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2011

台文是啥?不就是閩南語!中國某地的方言而已。

台語文學創作 分三種
【聯合報╱記者徐如宜/高雄報導】

2011.05.26 05:13 am


台語文學的創作方式,基本上分為「純漢字」、「純羅馬字」與「漢羅並用」。各種方式都有擁護族群,但最通行的台語文學作品應該還是屬漢羅並用。

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林慶勳指出,用純漢字寫台灣話,約是在明鄭、清朝之後,像「歌仔冊」裡的七字仔,當時因為方便學戲者與看戲者印行的歌仔冊,就是用純漢字書寫。最為人琅琅上口的就是:「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放下西涼無人管,一心只想王寶釧……」

至於「純羅馬字」的台語文學,最著名的是早期台南教會公報,從日治時期就有,用的是教會羅馬拼音,現在仍繼續傳承中。作家蔡培火於一九二五年寫的散文集《十項管見 Chap-hang Koan-kian 》,就是用羅馬拼音台語白話字撰寫。

「漢羅並用」在台語創作中最為通行。林慶勳表示,作者著眼於想讓大家都讀懂的功能性,漢羅是最普羅大眾的選擇。台語詩人陳明仁用庶民母語書寫鄉土,讓許多懂台語與農林生活的台灣人很感動。

成大副教授蔣為文寫的「海翁」,就是漢羅並用。「我聽tioh海翁teh 叫/伊,浮出我的腦海/親像teh抗議/為啥物/海/對伊來講/是痛苦的深淵!」

日治時期的台灣作家,已萌發尋根傳承台灣文化的理想,推動文學台灣化、現代化,希望創作普羅大眾都能了解的文學作品。日治時期台灣重要詩人楊華,在短短卅六年生命裡,寫了三百多首漢字台語詩以及白話文小說。同樣是日治時間的台灣作家賴和,晚期創作的不少小說散文,皆是用漢字抓音創作。

從日治時代到戰後,台語文學創作使用的載具一直被爭論不休,至今仍無定論。已過世的台灣文學作家家葉石濤,希望台灣文學不要因此而受限窄化,他曾說,「心胸放大,台灣文學才會跟著放大!」

【2011/05/26 聯合報】@ http://udn.com/

前一陣子有人向教育部提出抗議,要求正名『台語』,認為『閩南語』是一種歧視。
對!沒錯,就像你現在想的:選舉期,多瘋子 。
就我個人而言,『閩南語』確實有一種貶低的意義,我個人認為,『閩南語』只是一種方言而已,沒有必要提升到國家層次,是否可以成為中華民國台灣的官方語言,還有待討論。
但完全沒有想到『門虫』或是和蛇有關。

今天(5/26)發生了另外一個新聞,成大閩南語教授蔣為文因為不滿作家黃明村對於閩南語的批評,在黃明村演講的時候高舉大字報『台湾作家不用台湾語文 卻用中囯與創作 可恥』。
為求逼真起見,我特地把他的用字選出來,幸好新酷音並沒有讓我失望。
看到沒?他用的字體是什麼字體?中國字啊!還有『簡體字』喔!請不要學某人說:『這是草書,不是簡體字。』
就算沒用簡體字,他用的是中文而不是似是而非的『台式文字』,就站不住腳。
但……就算用了 『台式文字』……請問,有多少人看得懂?
最少,我看不懂。

我一直很反對所謂的『母語教育』,尤其是『閩南語教育』。
因為這就像當年國民黨提倡國語教育一樣,雖然並沒有當時那麼誇張,但也足以讓人感受到『福佬沙文主義』的霸凌。
閩南語無法成為官方語言的最大原因,就是有些字根本寫不出來,或是曾經有過,但卻已經亡佚,或是被大家所遺忘。
但這樣的語言並不能被當成『官話』,官話必須要能夠有文字,有讀音,學習曲線不能太過陡峭;還有就是通用。
要成為官話,必須要滿足以上條件,如果只是因為『閩南語是台灣最多人在用的語言』這種鬼論調,就想要把閩南語當成官方語言……
這和當年國民黨推行普通話有什麼兩樣?

回到開頭那篇新聞,其中舉了一首詩當作例子;說真的,我花了足足兩分鐘才看懂那首詩的意思。
兩分鐘,我花了兩分鐘的青春去看這首詩,還只是看懂他用的文字,還不算瞭解其中的意境,想要表達的場景。
我一秒幾十萬上下,我竟然花了兩分鐘的時間去看懂那種難搞的文字?
搞啥啊!

文字只是文化的載體,一個可以傳承記憶的方式,要傳承文化,不一定需要文字;繪畫、雕塑,歌舞,甚至是結繩記事,都是傳承文化的方式。
印地安人可以說沒有任何文字,他們傳承文化的方式是以口耳相傳,父傳子,子傳孫的把他們祖先的故事流傳下來。而台灣的原住民也是一樣,他們不用文字,只是遵循著上一代的傳統,將他們的文化流傳下來。

真要正名或是區分台灣的閩南語和大陸的閩南語不同,那……這樣好了,就比照英式英文和美式英文的模式吧!
『台式閩南語』。
--很奇怪的,打出來還沒感覺,念出來就會聯想到『請收看 台視閩南語新聞』^^a
   怎麼?不爽嗎?告訴你,普通話也一樣可以這麼玩。
我們現在用的官話,在國際上稱為『普通話』;但是台灣和對岸用詞有差,所以可以分為『北京普通話』(簡稱:北京話),或是『台式普通話』。

   很多綠吱吱都會說:美國和英國已經分離很久了,所以他們用詞、語調都不相同。
對,沒錯,但還不至於到不能溝通的地步吧?
而且,並沒有『Amerilish』這種字眼出現,還是使用『American English』和『English English』來區分美式英文和英式英文的差異。
當然,以老美來說,會把英式英文說成『UK English』 或是『King's English』。
這麼愛抱美國大腿的綠學者,為什麼獨漏了這一部分?還是根本不想看?不想懂?


但……那群福佬沙文主義者……我已經沒有話可以婊他們了,因為那種人根本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就擺出一副『你耐我何』的樣子。
今天我們退一步,那群沙豬就往前好幾步;我們往前一步,牠們就在那邊靠腰,說這是政治迫害,種族歧視、霸凌……etc.
豬啊,不管到哪裡都是豬,不理他們,他們叫的很大聲;理他們?他們又覺得你好欺負。和他們打架?算了吧!只會讓豬更開心,卻惹得一身髒。
   如此混帳的生物,那要怎麼對付?
很遺憾的,只有射殺一途,不然他們會繼續興風作浪。
啥?要告我毀謗以及意圖謀殺?
我說的是豬,又不是你。還是說你就是……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