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2011

對岸有毒奶粉,我們有毒奶茶;對岸毒死人,我們丟死人

社論-如此罰則 黑心食品業者當然不怕

  • 2011-05-27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最近,台灣民眾的腸胃很可憐,神經很緊繃,不是學校裡的營養午餐肉品含瘦肉精、禁藥抗生素、營養午餐容器有蛆,就是大街小巷賣的飲料含毒,搞得人心惶惶,頻問還能吃什麼、喝什麼。這種現象,只是指出一個事實,長久以來的食品安全把關問題不但沒有解決改善,甚至更嚴重!

     衛生署和檢方查出運動飲料竟然含有食品不准添加的塑化劑DEHP,震驚全國。幾天發展下來,幾乎難以收拾,中鏢、淪陷的業者與產品,從一開始的運動飲料、果汁與果醬,泛濫到刨冰、沖泡果粉、酵素飲品等;產品通路也從大賣場、超商,擴大到網路、夜市、傳統市場等。而且,不只不知名的小型或地方品牌出包,連台糖、台鹽、長庚生技、味全、黑松、順天堂等國營或民營大廠都中箭;加上業者坦承,含塑化劑的食品添加物起雲劑也銷往國外,風暴之大,已經與三年前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不相上下。

     毒物學者說,DEHP影響生殖和神經系統,但可以靠停喝而代謝掉。但台灣不管老少,很多人幾乎天天要喝飲料,不管是珍珠奶茶、運動飲料或各式瓶裝果汁,幾乎日飲一杯,給孩子吃了「轉大人」的健康食品更是天天吃,在這樣的飲食習慣下,DEHP能否代謝完全,是要打問號的,國人的健康更令人憂心。


     出事後,行政院長吳敦義說重話,並迅速成立跨部會小組處理,嚴格要求四大超商與六大賣場體系,廿四小時內下架回收。業者鞠躬道歉、有發票沒發票,都可以退貨;還有業者主動送驗,就怕壞了即將來到的夏季飲料市場。看起來,政府和業者面對食品安全問題的態度和做法都有改進,和過去確實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民眾能安心嗎?這一波塑化劑之毒,範圍之大,至今難以想像停損點何在。照已被收押的主謀昱伸香料公司賴姓負責人的說法,他從十七歲當學徒時,就是這麼配方生產了,而該公司是台灣最大的問題起雲劑供應商。也就是說,千千萬萬、好幾代的台灣人可能已經喝了幾十年的「塑膠原料」而不自知!


     塑化劑毒飲對內危害民眾健康,對外重創台灣國際形象,堪稱「禍國殃民」。但照目前的《食品衛生管理法》,最重只罰新台幣卅萬元!不只違法添加塑化劑的業者擺明了不怕,一次次營養午餐出包的業者也罰不怕。黑心食品一賣幾十年,利潤早就超過罰則不知幾百上千倍;得標的營養午餐業者濫用不合格的肉品,獲利也絕不只卅萬,查到罰錢了事,學校還不能解約。

     這樣的規定與罰則,白紙黑字放在那裡,從來也沒人檢討,以致黑心業者放心大膽的違規違法,食品安全問題也一個接一個的爆不完。政府相關單位捫心自問:怎麼對得起全體國民與學童,怎麼有臉讓公權力淪為業者訕笑的對象!相對於大陸對三聚氰胺的處理,最後黑心業者是被槍斃,我們卻是直到媒體批露罰則太輕後,政府才想到可以採一案一罰方式,加重業者責任。但如此也只是罰錢而已,相對於不肖業者長期視毒害人體於無物的喪盡天良,有關單位更應該設法課以刑責!

     另一個要檢討的問題是,這次之所以發現存在幾十年的塑化劑問題,竟然是出於食品藥物管理局一位媽媽檢驗員的「雞婆」,儘管塑化劑不是查驗對象,但她不放棄檢驗數據出現的異狀,鍥而不捨才追出全球首例「塑膠飲品」的大問題。

     那麼,民眾要問,目前的食品藥物管理還有多少漏洞?中央單位尚且如此,何況地方政府?化工產品日新月異,不肖廠商想方設法牟取暴利,調製「新配方」的功力永遠高政府一招;農委會日前就查到新式的瘦肉精,花了半年才破解。這些例子都說明,相關單位保護民眾食品安全的挑戰艱鉅,永遠不能鬆懈。
     衛生署即將升格為衛生福利部,一堆官員馬上就可以升官、加薪。但面對層出不窮的食品安全問題,政府的檢驗把關能力也能相對升格嗎?納稅人都等著看。


我在想,現在還有誰會想到ALA大火,以及蔡英文是不是同志的問題?
真的,台灣的新聞真的很有趣,每隔一個星期就會有一個新的主題,然後一群人在那個主題上發瘋,抓狂。
這兩個禮拜的主題關鍵字是:『台語文』和『起雲劑』+『塑化劑』+『DEHP』。
昨天婊的是『台語正名』,晚一點在公幹『台語文』這種鬼玩意。
OS:今天聯合報有很多素材可以引用,嘿嘿……

我不是學化工的,我不知道塑化劑DEHP是什麼東西,不過這幾天看新聞,也或多或少知道增長了一點知識。
--和三聚氰胺一樣,都是沒有人希望能夠增長的知識(眼神死
不過真要追根究底的話,請到維基百科去查詢DEPH的條目。

自從被爆出食品添加劑裡頭竟然有塑化劑之後,所有人都陷入了一陣恐慌……
呃……嗯……不對,不是『所有人』,最少,我一點都沒感覺。
我已經不喝奶茶、果汁等等,一堆沒有食品添加劑的飲料很久了,久到上回喝奶茶,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是的,我最後一次喝奶茶是在我當兵的時候。);因為我討厭那種甜膩的感覺在嘴裡徘徊不去的感覺。
當然,神探林肯萊姆說過,人類的記憶並不可靠。所以我也有可能忘記過去十年裡的每一天,是否有一天一不小心『中招』;但我真的很少在吃那些有食品添加劑的東西。也不喜歡吃那一類食品。

請不要問我那種『不然你都喝什麼』的蠢問題好嗎?
我喝什麼?喝水啊!喝茶啊!喝咖啡啊!
水公司可以提供,茶葉有原產地直銷的貨源,再不然就是茶包;咖啡的話,很抱歉,我比較喜歡黑咖啡。
黑咖啡的那種苦澀,只有歷經風霜的硬漢才能夠體會到其中的價值,不是那種幻想著一畢業就能拿五萬薪水的草莓族,或是只想和有錢人交往的爛女人能夠體會得到的。
話說回來了,咖啡貴,茶葉的或原宥不是很穩定,也很懶得去泡,所以,我通常只喝水。

這次的事件……我只能說,在食品添加劑中使用工業用原料,從中賺取暴利的商人的確該死,但……仔細想一下,如果沒有需求就不會有供給,三個月不吃蔥,蔥價絕對會調到谷底。
你為什麼要吃那些有食品添加劑的東西?想喝果汁?為什麼不買水果回家打?想喝優酪乳,不能自己做嗎?
喝運動飲料?同樣補充電解質,那為什麼不喝加鹽的開水?當兵都這樣啊!
只要不偏食,從食物之中就可以攝取很多養分,也不需要去吃那些鈣片、維他命等等的輔助食品。
有食品添加劑的食物,大多都是非必要攝取的東西,而且取代性很大;我很疑惑,為什麼你要去吃那些東西?
不要再罵政府、衛生署怎樣了,因為那並不是重點,政府組織只能做事後的補救而已;什麼罰則太輕這種話,要怪就怪你要去選那些和妳『博感情』的立委。
自作自受,自業自得。

所以,我很疑惑,這起事件有什麼好恐慌的?喝水就好啦!
--除非你擔心會一氧化二氫成癮(眼神死
一般生活不需要恐慌,反倒是台灣的國際形象受到極大的打擊,這才需要憂慮。

想想看一個場景,一個中國人和台灣人吵架:
台:『你們的毒奶粉毒死了多少人。』
中:『毒奶粉毒死了多少人我不知道,但毒死的都是中國人;可是你們的毒奶茶可是毒到國外去了。誰知道你們還有沒有其他的毒物外銷。』

請台灣人不要訝異,黑心商人全世界都有,不只是只有對岸而已。對岸只是因為人多,基數大,所以百分率成上去得到的數字也就跟著大,(假設有1%的中國人是黑心商人,請問一下,兩千億人口的1%是多少?)所以案例也跟著多。
台灣也是會有那種黑心商人的。當年的餿水油,鉻米,還有燃燒塑膠的多氯聯苯,這些台灣發生過的大型污染事件。
不要以為台灣人都很善良,看在錢的份上,良心?拿去餵狗吧!
以前的事件都只死台灣人,還沒有鬧到國際上去;但這次別說東南亞和中國了,就連英國都中招,這個臉丟的還不夠大嗎?

這次的事件,看看政府該怎麼替那個黑心商人擦屁股吧。唉~~

PS.
我在想,如果擔心那個黑心商人只會被罰三十萬的話,那為何所有的消費者不對廠商提出民事訴訟?或是下游廠商,從製造商到通路商,對那個黑心商人一起提出民事訴訟。
台灣啊,一直在吹噓自己是民主社會,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美國這個訟棍滿街跑的地方的話,那個黑心商人早就被告到脫褲子了。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