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2012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81-扛壩子要懂得保護自己的小弟

『  question有answer ,problem有solution,issue有discussion。

  聰明人要想辦法把應該需要discussion的issue ,簡化成question找到answer。一般人老是略過answer,把question弄得像problem,拖大家一起找solution。就有 一堆笨蛋硬是忽略別人提出的solution,拼命把一堆簡單的probelm弄成issue,虛耗資源去作discussion。
By 不知道是誰寫的』

  我很喜歡這段話。
  我實在不清楚,電子業有必要開這麼多會嗎?需要花那麼多時間開會嗎?
  一個產品從研發、試產到量產,到消費者的手上,這段過程當中,會有很多問題發生,有可能是電子,也有可能是機構,也有可能是產線的生產流程,測試的治具的問題。
  但,台灣的公司很喜歡做一件事。
  只要有一點芝麻綠豆點大的事情,就有個天才會認為這是個天大的事情,所以就拖著一堆人來開會。
  就算跟那傢伙說,這個問題不但已經解決了,也找到了原因,也有了解決方案,但那傢伙還是會把那個『Problem』當成『Issue』,找一大堆人來 『Discussion』。

  其實,分工合作就好,大家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做自己專業的分析就可以,請不要踏到別人的領域, 這樣事情可以做的很快。
  但有個職位叫做『PM』,中文是『專案經理人』,這種人通常會做出一堆很令人捧腹大笑,或是讓人想給他『蓋布袋』的事情。
  這種人,就是那種喜歡把小事情放大,大到讓大家都不好過,吃不好也睡不著,好讓上面的人認為他有在做事情,可以挑出電子、機構、產線、包材……等等一堆人的錯誤。
  但……那真的有那麼嚴重嗎?
  呃……老實說,沒有。

  電路板需要全部修好嗎?百分之百全部修好嗎?
  老實說,沒有人認為有那個必要。
  除了PM。
  因為他們會認為如果有一片沒修好,那就代表這個問題就沒有找到真正的原因,就代表下一次還會出現。
  但,如果找到原因,但板子修壞了怎麼辦?
  那就得看PM的智慧和肩膀了。
  有智慧的、有肩膀的,會隨便找個理由,把這個問題填過去;因為這種狀況只出現百分之一,並不代表開始生產一百萬台的時候,就會出現一萬台的不良品。
  像那種稀有的問題,在量產的時候通常都會消失,或是比例變得非常非常小,小到只有一百萬分之一。
   那,還需要修嗎?
  對電子工程師,產線電子工程師來說,不用了。
  但是對PM來說,很重要。就算發生機率是一千萬分之一也要修出來。
  因為他們會認為,如果今天生產了一億台的話就會出現一百台出現,這種狀況不得了,會造成成本的損耗,工時的浪費……等等,一堆匪夷所思的理由。


  如果在代工業的話,那就更好笑了,PM完全不會站在自己人這邊;客戶說什麼,那就是什麼,幫著客戶節省成本,幫著客戶壓時間,幫著客戶不收NRE(一次性工程費用 Non-Recurring Engineering )……
  我搞不懂,為什麼可以不收NRE呢?誰知道這個產品會不會真的生產,或是由我們公司來生產,搞不好做完之後,這個案子就收起來了,或是這個客戶就倒掉了。
  更狠的,就是這個客戶轉單,把我們的線路圖、Layout、機構、ID,全部交給另外一家代工廠來做。
  我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甘心替人賣命賣到這種程度?

  開會,對老闆來說,是一件很有意義的。
  怎麼說?
  當老闆心情不好,或是壓力太大的時候,可以把一群人叫到會議室裡,隨便找一件事情拍桌開罵,把底下一群協理、經理、課長全都罵成龜孫子、狗兒子,想想看那種畫面,多爽啊!
  所以說,開會沒有任何意義。
  要溝通,用EMAIL就好了,幹麼要開會?
  
  提到Email,我不得不離題一下。
  台灣的電子公司很奇怪,好像寫中文的Email是一件罪該萬死的事情。
  但……如果看這封信的人都看得懂中文,你沒事幹嘛寫英文?只要經過一次翻譯就會出現一種語意上的傳達錯誤,當出了問題之後,就在那邊叫囂:你是沒有看我的Email嗎!

  請寫大家都懂的文字,謝謝。


  其實也不是說開會不好,有些事情當面溝通比較快,可以得到最大的成效;只是開這個會要有意義,要有結論。
  我看過很多會議,大多都是有共識,結論?沒有。
  大家都在說自己的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不願意退一步、讓一點;甚至說一些尖酸刻薄的話。
   或者,根本是一個還沒有找到頭緒,還沒有整理出一個確切的解決方案來,就把一堆主管叫過來,看著妳一個人在台上表演;只要你膽敢說一句『我不清楚』,『我不知道』『我正在找答案』的話,那麼,那場會議的主持人(通常是老闆)會要你馬上切腹給他看。
  拜託,要人家解決問題,也得給人家時間去解決,給人家時間去分析;只給人家一天到兩天的時間,就要人家吐出答案,這不是整人是什麼?

   我覺得,工程師的薪水不一定要高,但一定要準時下班,多一分鐘,公司就得用一個鐘頭的價格來買。
  工程師的工時和水、油、電一樣,事實上都是有限的資源,但因為價格太過於便宜,導致被慣老闆、慣主管、慣客戶當成是一種無限的資源。
  認為時間就像乳溝一樣,擠一下就有了,只要強迫一下,威脅一下,就可以得到報告和結果。
  就是因為台灣專屬的『責任制』,導致工程師必須爆肝工作,不加班變成了一種罪惡、是一種應該被『鞭數十,驅之別院』癩蛤蟆。
  如果沒有高工時,笨蛋們會花一堆時間浪費在開會上,開一堆沒有結論、沒有解決方案,沒有答案的會。
  工程師的高工時,不只是因為工程師有才,而是要讓那些慣主管、慣老闆學會怎麼善用人力,改善效率。

   但,很遺憾的,曲高和寡,大家都會選擇明哲保身,或是去做最簡單的事情。

  如果我當主管的話,我會怎麼做?
  1. 把工作交待下去。
  2. 下班的時候要求收到每個人的工作報告,不用很詳細,只要告訴我今天你作了什麼就好。
  3. 有必要才開會,沒有必要就不要開會;至於有沒有必要,我會決定,但盡可能不去干涉工程師的時間。
  4. 誰敢動我的人,我就動他。
  5. 不給錢?不加薪?那好啊,我們就慢慢來。想快?Show me the money !
  6. 要改規格?可以啊!所有的時間從頭開始,然後要索取前一段時間的NRE。

  以上六點,或許有些主管看了會咋舌,直呼做不到、不可能、太天真。
  但如果保護自己的小弟都做不到,你這個扛壩子是怎麼當的?
  當個主管不能說一句『我幫不了你』就當沒事,人是你找的,你不保他,誰保他?你不幫他,誰幫他。
  慣主管們,自己想想自己怎麼當主管的。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