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2010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64--惡意的謀殺

是的,您正在看的是『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一如以往的,是硬體工程師在工作上的怒吼;不是什麼社會新聞,也不是想轉風格,改寫推理小說。
那次的事件,我個人認定為是我個人對於供應商/代理商惡意的謀殺。

代理商,顧名思義就是從一大堆原廠代理一些元件,然後四處找工程師兜售。
代理商的工作和一般的進口商沒什麼兩樣,那就好像一套批價五千塊的西裝,然後由某家公司代理進口到台灣,然後要你花一萬五的新台幣去買。
原本五千塊,為什麼會爆增了三倍?
代理商會有一大堆的藉口告訴你,爆增三倍是很值得的;但是他們沒有告訴你,當銷售量夠大的時候,其中有一半是他們的佣金。

然而,電子業並不能像服飾業那麼囂張,因為還有其他的代理商在賣,一個不小心價格一比出來,下一回這個客戶很可能就不會跟你買了。
但是,代理商之間的削價競爭對於原廠來說也是一件很頭痛的事情;所以有些原廠會刻意要求代理商鎖定客戶。
簡單的來說,某甲原廠,有A代理商和B代理商,而某牛客戶和A代理商買了甲原廠的某顆IC,A代理商向原廠提出申請,而原廠這時就會鎖定這個牛客戶的代 理權被A代理商拿走;不只B代理商不能向牛客戶推銷某甲原廠的料,就算這個牛客戶想從A代理商換成B代理商也需要經過一道冗長的手續。

在這種情形底下,有些代理商就開始跩了起來,他們會想:這東西只有我才能賣給你,價格和服務你都要看我的臉色!
而我,在一次極端的厭惡與憎恨之下,我展開了工程師的絕地大反攻,惡意的謀殺了某家代理商。

那是發生在前公司的事情。
某顆料件先前我們是用表面黏著元件(以下稱SMD),但是那顆元件插件式(以下稱DIP)的比較好買,價格也比較漂亮。
但當初設計那個線路的時候,當時那個代理商並沒有說SMD件很不好買,他們擺出一副好像給你好處的樣子,告訴採購全台灣只有我買你,價格還特地跟原廠談了很久。
然而,現在上頭交待要重新設計這個線路,線路之前已經由同事A設計好了,我只要找料和Layout就好了。
但是當我和對方業務要求樣品的時候,那個死傢伙就一直在挑戰我的耐性和底線。
對方的業務沒有很認真的回應,只說沒有SMD件;在幾次電話和郵件的聯繫之後,代理商的業務說要帶著他們的專案經理(以下稱PM)來拜訪。

好,拜訪的時間到了,我一看嚇了一跳,他們沒事來四個人做什麼?一狗票人一起來這邊幹麼?打架啊!
因為線路是另外一個工程師設計的,所以就只有我和那位同事A一起去和那一狗票人『談判』。
一開始討論線路,之後討論料件;因為我不是線路設計者,所以線路設計者沒有說話,那我也沒什麼意見。
但我總覺得有點怪怪的,開會的時候代理商的PM提出了一個新的方案;那我就再想:同事A不是有給你我們的規格?你們不是應該照著我們的設計,推薦我們用比較好的料件才對嗎?怎麼到了已經到了要Layout的時候,你才提出新的設計?

但,同事A接受了對方的提議。那我也只好不說話。
拿到了樣品,另一個問題又來了。
因為這個料件需要配合一個繞線變壓器,而這種變壓器又是特製品,需要花時間繞線;更好玩的,台灣沒人做這種東西,做這種變壓器的廠商都到大陸去了。來來回回少說也要兩個星期到一個月的時間。
而那個代理商就在那邊推啊、拖啊、盧啊……說什麼他們公司只有一個業務工程師(也就是他們的PM),而他們的PM又很忙,實在沒有時間幫我們做……等等一些狗屁。
我就跟他們說:『這個線路,是你們說要給我們的,變壓器的參數,也是你們說好要給我的,麻煩一下,給我一個時間好讓我往上頭報。』
我得到的答案是:『抱歉,我沒有辦法決定,你等會兒。』
我火大了,痛罵了他們業務一頓。後來那個業務幫我約好第三天早上見面,一起敲定這個問題。
好,我接受。
隔天早上,我接到業務的電話,說可不可以改到下午,好,我也接受。
再隔天早上,業務竟然有臉打電話來跟我說:『我們PM臨時被派去新竹,所以下午沒有辦法來,能不能改到……』
他沒說完我就掛電話了。然後開始上網找原廠;打電話給原廠,抱怨代理商如何如何。講完電話,我就開始找另外一家代理商。
很順利的,我找到了另外一家代理商,這家代理商告訴我,因為我們已經被先前的代理商給鎖住了,必須要經過原廠的同意才能換。
不過,他們願意幫我們做服務,重新設計線路以及設計變壓器的參數。
很不錯的代理商吧!沒生意做還願意幫我們服務。

再我等待新的代理商的回覆的同時,舊的代理商的業務一直打電話來想解釋,我接起來都說一句:『今天下午沒來,你們以後也不用來了。』不給他們任何解釋的機會,我就掛斷了電話。
--我他媽的這輩子從沒掛過人電話!
這邊我得先解釋一下,因為公司還有和那家代理商買別的料,如果搞個不好的話,採購那邊會把我痛罵一頓的。
但是我問過採購,我想換掉這家代理商,採購沒有說不好,而是欣然同意。
既然採購都同意了,我就開始實行我的謀殺計畫;我要這家代理商永世不得超生。

到了晚上,我依舊沒有見到任何一個鬼影子;所以,我發了信,給他們最後通牒。
『我的需求很簡單,明天給我線路,還有變壓器的參數,沒有,你們會知道我怎麼做的。』
沒多久,我接到他們PM的電話;他就在那邊哇啦哇啦說一大堆有的沒有的原因。
我很耐著性子去聽他想說什麼,可是我聽到的都是一堆屁話,說什麼不要對他們業務太兇,或是說他們的人手不夠,原廠又不願意提供協助……等等
最後,我問他:『你看到我的郵件沒有?』
『有。』
『參數呢?』
『沒有』
『你知道我會怎麼做的。』
說完,我馬上掛電話打電話給原廠。
很巧的,再我打電話的同時,同事A的電話也響了起來。
當我在和原廠聯繫,請他們把代理權交給我新找的代理商的同時,我聽到同事A講電話的內容似乎和我的案子有關,我很耐著性子把這邊的事情解決之後,回頭對同事A問道:『是那家代理商對吧?』
同事A點頭之後,我開始咆哮著:『我告訴你,只要我在這家公司的一天,你就別想繞過我!聽到了沒有!別想繞過我!』
--現在想起來,我應該加上一句『你最好踏著我的屍體過去』。
當我接到更換代理商的通知之後,新的代理商也開始動手幫我申請樣品,FAE也開始幫我設計線路和變壓器。
不到兩天,新的代理商就把新的線路和參數寄了過來;收到的同時,原來的代理商也回信了。
他們還繼續掙扎著,說什麼未來的布局,廠商的配合等等。
看了就想罵人……

這件事,就以我個人的角度來看,我並不認為我有錯。
因為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們給我的承諾,而我也把他們的『承諾』呈報上去;可是他們卻一直黃牛,一直拖延。
尤其是最後他們PM竟然給我跑到新竹去了!跑到新竹去就不能做事嗎?電腦沒帶著嗎?還是說他們公司的人全死了,沒人可以幫我設計變壓器嗎?
這樣也就算了,請問一下,是我先提出的需求還是其他客戶先提出來的?有個優先順序好不好?什麼?對方公司『比較重要』?
對啦!我們公司小,需求量不大,業績不漂亮,別家大公司比較重要啦!既然這樣的話,請你繼續服務你們的『大客戶』;我們這個小公司會去找其他的解決方案。

這就是我謀殺代理商的過程。
這是真人真事;但是因為隔了好幾個月,所以有些時間上和內容上有所差距;不過大致上就是這樣。
再那之後,我經常和我的代理商提起這件事情,給他們一些警惕,不要那麼跩。

再漂亮的價格,也換不到一個尊重;既然你不尊重我,那麼,你會知道我怎麼做的。你會知道的。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