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2007

無法成為New Type的人,永遠不清楚讓腦袋空空的不是遊戲而是熬夜

  又來了,我們親愛的神經病醫師精神病醫師周元華又來了。
  看看下面的新聞:


打暴力電玩 腦力會變差
榮總醫師研究發現,玩暴力性電玩會使大腦的前額葉血量減少,會影響思考、判斷力及情緒控制。
記者陳再興/攝影


「電玩、線上遊戲,打久了肯定有問題!」台北榮民總醫院精神部主治醫師周元華進行電玩對大腦血流影響的研究發現,打電玩不僅使管思考的大腦前額葉功能變差,管情緒的前扣帶迴可能受影響。

周元華最近剛完成這項研究,共收集卅名廿五歲年輕人,給他們玩有殺人見血的「PS2真三國無雙四代」,和沒見血的「超級瑪莉」,每種遊戲各玩卅分鐘,發現他們大腦前額葉血流都變少,特別是玩過PS2真三國無雙四代的受試者,血流比玩超級瑪莉更少。

他表示,廿五歲年輕人腦部已發育成熟,打電玩都會使大腦血流變少,「更何況小學、國中和高中生」,這些莘莘學子大腦未發育完全,可想而知對學習會有多大影響。

周元華說,過去曾有研究者在知名期刊如Nature(自然),發表打電玩會提高注意力;但他的研究卻發現,年輕人打電玩,血流全跑到大腦主管聽力和視覺的區域,前額葉血流變少,可見電玩提高的只是短期注意力。

周元華舉例,就像過動症的孩子,也喜歡看電視,但電視是一個個片段的畫面組成,也屬於短期注意力,當要這類孩子靜下來看書,專注於一個畫面就不容易了,電玩也是這個道理。

周元華目前正繼續進行「在暴力電玩遊戲中,殺人多寡對大腦血流的影響」,初步來看,在電玩中人殺得越多,大腦裡掌管情緒的「背側前扣帶迴」,也會血流變少,顯見情緒也會受影響。

政大廣電系教授黃葳威說,有些遊戲軟體冒險刺激,孩子過關斬將,會有成就感;她表示,根據去年國外一項研究顯示,正值情緒低潮期的孩子,若藉由血腥暴力電玩排遣壓力的話,容易對他人產生仇視感。

這項研究由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大學與北卡羅萊納大學的傳播學院合作,實驗分兩組,各找來一百廿名大學生,一組玩可見血腥的線上遊戲,另一組玩不見血腥的改良遊戲。結果發現,玩血腥遊戲的那組大學生,在情緒低潮期玩的話,會更加討厭他人。

黃葳威也建議,家長最好以關心的態度,和孩子溝通玩電玩的種類和時間長短,才能讓孩子接受正確健康的訊息。

【2007/12/26 聯合報】@ http://udn.com/


  繼上回遊戲不是原罪之後,我以為周元華已經被開除了,沒想到他還在繼續玩這種無聊東西。
  真的,周醫師,你真的很無聊。是不是因為小時候你媽媽不讓你出去玩,就開始研究這些鬼東西,讓全世界的小孩都不能玩電動是不是?
  血腥、暴力,那都是自認是大人的人們用來阻止小孩玩電動的藉口,為什麼?因為他們不認為超過他們所能夠理解的東西,就是好的,就是正確的。
  我不斷的重複一件事,打電動真正的問題在於遊戲時間。

  不要說玩遊戲了,就算要擬作在那邊看書,連續TMD讓人看十二個鐘頭的書,不昏也暈,而且肌肉會變得很僵硬。
  而遊戲的聲光刺激,會讓人更加沉迷於其中,更想要繼續玩。所以通霄爆肝玩遊戲這種人也不是沒有。
  結論是:玩電動會讓人腦袋空空的原因並不是遊戲,而是熬夜。
  王八蛋,要你看十幾二十個鐘頭的書,看你的腦袋會不會暈。

  還有,我實在不認為所謂的『暴力』電玩會造成腦部機能下降。
  或許有的時候無腦殺敵的遊戲,再沒有必要用到大腦的時候,思緒的確會變得很遲鈍,反正就是打怪嘛!何必花太多的心思?除非在某種條件或是要面對Boss級的敵人的時候,才需要用到大腦去想戰略以及戰術而已。
  像超級瑪莉這款遊戲卻沒有這個空檔,你甚至不能暫時站在那邊休息一下。就好像隨時都會有人用派或蛋糕來砸你,你必須要不斷的躲開一樣。
  還有,當玩遊戲的人對於這個關卡越熟悉度越高的時候,不管裝備如何,都可以輕鬆過關的話,抱歉,人是一種很懶惰的動物,能不用就不會用。

  還有,遊戲中有種『報償效應』,當你完成什麼樣的任務的時候,你就會得到相對應的報酬,不只是單單目前的三十分鐘,當想到未來會有什麼樣的報酬的時候,情緒就會有許多變化。
  當然,要達到相對應的報酬,你殺的人就必須要更多。
  以『鬼武者』來說,如果要取得稱號的話,就必須要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殺怪。
  還有,神經病醫師精神病醫師周元華忽略掉一件事,無雙系列的遊戲有個很有意思的地方:Comb數。也就是連擊次數。
  你的連擊次數越高,你得到分數以及獎勵也會越高,就算沒有什麼獎勵,當看到Hit數越來越高的時候,情緒也會為之高漲。
  這就是神經病醫師精神病醫師周元華所作出來的實驗所應該得到的結論。

  但是這並不能說:三國無雙、戰國無雙就是爛遊戲,會把你的腦子弄的空空的。
  神經病醫師精神病醫師周元華的說法實在太過武斷,沒有把其他客觀條件加進去,還有取樣數目太低,三十個人就能代表三百個人嗎?
  精神病臨床實驗少說也要過個三、五年或是十多年的長時間追蹤調查才能做出結論來,但是神經病醫師精神病醫師周元華卻花了短短一年的時間就肯定了他的研究是正確的,這豈不荒謬?
  還有,神經病醫師精神病醫師周元華這一年來到底有沒有玩過什麼樣的遊戲啊?他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遊戲啊?他對AGC的了解還停留在二十多年前嗎?
  不要像某藝人和某議員一樣,一個連涼宮春日的名字都說不好,就說是涼宮迷;說自己家中收藏一堆宮崎俊的動畫就認為很了解AGC。
  
  這份報告會造成什麼結果?媽媽們會用這騙人的研究不准小孩子玩遊戲。
  現在的家長根本不讓小孩子出去玩,待在家裡也沒遊戲可以玩,那讓他看電視怎樣?
  喵的,現在的電視根本不能看好不好!看了會讓小孩子更加暴力。

  說真的,我寧可警察一槍ㄅ一ㄤˋ掉在發瘋的我,我也不要去給神經病醫師精神病醫師周元華治療。

PS:以下是來自於『朱學恆的路西法地獄』的連線報導『
研究嚴謹和報導正確很困難嗎?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