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2006

別小看了讀者

  先說點題外話好了。
  每當我在網路上看到『未經授權,請勿複製或轉載。』的時候,我就想:那好,我既不複製,也不轉載,我直接貼你的連結到我的網誌裡頭怎麼樣?沒有『追蹤回溯』的功能也不能怪我,是你的BPS或是你自己架的部落格沒有這分功能。

  在我回題之前,請先看看以下這兩篇引用的文章:
  老貓「時序」網站的力量及其不滿
  蔡志浩「逆時序」文章排列的優缺點分析
  老實說,真的,這兩篇文章我花了很多腦漿去看懂這兩篇文章。後來我才瞭解這兩篇文章真正的用意:
  『能夠讓讀者找到作者以前寫的某一篇文章。』

  在我發表高論之前,我必須先說明一件事情,我認為以時間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把每一篇文章可以大約分成幾個屬性:

  第一種是有時效性的,像是政治評論,時事觀察等等,這些文章在當下或許具有強烈的批判性,也是用來呼籲你想要呼籲的人(不管他會不會聽);但是像這種具有時效性的文章的效力,會隨著時間而流逝;一直到這篇文章變成歷史文獻。

  第二種是沒有時效性的;像是詩詞、小說賞析,或是寫程式、工程計算中的『定律』、『定理』等等。那種永遠不會褪色的東西,和時間完全沒有任何關聯的文章,他的效力是永遠的,沒有時效性的。除非地球爆炸、沒有備份而伺服器又壞了,不然那樣的文章的效力是永久的。

  第三種,雖然有時效性,但是與時間無關。這種就比較難解釋一點。不過這和第二種類型的文章很相似。
  這樣的文章,具有時效性的原因是在使用了當下的某些觀念、想法以及討論之後,所延伸出來的想法;那是屬於個人的想法與概念,這篇文章的效力並不會因為時光的流逝而消逝或是遞減。
  最好的例子就是蔡學鏞的『程式員與香雞排三部曲』,以及我的創作『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
  那些都是作者當下的感觸、嘶吼、悲鳴以及怨念,有的時候也可能引用到當時的每些場景與觀念,但是時間久了,所要表達的東西永遠不會改變。
  --除非作者本身轉性了、發瘋了、抓狂了、像陳水扁一樣習慣出爾反爾……

  第一種類型的文章,就好像衛生紙一樣,看過就可扔了。第二種類型的文章,就算你一百年後(只要你能活那麼久)來看(只要你找的到那篇文章),那篇文章依舊和一百年前一樣。
  第三種類的文章,當你一百年後來看,雖然有些地方不是很懂,但是其中的內涵可以很輕鬆的一目了然。

  因為文章有這三種特性,所以請不要硬逼著讀者去看你以前的文章。
  像我,我希望有人能看我以前所寫的文章,但那只是希望,我卻不強求他們真的會去看,或是能夠全部看完。
  所以我的義務就是把所有的文章分門別類,歸納好之後,就用我BPS所提供的分類功能就好了。
  總站那邊所以提供的功能就很完整,而且版面不慣用哪一種瀏覽器都很順暢;不像那個『有名』的『大站』一樣,不管用那一種的瀏覽器,版面都會破。我當初在選的時候,第一個就不選那個BPS。
  分站的話,要不是Google有改版過,不然還是像以前一樣,每當新增一篇的時候,必須自己去修改介面,把必要的程式碼添加進去。

  當我分類好了,如果你想看哪一篇文章的話,只要想想那是什麼樣的文章,大約有可能放在哪個分類裡頭,然後點進去看就好了。
  所以,我最討厭的部落格,就是那種我必須要花精神去找他的分類,或是根本找不到分類以及沒有分類的部落格。
  那只會讓我看不下去罷了。

  目前不管哪種類型的網站,以時間來排序是顯學,大家都想看新的東西;所以最新的東西都放在最上面。
  不過某個『有名大站』,他們的文章排序也是依照時間,最新的放在最前面;但是留言卻是最舊的放在最前面。他們會這麼設計,或許是改不了以前BBS的習慣吧!但是其他的網站的留言板都是由新到舊。

  不要期待或是硬逼著讀者去看你的舊文章,也沒有必要花時間弄出一個『部落格導讀』的東西出來。
  讀者自己會去看你分類的文章。能上網,又會看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的『部落拓荒者』,基本上不會蠢到哪裡去。

  『部落拓荒者』?哈!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