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2008

感覺不到悲哀的悲哀

  看過我寫的一些政治評論文的人應該都看得出來,我是偏藍挺馬的。
  這次我回去投票,不意外的,我投給了我覺得看的順眼的候選人;不負眾望的,馬英九以七百多萬票高票當選。
  是的,我很高興,雖然我們即將會有一個整個看起來就很怪、很酷第一家庭,可是我們卻有了一個像樣而且你完全無法想像他貪污濫權的樣子的總統。
  問題是,當我去接我那跑去當監票委員的老媽的路上,我竟然覺得開心不起來。

  第一:整個台灣過去八年來,不只是被陳水扁,整個民進黨把台灣搞得烏煙瘴氣,什麼核心價值都沒了,什麼經濟活水都變成死水了,原本不是問題的族群問題,卻被血淋淋的撕裂。只要大喊『愛台灣』,什麼事情都可以被原諒、被寬容。
  整個台灣在某種意義上,經歷了海嘯+地震+颱風+火山爆發……等等任何人所能想到的天災(不過台灣的情形是『人禍』),像這樣的社會根本等於災後重建。
  如果只是經濟上的問題還比較好重建,臺灣光復之後過的是什麼樣的苦日子?台灣人還不照樣過來了?問題是現在是道德以及核心價值的崩毀,要重建人心,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接著,因為有陳水扁,把整個民進黨搞得亂七八糟,當初創黨的核心價值完全不見了,有的只剩下嗜血的禿鷹。認為選舉就是一切,認為拳頭大、聲音大就可以目無法紀。
  說民進黨清廉?有願景?麻煩請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1. 請問陳水扁有沒有貪腐的嫌疑?
  2. 為甚麼陳水扁貪腐的時候,沒有任何人提出糾正?
  3. 謝長廷到選前都沒有解釋,為甚麼高雄在他任內會發生泰國勞工暴動的事件?是因為泰國勞工吃飽撐著沒事做嗎?
  4. 泰勞暴動之後,仔細調查泰國勞工的生活品質,有沒有人能夠說明,為甚麼號稱人權立國的民進黨,竟然會讓他國的勞工生活在比監牢還不如的地方?
  5. 八年,在教育制度上,我們有了什麼長足的進步?就算教改前期是國民黨執政,但八年的時間不短,為甚麼不能導正?
  6. 為甚麼支持民進黨的人和官員,都習慣用粗言穢語?為甚麼都粗魯不堪?
  7. 為甚麼民進黨可以接受侯水盛、林重饃、蔡啟芳、謝志偉、杜正勝、莊國榮……這類三寶支流的『爛咖』存在。
  8. 如果說中國是敵人的話,民進黨到現在還沒有解釋為甚麼每年對中國的順差都很高?
  9. 請解釋一下,過去二十年來,為甚麼只有這八年的失業率、自殺率會突然攀升?為甚麼國家債務有十多兆?
  10. 這次選舉,民進黨的願景在哪?他有說過他打算把台灣帶到哪裡去?他打算讓台灣有什麼樣的明天?
  有沒有人能回答這十個問題?
  別以為只有這十個問題,這十個問題可以衍生出上百個問題,但我相信,把這上百個問題拿去問投給民進黨的那五百多個人,他們也只會迴避所有的答案吧!

  第三,民進黨人不知道什麼叫做『反省』。
  從去年的三合一縣市長選舉,到今年一月份的立委選舉,選民不斷的給民進黨警訊,不斷的給民進黨機會,可是民進黨人卻從來沒有反省;不只是民進黨黨工,就連支持者也一樣。
  在他們眼中,只有神格化的人,卻沒有現實的人民;支持者只看到他們喜歡的人好的一面,卻對他們所支持的人造成的流言有絲毫的懷疑。不支持他們的偶像的人,就會暴力、惡言相向。
  國民黨有沒有?有,可是很少,大多都很克制。民進黨的支持者幾乎是普遍性的,只要有人一煽動,就會激動的像鬥雞、鬥狗一樣。好像只要他們所支持的政黨或是政黨領導一句話,不論是非,不論有沒有目擊,就可以什麼法律都可以不當成一回事。
  明明有很多人都過不下去了,開店的店面要不就是關門,要不就是門可羅雀;可是民進黨以及支持者卻沒有人看到這種情形;民進黨政府的官員,到選舉前還在說台灣的國民所得沒有改變,物價沒有升高。
  --換成早期的國民黨時代,當時在野的民進黨不走上街頭就有鬼了。

  反省,是人類的本能。但是請看看下面這句話:
  『政績不一定有選票,懂得包裝很重要』這是現任高雄市市長在敗選之後說的話。
  『看不出選民的投票邏輯』這是現任高雄市副市長和議員康裕成所搞不懂的事情。
  是啦,後來他們都還有做些修正以及改正。但請看一下今天的新聞:

中國時報 2008.03.25 
扁仍有一定實力 黨內不敢批他
曾薏蘋/特稿

 民進黨立委、總統大選大敗,即將交出政權,外界旁觀原因,都把矛頭指向總統陳水扁,惟獨民進黨,對扁的過失隻字不提,更阻止內部討論。與其說護扁,不如說,陳水扁今天將民進黨資產八年敗光,不只是扁的責任,全黨的縱容,是真正的共犯結構。

 大敗後,民進黨下一關就是五月的黨主席、中常委改選,大家現在為何不批扁,就是看準,扁在黨內仍有一定實力,要爭取他的奧援,因此更不敢批扁。

 立委選舉時,陳水扁走激進路線,導致民進黨潰不成軍,他引咎辭去黨主席時,沒人敢吭聲,因為雖然扁選戰方式策略有誤,但他輔選之賣力,勝過總統候選人謝長廷,縱然敗選者有怨,但他至少努力,更讓台南縣市全壘打。

 但造成立委大敗的「上杜下謝連莊」,在陳水扁的堅持下,不動如山,果然莊國榮造成了謝長廷選情崩盤的苦果。但在立委選後,無人敢對扁提一字,更遑論撤換這些爭議閣員了。

 總統大選,謝長廷刻意切割扁,陳水扁也尚稱自制,除了「不會把政權移交給有綠卡的人」一句口誤,大致上沒犯什麼大錯;三次的公投苦行,也表現賣力。

 但無論扁怎麼賣力、自制,都已經太遲。民進黨這次大敗,最大的原因,是陳水扁八年執政成績不佳、貪腐及惡意撕裂族群,這幾乎已經是社會的「共識」。

 但這些問題,不是陳水扁個人問題,謝長廷曾在扁政權下,當行政院長,當初扁硬拆「大中至正」時,謝長廷身為總統候選人,也選擇沉默,這並不是選前說要切割,就可推得一乾二淨,副手蘇貞昌又何嘗不是?

 平心而論,阿扁的執政成績,縱然是黨內最大包袱,但民進黨的問題,絕對不是阿扁一人八年執政,與其說,阿扁是民進黨的敗家子,不如說是民進黨所有的人,才是民進黨敗光家產的真正罪人。

  看不出來嗎?看看下面這幾則新聞和評論:

油電凍漲到520 經濟部蒙在鼓裡
【經濟日報╱記者何孟奎、陳秀蘭/台北報導】

2008.03.25 03:17 am


經濟部長陳瑞隆昨(24)日一早赴行政院,準備報告油電水價可以怎麼漲,不過方案還沒來得及端出來,行政院長張俊雄及副院長邱義仁就告訴他,行政院已決定油、水、電價將續凍漲至520。

行政院昨天舉行政務會談,政策決定油電價格漲不漲。行政院發言人謝志偉說,520之前,油價將持續凍漲,多年未調整的水費和電費,也不會調漲,以照顧老百姓生活。

陳瑞隆指出,經濟部已完成油、水、電價的調漲評估,因自來水公司還有盈餘,水價調漲是不急,但油電價應「適時」調漲。

經濟部上周已密集評估選後油電價問題,昨天一早,陳瑞隆召集經濟部三位次長、中油董事長潘文炎、台電董事長陳貴明及國營會副主委許瑞峰等研商選後的油、水、電價調漲評估。不過,經濟部的意見沒有機會傳達給行政院。昨天政務會談與會者包括行政院長張俊雄、副院長邱義仁、秘書長陳景峻、政務委員林錫耀、劉世芳等人。沒有找政務委員兼任經建會主委何美玥和主管部長陳瑞隆參加。

謝志偉說,油價上漲對人民的生活影響甚鉅,行政院目前不考量解除凍漲;此外,水價、電價也沒有要改變,以免衝擊人民生活,這是民進黨政府的一貫態度。

行政院高層官員說,是否調漲油價,張揆基調一直沒有改變,那就是按照浮動油價機制走,油價上漲達一定程度就凍漲,至於新政府是否調整油價,新政府上任後自己決定。

由於中油凍漲三個月虧損220億元,全年將虧800多億元;另台電若不調漲電價,全年可能虧損1,000億元,若持續凍漲這兩個單位可能都無法承受。對此謝志偉說,行政院做的是政策決定,有問題行政院會負責,不是業務單位負責。

【2008/03/25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520前油電水價續凍 丟給馬去漲
【聯合報╱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

2008.03.25 03:17 am

行政院政務會談昨天決定,五二○之前,油價將「持續凍漲」,多年未調整的水價和電價,也決定不調漲。據透露,行政院此決定並未知會主管機關的經濟部長陳瑞隆,陳瑞隆還透過經濟部公關,向行政院探悉此一政策。

行政院發言人謝志偉表示,行政院主要著眼不讓民生經濟受到衝擊,至於馬總統上台以後,因為馬曾「promise」(承諾)國民所得要達三萬美元,收入會提升,也就有本錢去做(漲價)這件事情。「馬總統」如果認為人民有本錢了,這個社會有本錢,就去接受這個衝擊,「由他們去漲吧」。

謝志偉強調,行政院長張俊雄內閣對於油價的調整,選前選後態度都是一致的,並無選舉考量,至於新政府的作法會是如何,不便為他們做任何考量。

總統大選甫落幕,即傳出凍漲四個月的油價,可能在三月底前解凍,此一傳聞引發各界關注。據了解,行政院宣布至五二○前,水電油價繼續凍漲,台灣中油今年恐將虧損。

謝志偉說,油價上漲對人民的生活影響甚鉅,行政院目前不考量解除凍漲;水價、電價也沒有要改變。至於行政院這個決定,台灣中油、台電公司是否可承受持續凍漲的虧損?謝志偉說,這個決定是政策決定,由行政院負責,並不是業務單位負責。

【2008/03/25 聯合報】@ http://udn.com/


冷眼集》敗選擺爛心態 丟下燙手山芋
【聯合報╱記者許玉君】

2008.03.25 03:17 am

行政院昨天未和經濟部商量,草率決定油價繼續凍結到五二○,讓因選舉而硬壓著不漲的油價再延後兩個月。民進黨政府將漲價的燙手山芋丟給新政府,不負責任,也顯露敗選後的擺爛心態。

去年底,經濟部與中油為了「顧全大局」,硬是將浮動油價凍漲長達四個月,眼見著中油虧損黑洞愈來愈大,台塑的漲價壓力也愈來愈高,經濟部原本規劃選後解凍油價,一方面市場機制重新恢復運作,一方面也舒緩中油沉重的虧損重擔。

經濟部的盤算是,如果浮動油價機制重新啟動,接下來的電價、水價調漲才有希望;為了不讓手上的公營民生事業以倒閉收場,浮動油價這一關是「非拚不可」。

未料,經濟部的評估報告還來不及送到行政院,昨天行政院就已指示油價凍漲到五二○,讓經濟部和中油等沮喪萬分。

政府用黑手扭曲市場機制的不當干預,歷來古今中外都沒有好下場。最典型的例子,一九七三年第一次能源危機時,當年國際原油不到一年內價格飆漲超過四倍,當時的蔣經國內閣剛開始為穩定經濟秩序,全面凍結民生物資價格,卻導致國人預期心理發酵、紛紛搶購囤積,反而推高物價飆升的勢頭;隔年政府終於守不住,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創下百分之四十七點四七歷史紀錄,物價高漲之苦不言可喻。

如今,民進黨政府為搶選票甘願重蹈覆轍,選後又不負責任「讓新政府去漲」,物價壓力鍋一再加壓,等到那天再也蓋不住而引爆時,倒楣的還是已經過了八年苦日子的台灣民眾。

【2008/03/25 聯合報】@ http://udn.com/
  我說真的,如果民進黨不想拿回政權就說一聲。敗選過後竟然連這種事情都做的出來,對於內部檢討的聲音小到等於沒有,在這種多事之秋也不好好做事,這比當初跑到長昌競選總部的四笨蛋有什麼差別?
  先不管黨內的檢討,在開票當天下午四點的時候,就有支持者大喊『馬英九下台』(還在選舉中,又不是總統,也只是國民黨黨員,他下什麼台?),或是說媒體報導不公平,媒體都是泛藍的,又說國民黨有黨產,國民黨怎樣又怎樣的。
  很多媒體並不完全支持國民黨,這些年因為民進黨是執政黨,所以媒體才會不斷針對民進黨
報導。當國民黨執政,部份媒體就不見得那麼挺國民黨了。
  黨產?舊黨產早就已經沒有了,但是民進黨卻不斷想要創造出『新黨產』。

  支持者根本不願意去正視民進黨的黑暗,只看到他們想看到的,或是不管什麼都可以將他們的所作所為當成正當的。
  --也有人因為這種事情,不惜犯法做票。
  一定有人會問:這年代還會有人做票啊?呵呵,怎麼不可能?這次選舉我就親眼見到有人做票。
  不過,很遺憾的,我不得不向各位讀者道歉,我必須你們失望了;因為做票的不是國民黨支持者,而是民進黨支持者。

(待續,未完)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