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2012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80-台灣電子代工業的等活地獄

  八十篇了,小小地慶賀一下吧。
  事實上,這篇應該不是『第八十篇』,但實際上是第幾篇,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清楚。

  台灣的電子代工業,目前出現了一個很普遍的現象:都在做只有營業額,卻不知道有沒有毛利的單子。
  確實,有營業額看來很漂亮,但開公司不就是要追求利潤?而且俗話說:『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本生意沒人幹』,怎麼會有人要做賠本的生意?
  如果是要凝聚力道,然後一鼓作氣的跳起來也就算了,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先不管有沒有力氣『逆風高飛』,台灣的電子代工業似乎只想賺這種『毛三到四』辛苦錢,完全沒有去想未來要怎麼走,該怎麼永續下去的念頭。

  是的,台灣電子代工業的老闆,打從心眼就不想要做其他的事情,妄想著自己可以接單接到像鴻海那樣的龐大的國度。
  因為代工只需要財力而已,找地、建廠、買設備,砸下了大筆的資金之後,就等著接單子;根本不需要想太多,思考太多,完全沒有任何技術可言。
  雖然有個混蛋在報紙上發表過,代工業也有智慧財產,也有技術;不過我想那個笨蛋應該不是電子工程師吧!頂多只是個分析師而已。
  拜託,白痴們,請注意一件事:代工業的智財、技術,都不是『代工廠』的,代工廠有的技術,只有生產流程而已。
  確實,強化生產流程,可以增加產能,縮減工時;但,減少一個作業員的工時可以省多少?
  然而,如果可以開發出一個可以產品化的專利,那是比省下一個作業員的工時還要有利潤的事情。

  那……為什麼台灣老闆不做?
  懶啊!笨啊!滿腦子只想賺錢,不想花錢做開發啊!
  研發這種事情,不只不賺錢,而且非常、非常燒錢;簡單來說,要台灣的老闆養一群看不到績效(十個研發案,有五個會失敗,兩個不賺錢,兩個做出來之後才知道賣不出去,只有一個會成功)、看起來成天無所事事(動腦不動手),不到下午見不到人影(有責任打卡上班,沒責任準時下班,那是台灣才有的責任制;真正的責任制是沒有確實的上班時間)的人,那等於拿刀子割他的肉一樣痛。
  不過,我認為最大的理由,也是讓每個台灣老闆感到恐懼、害怕到晚上失眠,出現因為壓力過大才會出現的『鬼剃頭』的原因,是在於:
  研發工程師可以對老闆大小聲。

  是的,研發工程師的工作就是要去想下一代,或是十年後應該會有的產品;當然,在這段開發時間,大家都得不斷地做腦力激盪,不斷地去思索一個問題:『我需要什麼東西,才能讓我們生活過得更好』。
  最怕的就是在這個階段,有個人出了個非常外行的餿主意,或是說只是在雜誌上看到了某家公司做出了這種東西,自己再加上了一堆想法,然後就推出來說這東西很好。
  如果那個人是個菜鳥,或是單純的想讓煩躁、沉悶的腦力激盪的會議創造一些笑點的話,大家笑一笑,開心一下也就算了。
  怕得是那個人是部門主管,或是老闆。

  舉例來說:
  『我覺得,在牛奶裡頭加三聚氰胺是個很不錯的點子』
  如果是個員工,大家也只是笑罵一頓也就算了,如果說這句話的人是老闆的話,你該怎麼做?
  真的在牛奶裡頭加三聚氰胺嗎?還是向老闆提議改加塑化劑?
  
  通常,工程師都是一群有理想、有熱情,真的想要開發出一個可以量產的產品的好人;一些被當成開玩笑的白痴意見,大家只會笑一笑,不會當真。
  但如果那傢伙一直堅持這種個想法很不錯的話,大夥兒可是會上去一頓揍,把那傢伙打得鼻青臉腫的。
  就算那傢伙是老闆也一樣。
  『幹!外行少在那邊說話。』
  『幹!不懂不要裝懂。』
  這是台灣的老闆無法接受的局面。

  台灣的老闆喜歡運籌帷幄的感覺,喜歡主導一切的感覺,喜歡操控、使喚人的感覺。不喜歡自己被當成白痴、笨蛋,甚至被痛罵、唾棄的對象。
  所以,很多老闆喜歡出一些餿主意給工程師,工程師要嘛就硬著頭皮做,要嘛就隨便做一做,做出個很類似的東西就好。
  但這樣也就算了,但是『老闆』這種生物,可不是這麼簡單就可以打發的。
  『我覺得這個Logo的顏色有點不對,應該藍一點……不對,加點桃紅或許會好一點……也不對……我知道了,位置偏了!偏了五個像素!』
  這種話,我想每個美術設計師聽了都會想拿椅子打那傢伙。
  『喂,那顆電阻在哪?板子的哪一邊?我找不到啊!……你給我到公司來把這兩顆電阻換掉。』
  事實上,是我自己跟我主管說:『給我五分鐘,我到公司去。』
  不這麼做的話,他會纏著我一整個晚上,儘管那時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不過,一般的主管應該自己會做這種工作吧!再說,這個線路圖是他自己畫得,Layout也是他自己看的,為什麼會找不到那兩顆電阻?為什麼需要個小弟來幫他換電阻?

  但是,代工就不一樣了。
  因為代工不需要工程師去做研發,所以雖然表面上說得好聽是RD,但事實上卻被當成是『應用工程師』,更慘的是,還會被當成助理工程師來看待。
  一切都是『客戶至上』,工程師只要把圖畫出來,然後由客戶來確認這東西的優劣;沒有出錯,那就是客戶說得對;出了錯,就算是客戶的錯,但客戶不會犯錯,所以接手的工程師就得切腹來謝罪。
  掛掉一個工程師又怎樣?台灣失業率那麼高,一堆人等著排隊進來,不差你這一個奴隸。

  先別說薪水了,台灣老闆喜歡關起門來當皇帝這件事,就證明了台灣的電子業在短期之中不會有救的。
  台灣電子代工業,就是活在這種活不下去,又死不了的等活地獄之中,不斷地受折磨,不斷地失去希望。

  怎麼救?
  你先找個醫生,問他:『一個肝癌末期,又不願意化療、吃藥、開刀的病人該怎麼救。』
  如果有哪個醫生能夠回答說:『可以救。』的話,那台灣的電子代工業就會有救。
  別拿鴻海做例子;因為鴻海現在已經開始做『化療』,也不斷地開始服用『標靶藥物』。
  請問,台灣有哪幾家代工廠,願意做這樣的事情?
  最少,我現在待的公司,就不願意做這種事情。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