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2006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26--史上最嘔專案

  之前都是再說一些虛擬的例子,現在說說實際上我接到最嘔的案子好了。
  每個案子剛開始討論的時候,每個人都喜歡把時間壓得很緊,很急;每個人嘴巴上都在說『Time to market』、『Time to market』的,說的好像那個案子沒有在那個時間點做出來,整個市場就會在一瞬間消失,或是在一秒鐘之內被大廠給壟斷。
  依照我的經驗,通常喊得越急的東西,通常會拖的越久,通常也沒有像當初討論的那麼急迫。

  以前,我對於那些國家級學術研究單位沒有什麼感覺,也對大學教授的研究沒有什麼認知,不過這次我倒是開了眼界。

  --也讓我嘔到最高點。

  我也不知道我們家的那個業務是怎麼接的,接到工X院的案子,所有的情形就像我在『祝我生日快樂』這篇文章裡頭寫的一樣,要我在短短兩個禮拜裡頭交貨,而且一開始談這個案子的時候,說要我做到通電不會燒掉,能夠把程式寫到IC裡頭去。
  可是後來呢?我連電都沒來的及插上去試,上面的人就要我把板子寄出去。
  所以當我被迫接下這個案子之後,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你真的要這樣出去的話,我不保證這個東西能不能動。』
  ……
  不對,我說的最多的話是:『是喔!你要(隨便想個情況)喔!那好啊!這個案子不要做了!什麼東西都不要做了!』

  兩個禮拜,這是我這輩子接過最短的案子。
  這個案子擺明的就是把我和我們公司的Layout小姐們當成外包廠商。好吧!就算被當成外包廠也就算了,那總得按照規矩來吧!
  理論上,對方應該準備好所有的文件,準備好每個元件的尺寸圖,如果有實體更好;然後話那份線路圖的工程師,必須要在Layout工程師身邊看著他們的走線,看看哪裡有錯的。
  不過,那是理論上。實際上,不管是規矩、規定、法律、憲法,都是可以被打破、硬抝的。

  Andy:小工程師。
  
  Ed:令人髮指的業務。

  Ed:這東西很趕,能不能趕快幫我弄一下?

  Andy:那好,什麼時候要?

  Ed:大約兩個禮拜之後。
  Andy翻了個白眼,差點沒暈過去:先看看線路圖吧!總該有線路圖吧?
  Ed:呃……OO牌線路繪製軟體的檔案可以嗎?

  Andy冷冷的瞪著Ed:我們公司用的是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用的是XX牌的線路繪圖軟體,這兩套軟體根本不能互通!

  算了,我想辦法好了。那,規格書呢?他們有沒有規格書?
  Ed:料是我們準備的。我已經請採購去準備了。

  Andy的頭開始痛了起來:等等,你說這個案子要什麼時候完成?

  Ed說了一個日期:大約兩個禮拜之後吧!
  Andy給了Ed一個白眼,說道:白痴,我跟你說,不管你要什麼料,如果沒有的話就沒有,就算要買,那也得花時間去跟廠商索取樣品,再加上你給我的線路圖檔又是OO牌的檔案,如果按照程序來的話,最少你也得給我一個月的時間……

  Ed:我這個案子很趕,如果沒接到的話,明年的單子很可能……
  Andy: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每個人都會說他的事情很急迫,每個業務都會說:這件事情很趕,你先跳過那些程序,先給我我要的東西。
  但是很多程序是不可省略的,不能為了搶時間,就跳過一大堆該做的程序,到頭來不是案子失敗,就是做出一堆垃圾來。
  像這樣的垃圾,就算做出來會動,但也會破壞我對工藝上的要求,破壞我的美感。


  真的,我真的對大學教授沒有任何一點點的偏見。對工研院一點感覺都沒有,也沒有想要到那邊去工作的想法。

  但是,這次的案子讓我頓時了悟了一件事:原來,我們所交的稅金是那樣被浪費掉的。

  怎麼說?

  就以我現在手中的案子來看,基本上並不是要量產,工X院雖然希望能夠把這東西做出來,然後技術轉移出去給其他廠商。
  但是那個案子的基本想法是:消耗一些經費。

  工X院是一個例子,大學又是另一個例子。
  為了要爭取我們的稅金他們的研究經費,總會做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能不能動,有沒有用不管,反正先做出來,讓審核的人看到說一些原型就可以。
  請不要來個大學教授或是國X會、工X院、大學教授的人來跟我說:我們並沒有你說得那麼糟糕。你血口噴人,你是中共同路人、你不愛台灣!
  請自己捫心自問,每年拿國家經費去胡搞瞎搞的案子有多少?原本用來做A案的經費,到底被挪用了多少到其他方面去?

  當我聽到這個案子只是為了消耗經費用的,我就一肚子火燒的好旺。
  明年五月的時候,我真的真的真的很不想繳稅。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