」。民進黨必須對中國採取更開放的態度,畢竟中國與台灣有歷史文化的接近性,台灣無法完全 脫離中國。

陳芳明指出,在阿扁執政下的深綠人士,如金美齡等人,一天到晚說別人不是台灣人,若不能正視國民黨已經是本土政黨的事實,民進黨就沒有希望。

【2008/03/27 聯合報】@ http://udn.com/


  有沒有人能告訴我,為甚麼我覺得謝長廷說『民進黨不該壟斷本土』的時候,為甚麼我覺得有些沒誠意;當他說希望馬英九上任之後,能夠徹查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和『319槍擊案真相』的時候,我竟然有種:『這人是不是神經病』的想法?
  不過當謝長廷表示這兩天黨內沒有聲音的話,他會繼續留任的說法,卻感覺這很正常?
  
  這幾天我一直在看著民進黨黨內的改革的成效;可是自由時報不會報,三立、民視也不會撥(他們向來都是對民進黨報喜不報憂,對國民黨、中共都是報憂不報喜);蘋果、中時和聯合就只有這些了。
  我想會有人問:你不是偏藍挺馬的嗎?為甚麼不盯著馬英九?
  馬英九喔,先不要說他這人的個性,也不提投他的七百多萬人,光說沒有投給他的那五百多萬人,那些人正虎視眈眈的等他犯錯,拉他下台;所以,少我一個不算少,多我一個沒意義。

  不要說民進黨的執政效率,也不要提國民黨以及一些批綠媒體對於民進黨的意見;民進黨以及支持者都必需要先想一個問題:這八年來,我們是不是寵壞了民進黨?
  不只是中國人,台灣人有個很大的優點:習慣用『情、理、法』的角度去看。
  不是不對,而是順序有問題。
  現在這個時代,我們必須把『情』放在最後,把『法』放在最前;不守法,講多少情和理都沒有用。
  問題是,這八年台灣人就是太講人情,太過同情民進黨,倒至於整個民進黨內部失去了防腐的功能,失去了整個反省的能力。讓民進黨的政客認為只要大喊『愛台灣』『愛鄉土』『本土化』……等等這種激情式的語言就可以當選。
  國民黨呢?看看這幾天的新聞吧!推動所謂的『錢坑法案』(我怎麼看都是福利法案,我搞不懂為甚麼會變成『錢坑』?福利本來不就是錢坑嗎?不然不要做福利算了!),就被各大媒體痛批(尤其以自由最兇)。
  誰同情過國民黨了?很少好不好!

  說到民進黨講的『情』,就讓人火大。
  二二八是台灣的傷痕沒有錯,白色恐怖也是台灣過去的錯誤,過去國民黨的黑金也事實,不能不去面對。
  問題是,二二八公園也蓋了,紀念日也放了,國民黨黨主席年年道歉,請問一下,還有什麼不滿?還要國民黨做什麼?
  真相?那好,請問一下過去八年是誰執政?為甚麼這八年沒有查到什麼鬼真相。請先回答這個問題再說。
  除了二二八呢?老實說,民進黨也只有二二八了,沒有其他的想法,沒有其他的作為,沒有其他可以提出來的『牛肉』。

  從2000年執政之前,到現在即將交出政權,民進黨從來不相信專業。
  要說他們相信的專業,也只有那些『台獨大師』『台獨教父』……等等這種純粹意識形態上的『專業』。
  這和烏托邦、共產主義、三民主義、資本主義有什麼兩樣?都只是空泛的思想。舉例來說,想出三民主義還不是個政治家,也不是學政治的,想出這種思想的竟然是個醫生。
  --上至達官權貴,下至販夫走卒,只要會思考,不管是哥哥弟弟姊姊妹妹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人人都可以是台獨大師。
  這八年來折損了多少專業官僚?也失去了多少專業黨員?一切都是立場為準。立場不對,非我族類。

  說了這麼多,老實說,我想表達的是:
  民進黨,你們如果不好好反省為甚麼失去了政權,反而抱怨人民遺棄了你們,很抱歉,要重新執政?請等到2016年吧!
  --或者是2032年?

  最後,我想會有人認為我寫這些是在落井下石,加深民進黨的傷口,不該檢討落選的黨派,有失偏頗。
  我有個疑問:民進黨就是這麼不能被檢討嗎?還是說民進黨不容許別人檢討他們,只容許自己檢討別人?
  我並不想說我這樣是為了民進黨好,但是我卻希望民進黨能有改變的一天,不再被深綠綁架,不再被台獨給綁架,不再被本土綁架,走出一條追求民主烏托邦的大道。

  我寫的不夠好,看看別人寫的社論吧^^
即將下台,民進黨學會了執政這一課嗎?

大敗之後,陳水扁刻意避免露臉,四大天王寂然無聲;這個僅剩兩個月權力大餐可享用的政黨,上層似乎無人願敦促全黨共同反省這八年的荒唐。很難想像,自黨外時代積累下來的進步精神,就這樣迅速耗光了。

民進黨該做的內部檢討,其實已拖了多年。二○○四年陳水扁在槍擊疑雲中驚險勝出後,四年以來,民進黨僅勉強維持住高雄市的一場勝選;一次次敗績,都是人民向執政黨表達失望與不滿的警訊。可惜,得意忘形的民進黨以坐擁基本盤顧盼自雄,對自己的作為毫無反省之意。

即使至今,綠營內部對選民的「遺棄」仍充滿怨懟與不解。有人宣稱是政績「包裝」不足,有人公然指責台灣人民令人失望,有人把責任推給未入黨的莊國榮,更多 人只顧著謀奪黨中央的大位,沒有人誠懇反省。民進黨面對權位的傲慢,相對於它面對敗選的不甘和面對民意鞭策的無動於衷,充分反映它民主素養的缺乏,以及進 步口號的空洞。

民進黨知道自己為何丟掉政權嗎?民進黨知道為何過去屢試不爽的恐嚇牌、抹黑牌、本土牌、族群牌這次卻全告失靈嗎?在展開新一波清算之前,民進黨最好把這些問題思考清楚,才能自知未來在台灣政治中該扮演什麼角色。

民進黨的問題,與其說是政治路線選擇失當,不如說是它的心遠遠背離了人民。首先,當陳水扁放棄「全民政府」路線,轉向族群動員,他等於選擇了傷害人民感情 的手段,故意撕裂台灣。這帶給民眾極度的不安和焦慮。再說,扁政府明知入聯、台獨等訴求都是難以實現的目標,卻一再操弄,並樂此不疲;這不僅侮辱人民的智 慧,也欺騙了百姓的感情。一個欺弄人民的政黨,最後也掉入自我欺騙的陷阱。

其次,當陳水扁及其政府官員不斷爆發貪腐醜聞,民進黨不僅不思反省,反而罔顧是非全力挺扁,這完全違背了民主政治的倫理和人民的道德期待。試想,綠營正派 之士遭到批鬥及排擠,反而是新舊三寶者流相繼走紅,這種加速沉淪的醜態,人民能容忍到幾時?此外,扁政府反覆利用轉型正義之名,執行不必要的正名、去蔣、 去中乃至刪修教科書的行動,不僅暴露民進黨的冷血,也一再挑戰民眾道德良知的底線。

再者,民進黨執政能力不足,卻無意廣納人才,不肯尊重專業,反而一再濫用朋黨親私。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是使國家經濟陷入衰退,使人民生活陷入困頓。民進 黨一向自恃辯才無礙,以為人民很容易哄騙和說服,所以不需要傾聽人民的聲音。正因長期玩弄人民的感情、輕忽人民的期待、壓榨人民的善意,民進黨最後遭到選 民唾棄自是勢所必然。

過去八年,民進黨把自己停格在一個過去的世界:一方面,以為只要把「惡魔」的標籤緊緊貼在國民黨頭上,自己就可以無盡騙取人民的支持;另一方面,它保持自 己在野的戰鬥性格不變,耽溺於各面向的攻伐征戰,不思治國,亦無法回應人民對安定和繁榮的渴望。正因為這種「過去式」的執政觀點,使民進黨和世界脫節,和 人民脫節;也因為其「野戰式」的執政性格,使人民受苦,使台灣動盪遭殃。

民進黨今天的困頓,不是陳水扁一人造成的,當然更不是莊國榮之流的責任,而是整個黨自我蒙蔽、集體催眠的結果。權力使人腐敗,民進黨從國民黨身上看到這個 問題,卻用更短的時間親身驗證了這點。今天,民進黨不需要向人民宣示它有多大的改革勇氣和決心,它要做的就是自我反省,想清楚,自己如何背棄了人民,又為 何被人民拋棄。

遺憾的是,執政八年,馬上就要交卸政權,民進黨卻還是沒學會執政這一課。而值得欣慰的是,人民不想陪民進黨在歷史的廢墟中徘徊,也不想再當虛無的「未來國家」的信徒;人民選擇活在當下,腳踏實地往可以預期的前景邁進。現在,輪到民進黨選擇自己的位置了。

【2008/03/27 聯合報 】@ http://udn.com/


民進黨缺的不是主席是願景

民進黨今天處理謝長廷是否繼續擔任黨主席的議題。選後雖有各種雜音,謝長廷也一再表明不戀棧,但其它天王多半興趣缺缺,且黨內已無大將。此時思過的思過,療傷的療傷,誰還有心情與興致搶這個位子呢?

其實,此時誰任主席的問題還不大,真正的重頭戲,還是到正式開全代會前後,該由誰來接任正式的黨主席?有人倡議要世代交替,有人鼓吹最好集體領導,這些主 張的背後,當然各有不同的政治算計。只不過現實面上,民進黨目前面臨老的老小的小,老的稍嫌過氣,小的威望不足,屆時會怎麼個盤整法,真的會很有趣。

經歷這兩三年的幾項重大選舉,將原本人才濟濟的民進黨揮霍得幾乎是七零八落。先是在黨內初選殺得內傷慘重,接著又在大選中連續蒙受重挫,從陳水扁以降,不 僅是呂游蘇謝等天王傷痕累累,其它一堆中生代的形象牌,不是在排藍民調中提前出局,就是在大選中落敗,民進黨的領導層幾乎消耗殆盡光了。問題是,如果現在 就要美麗島律師世代提前交棒,數現今檯面上的縣市長、資深立委、部會首長、甚至學運世代,誰又真能接得了班呢?

民進黨目前的局面,不諱言比當年國民黨的處境還要慘!二○○○年國民黨的敗選,可以歸咎為連宋分裂,二○○四年則是兩顆子彈,皆非個人之過,而以連戰的輩 份,他還壓得住局面。當然更重要的是藍軍當時還有一個台北市長馬英九做後盾,徐圖再展仍有堅實的本錢。而這些條件,當下的民進黨可是一樣都沒有。畢竟論輩 份,檯面上盡皆敗軍之將,論實力,誰敢自居他就是民進黨此刻的「馬英九」?

如果「勝選為大」的邏輯可以適用,則民進黨下階段真正的領袖出現,恐怕要等到明年的縣市長選舉,看誰能拿下指標的縣市,如台北縣、台中市等,到那時節,領 袖的威望才會顯現出來。但此時思量這種「大位」的問題,好像也並不妥當。以民進黨此刻人心渙散的情形而言,目前最重要的其實是凝聚共識,重整士氣。這兩 天,黨內開始出現反思「民進黨核心價值」的聲音。民進黨實在應體悟,真正缺的不是黨主席,而是改革願景。

【2008/03/26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聯合筆記》民進黨也準備好了

總統大選前最後兩天,馬蕭陣營打出一支「我們準備好了」的競選廣告,引起熱烈迴響,被認為是促成藍營狂勝的關鍵文宣。而大選慘敗的扁政府,最近也以一連串離譜的「塞人」、「搬錢」行動,對即將下台的結局,向國人宣告「我們也準備好了」。

行政院長張俊雄數度公開宣示,等三月廿八日中選會正式公告總統大選結果之後,政府將全面凍結人事。但早在大選前,部分風聞長昌配民調大幅落後的綠營高官,就已陸續替親信幕僚安插退路,等到總統大選慘敗,黨政高層急於替自家人馬卡位佔缺的大動作更是毫不遮掩。

結果,扁政府所有補缺塞人的行動,都趕在閣揆提醒的合法期限前安排妥當;張俊雄的公開宣示,擺明了只是「掩耳盜鈴」。

日前總統府被踢爆,已動支近三百萬元購買五十七台碎紙機,採購金額超過該科目年度預算的四分之三,依預算動支比例計算,等於提前挪用了政黨再次輪替之後的可用預算;而且花費用途更是啟人疑竇,被質疑是否要替扁政府見不得人的貪腐證據毀屍滅跡。

從這筆特殊的預算支出「以小窺大」,再加上先前被揭發的鐽震公司與台灣都市更新公司等弊案,實在很難不讓外界懷疑,即將鞠躬下台的民進黨政府,到底還有多少暗中進行的爭議行動,等著丟給執政新團隊來收拾殘局?

儘管張俊雄再三拍胸脯保證,五二○時的政權交接,會比八年前首次政黨輪替時做得更好,但從扁政府近來的作為,卻讓人擔憂,即使國民黨高喊「我們準備好了」,但五二○後接收到的,卻只像是一棟家具被搬光、門窗被破壞、殘破不堪的法拍屋。

唐太宗時的諫臣魏徵曾說「有善始者實繁,能克終者蓋寡」,這句話正好可以提醒「已經準備好」下台的民進黨,該如何姿態優雅地走完執政的最後一步,可別步履不穩、狼狽地跌下權力舞台。

【2008/03/27 聯合報】@ http://udn.com/



中國時報 2008.03.27 
民進黨衰敗三部曲
李丁讚

 立委和總統兩次選舉民進黨接連大敗,回到執政前的基本盤,所有的中間選民幾乎都棄民進黨而去。為什麼一個剛崛起的政黨,會這樣迅速衰敗呢?檢視過去八年的執政,執政者和在野黨當然都有責任,但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出在愛護民進黨的選民身上。支持者如何對待執政者,才是執政者表現的關鍵所在。八年來,民進黨的支持者經歷了三種不同的心境和表現──噤聲、掩飾、攻擊,而這也正是民進黨的衰敗三部曲。

 首先,剛執政時,大家都心疼這個把威權體制打倒的政黨,又是脆弱執政,因此,連所謂的進步知識分子,也都噤聲。縱使犯錯,也不忍苛責。這時,國民黨也是第一次在野,竟然為了一個核四案處理不當的問題,就要提出罷免總統,使得綠色的支持者覺得國民黨輸不起,要奪回政權。於是開始「捍衛政權」。不管對錯,綠色選民一定都站在執政這一邊。社會也開始對立化。

 當執政者獲得支持者的支持,知識分子也噤聲時,權力的運作開始不透明,貪腐與濫權的情形逐漸發生。這時,媒體開始對立化。所謂的「統派」媒體開始批評執政黨,而綠色媒體則開始替執政黨掩飾、化妝。社會對立逐漸惡化,反對黨和統派媒體的監督與批評開始失效,更何況國民黨很多作為的確離譜。於是,綠色的選民越加努力捍衛民進黨。任何錯誤都可以解釋、化妝。價值系統開始混亂。錯誤也越來越離譜。

 最後,價值混亂到一定程度之後,淺綠菁英,以及知識分子開始發聲,譴責執政黨。這種「窩裡反」的情形,是可忍,孰不可忍?深綠大為惱怒。於是從過去的化妝掩飾,開始把炮口對內,轉換成各種暴力攻擊。十一寇與中國琴是明顯的例子,所有雜音都逐一被清除。這時,執政官員、綠色選民、綠色媒體開始變成一個共同體,一個封閉的系統逐漸形成。

 這時,綠色媒體都是辦給自家人看的。報紙上的輿論版,只要與執政黨的聲音不一樣的,就不會被刊登。地下電台更是直接用「我們」「他們」來稱呼,直接預設所有的聽眾都是自己的人。電視的談話節目,則是清一色深綠,不是在掩飾自己,就是攻擊別人。完全沒有對話和討論。所有的中間選民逐漸離開這個系統。這些綠色媒體人花了很多心思,其實都在跟牧師傳教──沒有改變任何「外人」。我一直還不理解,縱使不談理想,為什麼會有人採取這麼退縮的策略。

 一個封閉的系統,與外界是隔離的。任何外部的聲音,都被認為是「他們」的陰謀,都不能發揮監督的效用。但是內部卻相互加強圓飾。結果,只剩圍牆,沒有視野。錯的,也會變成對的。黑的,也會變成白的。很多執政官員的怪異言論,其實都是因為受到支持民眾的熱情擁抱,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為之。一個封閉的系統,是無法看清楚外在環境的,但系統內部的人往往不自知。會慘輸,還以為會贏,甚至做出對自己不好的決策。這是封閉系統最可怕的地方。

 系統是人為的產物。它可以被關起來,也可以被打開。如果民進黨及支持者能記取前車之鑑,快快揚棄基本教義的束縛,再走回中道多元的價值,系統就會逐漸開放,中間選民就會回流。記住,在這種二選一的選戰裡,只有贏得中間選民才能贏得勝選。而只有透過對話、論辯、證據才能說服中間選民。煽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想要用基本教義來執政是不可能的。

 最後,藍色選民也要記取綠色教訓,不要犯同樣錯誤。尤其在一黨獨大下,藍色執政更需要監督制衡。因此,藍色選民雖可以熱情投票,教訓執政黨,這樣它才能夠學習。但是在投票後,就馬上要收拾熱情的心,用理性的態度來監督妳們喜歡的政黨與人選。絕對不能替他們掩飾化妝,否則權力一定會慢慢腐化。媒體更要廣開言論,確實負起監督的責任,所有的批評,對執政黨,對國家都是有利的。

 只有當民眾與媒體都站在執政黨的相對面時,民主政治才能有效開展。民進黨的殷鑑,豈能忘哉?

 (作者為清華大學社會所教授)

冷眼集》是選個黨主席 或玩掉一個黨

總統大選過後,民進黨像是一個壓力鍋,隨時可能引爆,出現路線之爭、檢討的聲浪。但怕的是,這股要求改革的呼聲,會在黨內上演黨主席之爭時,被消磨殆盡,也一併澆熄社會大眾等待民進黨蛻變的熱情。

早期的民進黨,以改革形象自居,每次遭遇挫敗,或是選舉失利時,檢討聲浪不絕於耳,相關部門的檢討報告,也都於最短時間出爐,擲地有聲,選後第一次的中常會、中執會,百家齊放,這股代表前進的力量,贏得許多的人掌聲。

但曾經何時,民進黨每次敗選後的中常會,卻已變成慰留黨主席的場合,聽不見任何檢討的聲音,反而大家爭先恐後搶著連署,要慰留辭意甚堅的黨主席,甚至是勞 師動眾,派出中常委組成「遊說團」,勸留黨主席。光是黨主席辭不辭、慰不慰留的情節,就上演好幾天,這種原地踏步的戲碼,已經失去許多民心。

不僅如此,昨天民進黨還一再對外表示,絕對不是「慰留」謝長廷,而是「建請」謝長廷繼續「留任」到5月25日;希望藉此避開外界的批評,到這種時候,竟然還在大玩文字遊戲,想要保持優雅姿態。

民進黨這次會失去政權,絕對不是單一因素所造成,若是冒然檢討,難免會出現以偏概全的情況,或是因發言不當,可能會再度撕裂已崩臨瓦解的民進黨。

黨內人士說得傳神,這次敗選,若只是歸罪於陳水扁,難道就代表謝長廷的選舉策略正確?而謝長廷的選舉錯略若是錯的,難道這四年來的執政團隊就不用負責嗎?有太多太多的因素,但沒有人願意在選後第一時刻對外發說破,更沒人敢開第一槍。

此時此刻的民進黨,有不少人滿腹勞騷,隨時可能引爆,但大家都在等待謝長廷是否接受慰留,等待黨內召開擴大檢討會議,再來大鳴大放。只是民進黨卻忘了,社會大眾恐怕已不想再等待一個麻痺、毫無知覺的民進黨。

【2008/03/27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冷眼集》變調的本土 早該揚棄

謝長廷昨天公開表示民進黨不應壟斷本土。若在兩個月前,這番談話定遭基本教義派鋪天蓋地的攻擊,但謝昨天說法卻贏得黨內尊敬。

謝長廷在最失意的時刻,坦誠說出真心話,不再被基本教義派綁架,展現了領導人的風範與高度,讓社會各界終於看到民進黨改革的希望。而謝長廷這番話,也等於承認國民黨同樣是本土政黨,民進黨今後再也不能亂拋「外來政權」的帽子,或恣意抹紅對手。

從這次總統大選已可清楚看出,藉一中市場打本土牌,只能贏得南部數個農業縣的過半選票,再怎麼激化本土意識,民進黨恐也無法逃脫「南部農民政黨」的命運。 擁抱農民並無不當,但民進黨過度操弄本土,早已失去知識分子及社會菁英支持。若要開拓政治空間,除了本土外,也必須與國民黨進行價值、人才的全面競爭。

民進黨是靠本土化及民主化起家,過去反對威權體制打出一片天,當時民進黨深具活力及進步價值,即使到兩千年,民進黨也是靠中間路線贏得民心。

但扁執政情況不佳,民進黨選擇激化本土路線、搞民粹以保政權,本土意識無限上綱,不僅導致與美國關係惡化、兩岸關係一攤死水,更讓民進黨全黨陷入「義和團式」情緒;最後本土甚至成為扁執政崩壞的護身符。

這樣走調的本土,已搞壞民眾胃口。本土後來更淪為黨內鬥爭,剷除異己的工具,黨內假本土之名,對具進步色彩及批判力的新潮流全面追殺,以攫取政治利益,這種恐怖氣氛與中共文革無異。

早在立委選前,民進黨內諸多有志之士,早已看出靠本土牌無法勝選,但因扁執意推動入聯公投,黨內無法挑戰扁的意志。民進黨要認清,在馬英九發言已日趨本土的同時,民進黨不能再靠本土獲勝,這是殘酷現實。

民進黨在台灣奮鬥數十年,黨內戰將如雲,民進黨應勇敢摒除扭曲的本土化魔咒,大膽地與國民黨進行人才及路線的競爭。包括民進黨的定位是否調整為中間偏左、黨綱是否要全面調整等,都可以重新再談。

【2008/03/27 聯合報】@ http://udn.com/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