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12

台灣的犬儒主義害死了我們

為什麼台灣的就業環境這麼糟糕?加班沒有加班費,出差沒有出差費;錯做挨罵就算了,做對也被罵說為什麼不做快一點?就算做到尿血不說,還搞到妻離子散,別說加薪了,就連調薪絕對輪不到你。

到底是為什麼台灣的就業環境會糟成這樣? 這一切都是政府造成的?

呃……這個……
我說真的,你天天罵馬英九也沒有任何幫助。
因為馬總統根本不是造成這個問題的核心,他也幫不了你什麼,笨蛋。
對,就是你,醒醒吧!笨蛋,台灣的就業環境會變得那麼糟,問題完全都是出在你自己身上。

因為你想當好好先生,所以你不想和上層主管對罵。
因為你害怕被開除,所以不敢和上層主管對吼。
因為你耳根子軟,聽到別人說了幾句好話,就改變了自己的主意。

為什麼法國可以做的那麼輕鬆?
絕不是法國佬都知道要對員工好一點,而是歷經多年的抗爭,勞工多年爭取自己的利益,才能夠做的那麼舒服。

我們呢?
遇到豬頭主管,我們只會告訴自己:『到哪都一樣,到哪都會有這種人。』
遇到待遇不平衡,我們只會告訴自己:『別那麼瀟灑,有錢賺就好。』
遇到被老闆罵一頓,我們只會告訴自己:『他一定有自己的壓力。』

遇到工作逆境,我們只會很阿Q的說服自己去屈服這一切,跟著潮流走。
拜託……
我是老闆的話,遇到這種軟趴趴的奴才, 我不剝削、壓榨,我就不是人。

但,台灣人不會抗爭嗎?
嗯……也會。但抗爭的角度很不對。

就像證交稅一樣;明明對龐大股民來說,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影響;但股民們卻跟著坑殺他們的大戶一起痛罵政府,要求政府取消證交稅,或最少取消證所稅。
好不好笑?這種股民被坑殺,被套牢真的是他們自己活該。

或許是民進黨當年走上街頭抗爭的景象讓人感到害怕,但是,不要說法國了,我們的鄰居韓國,大學生走上街頭的時候,不是丟水瓶,而是汽油彈。
我們呢?只會在課堂上吃雞腿,喝奶茶來抗議教授的不當發言?或是在網路上諷刺政客?
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好不好?

簡單來說,台灣會有那麼多慣老闆,都是被我們這些犬儒主義的員工給養壞的。
這些慣老闆就是缺少一個教訓,一個可以讓他們感覺到痛,讓他們會去思考『我以前那樣對員工,到底是對還是錯』的疑惑的教訓。
沒有!先不管那些豬受不受教,反正這些老闆或是主管從來有受到教訓過!

如果有人吐槽我:既然你有那麼多的想法,那為什麼你不自己帶頭去搞社會運動?
我的答案是:
台灣人不配。

是的,台灣這種自私自利、只怕拳頭大的社會,根本不配讓我帶領他們。
顧慮這個又顧慮那個,要他們做這個嫌麻煩,做那個怕被認出來。
上新聞還要帶太陽眼鏡、帶口罩,拜託,你是在爭取自己的權益噯!害怕那麼多,活該你找到爛老闆。

要給老闆們一個教訓,一個沈痛的教訓,才不像現在這些勞工團體那麼的溫和、善良、和諧。
我指的是一個足以改變整個台灣就業結構,全面性的 強迫政府去改變,強迫企業去改變的罷工以及暴動。
對,你沒看錯,我是用了『暴動』這兩個字。
那代表的除非達到我們的要求,不然絕對不妥協,絕對不接受任何替代方案。更不會屈服於暴力脅迫之下。

絕對不能妥協,一妥協就完了,這代表這個罷工是可以討價還價的。
一接受替代方案那也完了,那就代表老闆根本不會受到教訓。
我們要面對的是一個旁大的怪物,受到黑白兩道的暴力威脅是一定會發生的,但如果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話,那乾脆當一輩子奴才算了。

那,想想看,台灣人能做到這點嗎?
我指的不是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而是全台灣兩千萬人口,有幾個能做得到?

搞社會運動不是請客吃飯,而是一場革命。
一場不需要流血,但需要毅力與耐力的革命,教訓那些慣老闆、慣股東們,給他們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自己拿得太多了。

但,我不認為台灣有幾個人願意這麼拋頭顱、灑熱血,說不定現在還有人在嘲笑百年前的那七十二個年輕人,沒事幹麼革命起義。
而且,只要慣老闆們大吼一句:『再抗議我就遷廠去大陸!』,十個勞工有五個會嚇得屁滾尿流,而那五個會勸說、痛罵、強迫剩下五個比較有膽量的。

所以我說啊,不懂得爭取自己的權益,拿到一點點的甜頭就當成莫大的恩惠,自我催眠式的幫老闆免費加班、輪班。
唉~~
台灣人活該一輩子當奴工。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