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2011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70-認清事實

本篇是轉自這邊,五月四號所發的文

  今天是五四紀念日,呃……雖然不是很瞭解五四到底為什麼要紀念,但還是稍微紀念一下。
同時,這一篇也是這個系列的第七十篇,歡呼一下。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我們希望在職場上成為什麼樣的人?
每個年輕人在畢業,踏入社會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想到自己的未來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希望能夠做出什麼樣的豐功偉業來。
還記得當初的志向吧?

我當初……呃……也沒啥志向。
唸書的時候想開PUB,當兵前想當空少,退伍之後也靠別人介紹,踏入了電子業這條不歸路。
無奈踏入了這一行,做久了,有經驗了,也有一點想法了,就開始想做出什麼樣的產品來。
然而,我一輩子都想當作家。
我當然有努力當個作家,只是現在出現了瓶頸,寫不出好的作品來。

這次換的工作,錢是有,一天兩餐也由公司提供;要存錢也可以很輕鬆的存。
但……就是太無聊了一點。每天都在錙銖計較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我一直覺得很疑惑,為什麼會這麼閒?為什麼沒有事情可以做?
一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的體認到一個殘酷的事實:我在這家公司,只是一個助理工程師而已。
那……那我過去十年的經驗……為的只是當一個……助理工程師?(天打雷劈,吃驚貌

目前消費電子充斥著一個很詭異的市場需求:我有無線,我超強。
不管是3G、WiFi、藍芽、Ziggbe,甚至紅外線,大家都在強調一件事:『我有無線,我超強』。
這是一個趨勢沒有錯,但……無線的產品會不會太多了一點?
無線耳機,無線麥克風、無線電話、2G、3G、Wifi……琳瑯滿目。好像這些產品很容易做的出來。
難保哪天消費者不會希望出現『可以上網的無線內褲』這種產品來。

我會的也只有系統而已;高能量的,我不敢做;高頻率的,我做不起。
而現在的消費性產品,哪個不是『我有無線,我超強』?沒有無線的產品都被歸類為三線次級品。
也因為我沒有那個能力去做無線的產品,我也不能怪公司把我晾在一邊。

可是,話說回來了,就這樣把一個員工放在那邊,也沒有讓他繼續進修,學習的機會,那這個員工豈不是一直被消耗、被磨損?
一直要那個員工做一些很低階,很助理的工作,那當真正有個案子下來的時候,那個員工可以接的下來嗎?
不要跟我說『不會用自己的時間來學啊!』那種鳥話。你要休息,你要放鬆,那為什麼我不能休息、放鬆一下?

以硬體來說,除非真的花功夫去看線路,看規格書,或是前人沒有留下設計文件,沒有兩、三個月是無法搞懂別人的線路為何要這樣設計;以軟體來說,沒有註解的程式,那和無字天書沒有什麼兩樣,隨便寫的註解,和沒有註解的程式也沒什麼差別。
更何況,不管硬體還是軟體工程師,都很不喜歡寫註解、寫文件。
怎麼維護?關我屁事?
他做完這個案子結束之後,那個工程師就要回老家結婚了,誰管該怎麼維護?反正接手的人該死,挖好得洞不是我來跳就對了。
還有,以現在就業環境來看,根本沒有『進修』、『成長』的機會,公司無不試圖壓榨你每一分精力,而且能少出一塊錢就絕不會多出一毛。怎麼去進修?怎麼去成長?
開一整天的會也就算了,吃完晚飯之後還要繼續開那種『有共識,沒結論、沒營養』的會,好不容一開完了,也已經晚上11、12點了。
所以不只是沒力氣學,而且也沒有辦法學。

但,很矛盾的,這也是員工應該想辦法去學的東西。
十年前,Wifi需要一堆有的沒有的線路,PA、LNA等等,但現在卻只簡化成一個天線和一顆IC而已。
如果沒有接收最新的資訊的話,不然要怎麼看得出業界的脈動,怎麼做出高科技的產品?
怪誰?要怪就怪你自己要走上這條不歸路;不然,為什麼不去搶銀行?賺的比當工程師還多,死的比工程師還輕鬆。

嗯……仔細算一算,一個工程師輩子賺的錢,搞不好還真的沒有比搶一次銀行來的多……

結論。
給老闆:善待員工,不要老讓員工做一些很無聊的事情;讓他做一點對公司有幫助,但沒有經濟效益的事情也好。
給員工:
我知道你很累,但如果你真的有那個心想要做什麼東西來的話,努力一點,還有……
別指望公司了,公司開出來的案子都是你不想做的。

至於我,雖然有諸多怨言,但目前我還沒想要換工作。
就當給家人一個交待吧。
除非是雙A或是鴻海,只要我膽敢換工作,我媽可是會衝到台北來追殺我。
至於我想要做的東西,就……慢慢來吧,沒錢什麼事都做不成。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