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2012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78--從宏達電看台灣公司做的有多爛

  我是不知道宏達電內部是怎樣啦,不過,我現在待的公司也是一間大型企業,我應該可以理解為什麼宏達電會退步。

  先聲明一件事:以下所有文章,只是我個人的推想,並不代表宏達電內部的經營管理方式;如有雷同……呃……這……
  應該不會雷同吧!拜託,如果雷同的話,我會很想哭的。

  很簡單:一堆庸才、蠢材主管,嘴砲專案經理作祟,把『設計』這當成『生產』來看,而且貪過頭(或者說過度重視收益)。

  先把人的問題放在後頭,設計這絕對不能當成『產品』來看,以為壓時間、威脅設計師,或是把設計師叫到會議室去痛罵一頓,然後不給支援也就算了,還在那邊說一些『生雞蛋沒,放雞屎有』的主意。
  請問在這種狀況之下,台灣怎麼搞設計?

  ID設計這種東西,是要兼具美感和實用性,不是壓時間,威脅就有用的,要給人時間去思考,去設計機構的外型、配色等等。
  絕不是像鋼鐵人當初那樣那麼輕鬆的設計,那只有東尼史塔克才做得到。
  然而台灣的老闆、主管不懂,老闆不懂就算了,因為老闆通常什麼都不懂,只懂的賺錢。
  但主管不能不懂;總經理不懂也就算了,副總、協理總該懂吧!如果副總、協理不懂,為什麼中間不插一個懂技術、懂設計的經理或是課長?
  不~~怎麼可以!如果多疑個主管,股票就得多一個人分!
  ……
  啥?年終分股票是科技業的通例?
  拜託,少開玩笑了!我可是在上市上櫃的電子代工公司工作,那家公司小職員可沒有股票可以分;那些股票都被上頭給分光了;做員工的,就連在員工餐廳吃頓晚飯,都會被副總叫到辦公室去罵。

  先不管hTC的那個ID設計師是不是該切腹,我覺得,台灣人普遍缺乏美感。
  不……不是缺乏,是根本少了所謂的『美感』。
  醜的要命的東西都可以當成寶一樣來看待,『只要名牌只要貴,就是漂亮』的心態,台灣人根本沒有美感可言。
  三爽的手機好看嗎?醜斃了,但很多人認為好看。
  以前的鯊魚機、小海豚,貝殼機、滑蓋機都還不錯看,但……
  現在的智慧手機只有比功能、比螢幕大小,但是外型呢?
  就像影印機拷貝下來的一樣。
  除了Google以外,是沒有人認為,比螢幕大小就像比OO大小一樣,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嗎?
  除了華碩以外,大家的腦子裡的創新細胞都死光了嗎?不然為什麼沒有人想到可以把鍵盤和平板合在一起?或是把手機、平板和鍵盤合在一起?
  這也不能怪全部的台灣人,但等一下再說。

  一片機海的方式之下,就會產生一個後果:外觀只要能看就好,使用者介面能用就好,好不好用,好不好看,管他去死。
  所以,從以前到現在,我都覺得hTC的外觀很醜,使用者介面很難看。
  好,就算不搞『機海戰術』,那hTC有沒有試著改變外觀和使用者介面?
  如果有,我就不會那麼排斥hTC了。

  做品牌也就算了,做代工的我,看過幾個令人噴飯的設計。
  遊戲搖桿,無線遊戲搖桿,很有意思吧!
  但為什麼除了兩個左右類比搖桿,左右食指可以按到兩個按鍵,十字按鍵以及『方塊、叉叉、三角、圓圈』四個控制鍵以外,還多了『播放、快轉、暫停、錄影』這四個按鍵呢?
  我搞不懂,我搞不懂設計這個外觀,以及認可這樣的外觀的主管,是憑什麼當主管。
  好,另外一家大客戶的外觀設計呢?
  醜到爆了。
  ……
  抱歉,這有關我們公司機密,以及如果說太多大家就會猜到我在哪家公司工作,我必須給我們的董事長一點面子,所以暫時不想說太多。
  等到哪天我離職了……哼哼……

  當客戶根本不懂他想做什麼樣的產品的時候,就是代工廠得幫忙設計的時候,不能把客人的話當成聖旨。
  因為那票狗雜碎根本不懂什麼叫做設計啊!

  好……跳過台灣人沒啥美感的這件事……碰!又撞到一面牆。
  我曾經看過一個影片,那是一個對岸補習班的老師說的:
  『中國人,對不賺錢的生意不感興趣。』
  一定有人會說:『那適中國人,中國人什麼黑心錢都敢賺!台灣人才不會這樣。』
  對~~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台灣有台灣的血統,台灣人最好,台灣人最棒,台灣人萬歲萬歲萬萬歲……
  我呸!
  別說東方人了,幾乎全世界的既得利益者都是一個樣,一樣噁心、市儈、自私、自大。
  但台灣的有錢人……就算是郭董、張董……
  都有點土味……

  什麼意思?
  罷工?成立工會?可以!絕對可以!
  明天我就遷廠到大陸去。
  加薪?昇職?退休?可以!沒問題。
  你明天就被開除了,原因:莫須有。
  就是這個意思。

  停留在上個世紀末,以工業、製造業為主的經營方式,表面上是製造業,但實際上則是以公司資產當成股本,拿到股票市場上去以錢滾錢的方式獲利。
  然後隨便放點利多的風聲,讓公司股價不斷上漲;然後就放點利空的消息,讓公司股價慘跌,
  投資人當然會罵,這時老闆就大量買進股票,以維持公司的股價;試圖放點假利多的消息,讓股價上漲。
  老闆賺飽了,股東賺飽了,員工呢?
  啊?不是有給你薪水了嗎?給你薪水已經很不錯了,你還想怎樣?你不想做就換啊!
  這就是台灣企業廠商說什麼都不要政府課徵證交稅最大的原因。
 
  賺錢的時候沒員工的份,但當虧損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縮減福利;不行的話就縮減人力。當撐不下去的時候,老闆就卷款潛逃,留下的爛攤子和債務就丟給股東和員工們去想辦法。

  是的,台灣人就是過度重視收益,所以沒有人會去想做和『研發』、『開發』、『設計』這三個等同於『燒錢』的工作。
  台灣老闆都希望找到便宜、好、快速的設計師;這種人有,但不存在這個世界,不存在這個星球,更不存在這個時空平面。
  只存在那個老闆的想像之中。
  更恐怖的,台灣的老闆希望的『便宜』等於『免費』。所以就會出現很多光怪陸離的事情。
  當然,我認為hTC應該不會這樣。
  但該省依舊會去省,不然為什麼台灣版的S1竟然會和國外的S1的核心不同?甚至還是次一等級的?
  這很明顯是專案經理和高通之間聯繫出現了問題!
  唉~~我搞不懂……
  搞不懂為什麼那個專案經理不切腹自殺?

  最後……唉……
  台灣呢,不是沒有人才;台灣兩千多萬人,怎麼會只有那些有錢的肥佬,或是喜歡上夜店的少爺呢?
  台灣不是沒有人才的~~因為那些人才都被一群蠢材主管揍成庸才了。

  原本,台灣的精英教育確實創造了許多人才,在國外,精英教育確實也是可行的一個方法。
  但台灣的根源來自於中國,中國五千年科舉的遺毒,讓台灣度過了十多年科舉聯考的痛苦時代。
  在這個時代中,什麼才藝、才華都不被人當成很重要,認為只要好好唸書,就可作大官、賺大錢,過好日子。所以父母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去當醫生、當律師。
  這段時期,很多不喜歡唸書,但有其他方面才華的孩子,被當成成績差的壞學生。

  你以為我是再罵聯考嗎?
  我呸!現在的升學方式我更痛恨,人本那群老笨蛋們,害慘了台灣教育。
  老師罵不能罵,打不能打,就連念個兩句就會被家長約談,搞啥啊!
  『愛的教育』不是不行,但『愛的鞭子』也不能少。該管的還是得管,該兇的還是得兇。
  但人本不是,人本就連『愛的鞭子』都要拿掉,最好讓孩子在沒有管教的威脅之下長大。
  這樣只會創造一堆小皇帝、小太后出來。

  那是學校、家庭教育的問題。
  但台灣的蠢材實在太多了,喜歡拍馬屁,學習上級長官帶人的方式,搞辦公室政治;或是獨善其身,遇到事情就躲到一邊去;面對屬下的質疑,推論,就直覺下屬在挑戰他的威嚴……etc.
  有的時候,或許下屬說的話有點不經大腦考慮,或是思考速度有點慢,那就在講一次就好;或是給下屬有辯解的時間。
  但台灣人的作法卻不是。明明搞教育的不准老師責罵學生,那為什麼容許老闆威脅員工?

  說個實際的例子:
  我手邊的案子發生了一個問題,我很早以前就發現了,我也回報了;但主管說不管他。
  然而,幾天之後,副總竟然只把我和另外一個工程師叫到我主管的辦公室,瞪著我說:
  『我已經失去耐性了!這個問題到底是怎麼回事?今天下午給我想辦法解決,不然不要怪我發飆!』
  兩個鐘頭之後,那個副總又跑到我的身邊,瞪著我要我再過兩個鐘頭給他答案。
  他媽的!關我鳥事!我又不是沒有回報!

  再解決那個問題的過程當中,我主管的態度也讓我很火大。
  『你不要想,你沒有資格去想。』
  呃……死老頭,什麼叫做『你沒有資格去想』?現在都已經是火燒眉毛了,就連貓的手都想借的階段,你再說什麼?你想表達什麼?
  到最後,不到四個鐘頭,我就把問題找出來了。
  但我很累,我做的很累,所以只有找到表面的問題,但確實原因,解決方案……我沒那個熱情去找了。

  想想看,在這個案例之下,如果我的主管挺我,對副總拍桌吼著:『你有種就衝著我來!少在那邊指桑罵槐。』
  這樣會不會比較好?
  如果我的主管說:『你有什麼想法,說說看。』
  這樣會不會比較讓人願意付出?
  如果我的副總不是橫眉豎目,而是放低姿態的說:『這個問題很嚴重,希望大家努力一點,一起把這個問題解決。但我希望能在今天下午四點得到答案,請各位幫忙一下,謝謝。』
  這樣的氣氛是不是比較和緩一點?

  回到那個案子的問題上,真的,那個問題是我發現的,我也有去想為什麼,這樣的現象應該怎麼解釋?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在我做基本測試的過程當中,我一直在想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但那個臭老頭竟然給我一句:『你沒有資格去想』……
  我是很想繼續解下去啦!但……
  最後一擊是某個PM要來打包給客戶的東西,然後有個標籤不見了,那個PM開始跳腳罵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就馬上從我手中搶了過去。
  他就那樣搶過去了……
  很直接、很乾脆的搶過去了……
  連一句謝謝都沒有很直接、很乾脆的搶過去了……
  給我的感覺是:在這家公司工作,不管幫誰都是一件極度愚蠢的事情。也沒要求他加薪、請客的,口頭嘉獎一百次也好。
  那家爛公司,爛事業群,那種『有事鐘無豔,沒事夏迎春』的作法,把我晾在那邊一年多,然後又要我馬上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已經沒有熱情了。

  先不管hTC內部是不是這樣,但台灣很多大公司內部應該都是這樣。
  因為公司一大,一群蠢材爬到了高階主管的位子,就很擔心會被自己的下屬給幹掉,所以故意找一堆笨蛋來當他的手下,在自己的單位裡頭作威作福。
  如果一個不小心找來一個人才,那個蠢材會想盡辦法把那個人才打成庸才,就算離職,也要把那傢伙說的一文不名。
  好,如果來個天降神兵,老闆找來一個人才,成立了一個新的單位,蠢材們當然會拼了命不讓那個人才立功,甚至還扯他的後腿。
  如果是蠢材們造成的內部腐化的話,那裙帶關係那會更加深公司腐敗的速度。

  怎麼解決?
  啊?解決什麼?
  hTC股價下跌?我又沒買宏達電的股票,關我啥事?
  如何改善台灣就業環境?
  這個問題的話,我有答案。
  首先,請中共準備幾枚核子飛彈,然後瞄準台灣四個核能發電廠,然後找個瘋子去按那個按鈕。
  對,台灣人的劣根性已經沒救了;我還擔心台灣被炸到陸沉,那種劣根性還會傳染到全世界、全宇宙去。
  
  是的。我認為今天台灣就業環境這麼惡劣,一堆缺乏創意、創新,充滿著低俗、無聊的設計,完全是因為台灣人民屈服於上者,沒有膽子下克上;而當了老闆或主管的時候,每天想的只有鞏固自己的權勢和利益,當遇到下克上的時候,就把下給克掉。

  國外就沒有嗎?
  有啊,怎麼可能沒有這種老闆、主管?
  但國外不管哪種行業,員工都有工會撐腰;只要老闆提出不合理的待遇,那老闆就得準備面對罷工,收律師信等等麻煩事。
  然而,台灣的工會都很貼心的替老闆、企業著想;不然為什麼當台灣開始週休二日的時候,一堆原本有的假日都沒了?還有為什麼會有『責任制』這種法條出來?
  也不能說工會使不了力,而是台灣人耳根子軟,企業派出一個交涉人,交涉人一兇,台灣人的腿就軟了;說了幾句好話,腿就軟了;給他一點甜頭,就連自己老爸叫什麼都忘了。
  所以什麼罷工、抗議的,到最後都不了了之;全都是因為台灣人怕事,喜歡貪小便宜,希望息事寧人所導致的。
  
  台灣,不是不能做品牌,也不是沒有人才。
  而是台灣人因為討厭賠錢(就算之前賺很多),所以不想做品牌。
  而是台灣人不承認『做大官、賺大錢』以外的才華,所以台灣沒有人才。
  
  解決的方法也不是沒有,而是必須從教育、家庭環境,人民對於『成功』與『人才』的定位來改變。
  所以祈禱台灣陸沉,所有人都死光光比較快一點。
  不然呢?西方從文藝復興到民主時代,花了多少時間演進?又花了多少時間限制雇主虐待勞工?老美還特地為了這件事發生了內戰噯!更別提法國人為了縮減工時,提高待遇,工會走上街頭抗議多少次。
  你以為這種過程很輕鬆嗎?別傻了!台灣人天生就具備了奴性和盲從兩種特質,根本不可能獲得更好的待遇,不被剝削就祖先保佑了。

  最後,我還是必須再度做一次聲明。
  宏達電的hTC銷售衰退得原因很多,但不能不考慮到宏達電內部經營管理的方式是否是一個因素。
  因為hTC真的很醜。到底有沒有人看過那個外觀和使用者介面啊?
  然而,這篇文章的內容牽扯到教育,台灣人的人性……等等一些比較哲學東西,這部份和宏達電一點關係都沒有。
  簡單的來說,這篇文章是我個人在抒發過去兩個星期所受到的壓力。
  還有,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女士,CEO周永明先生 不用麻煩您在員工名單找我的名字了,你們找不到的。
  我不是宏達電的員工。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