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2006

神是什麼東西?

  一直以來,我對於宗教很反感。
  『宗教』對我來說,只是一種民俗信仰,一種對現實失望時的心靈寄託。
  換言之,『宗教』只是一種自我欺騙的方式罷了。
  或許對很多人來說,為神明奉獻一生,是他們畢生的心願,發揚神的教誨,是他們一生的職責。
  但是那是他們的事情。但我現在要說一些令那些有宗教狂熱的人發火的事情。

一 神是個什麼東西?
  有的時候我發覺,如果真的有神的話,那麼神根本就是個大混蛋。古今中外的神明都是一樣。
  當有苦難的時候,神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幫你解決,只會要妳相信祂,要你遵守祂的教條。如果違反了教條,神就會出現來懲罰你。
  有罰無賞?這是什麼道理!

二 神算什麼東西?
  如果真的有神的話,祂給我的感覺,就好像那些坐在冷氣房裡規劃都市計畫的政府官員一樣,沒有知識,更沒有常識。
  我的生活又不是神給予的,一切都是生命中的因果性和必然性所交織而成,如果真的有神的話,那為什麼我不是世界首富?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為什麼我爸會因病去世?
  這一切都是因果和必然的。
  因為我喜歡過著輕鬆的生活,覺得錢夠花就好,也不相信自己會中樂透彩,所以我不是世界首富。
  因為我爸為了要養家活口,勞心勞力的,所以才會生病去世。
  我沒有女朋友,是因為我沒有用心去找。這能怪誰?
  這都是必然性和因果性。
  神祂做了什麼?祂只說:『你是有罪的。』
  我TMD犯了什麼罪?

三 如果沒有神的話
  這個世界還是一樣,不會有任何改變。
  回教恐怖份子頂多沒有了『回教』兩字,還是一群想要用恐怖活動來達成目的的恐怖份子。  
  小布希還是一個保守派,雖然沒有了天主教的後援,可是還有石油商在後頭支援小布希。還是會因為石油攻打中東。
  沒有了神,人們還是一樣過活。就算有了神,這個世界也不會變成『奶與蜜滿溢的應許之地』。

四 神是偽善者
  古今中外的神明,我比較願意相信古希臘神話。
  為什麼,因為古希臘神話裡頭的神明,都是一群混蛋的集合,尤其是宙斯,祂是個喜歡婚外情,拈花惹草,害死一票美女的大混蛋。
  希拉也不是什麼好女人,善妒、喜歡遷怒,你認為這樣的女人值得當眾神之首的妻子嗎?  維納斯只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基本上跟花瓶沒什麼兩樣。
  我到是蠻喜歡雅典娜,雖然雅典娜算是戰神,但祂也是智慧女神。
  古希臘神話中的神明,點出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就算是神,他們高高在上的理由,是因為他們就是神,有著超脫人智的能力,但是在性格上,跟凡人一樣沒什麼兩樣。

  其他宗教的神明,都是高高在上,有著過人的品德,或是打著『天父之子』的名號,四處行騙行善。
  反正就是那些神明不能被罵就對了,就算是代言人(像耶X,X汗X德之類),也不能對他們有任何的不敬。
  可是神真的那麼高尚嗎?我認為:不見得。

五 神並不存在
  如果你把世界上得宗教文獻,用另外一種角度來看的話,要不就是小說,再不然就是哲學論文。或者,根本就是有看沒有懂的『有字天書』。
  誰聽過神的話?誰親眼看過神?如果神真的存在,為什麼祂不出現在我的眼前?為什麼祂不肯幫助我?
  如果神說的話真的能聽的話,請問一下,為什麼祂不肯保佑不相信祂的人?

六 雜七雜八
  孔子曰:子不語,怪力亂神。
  老祖宗都這麼說了,你覺得呢?

  老實說,與其相信神,倒不如相信自己來的快一點。
  因為自己的生活是自己過,不管自己身上有什麼缺陷,或是自己的人生過的很不順利,那都是自己的生活,沒有人能夠幫上一點點的忙。
  就算是神,也不可能幫你吃喝拉撒睡。

  我不否定任何一個宗教信仰,可是請不要強迫我去相信你的神。
  網路小白(目)說得好:你的王道不等於我的王道。你的信仰不等於我的信仰。

  在馬英九還是法務部長的時候,當時爆發了有名的宋七力的案子,我曾經在一場演講中問過馬英九,關於宗教的問題,身為法務部長的您有什麼意見?
  馬先生說的很好,民主國家是可以包容所有的宗教,但是只要宗教一出現違法的情事,那就是違法的。

  中共打壓法輪功,我覺得並沒有什麼。就好像台灣這邊也不斷的逮捕假借神的名義來詐騙的人一樣。只不過中共的手段比較過份一點。
  但是如果要無限上綱到人權問題的話,我反而覺得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中共根本就是一個不允許宗教存在的國度,你硬要中共當局去承認這個宗教,會不會有點混亂?
  中華民國的國旗都可以用暴力的方式來扯下了,更何況面對一個法輪功?
  對於法輪功,我的態度是:我譴責中共以非人的態度對待法輪功的信仰者,但我卻不支持法輪功的存在。

  我很討厭有人向我傳教。
  尤其是那種說自己能夠聽到神的聲音,或是把自己的名字改為『摩西』、『以薩』等等聖經出現過的名字的人。
  除了少部份的人真的能夠聽到神的聲音以外,我想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幻聽,甚至神經錯亂。  
  --這種人的話能聽嗎?能信嗎?能和他一起發瘋嗎?

  摩門教的傳教方式我反而能夠接受。因為他們的傳教士給我的感覺就像以前的苦行僧一樣。
  有回我到摩門教的教堂去,聽那兩個摩門教的傳教士討論他們的教義。後來雖然我並沒有加入摩門教,但是後來我見到其中一個傳教士的時候,我們的對話就像朋友一樣。他也沒有跟我多提摩門教的事情。

七 總結
  我不相信神,更不相信神會降臨在我的面前。與其相信神,倒不如相信我自己比較快。
  不管發生再多困難的事情,只要有心解決,那就一定能夠解決。如果真的走到走投無路的時候,與其花時間向神祈禱,倒不如笑一笑,轉換一下心情吧!
  反正都已經糟到底了,也不可能糟到哪去了^_^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