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2010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60--另一種思考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到這邊已經第六十篇了,在此紀念一下。

   今天要談一點比較和工程師無關的事情。
   的確,現在有很多耐壓性低,又教不聽的社會新鮮人,但這並不是我要討論的主題。
   我想討論的,是主管該怎麼面對自己的下屬。

   從公元兩千年開始到現在,我已經工作了十年多了,雖然只換了三間公司,但我卻遇過不少的主管,每個主管都有各自的風格。
   當我開始工作的時候,我以前的主管很糟,糟到全公司沒有一個人喜歡他;如果遇到不合他的意的事情,他會在那邊碎碎唸;而我是還好,我在他手底下工作,沒有被他唸過。
   因為他都直接用罵的,而且罵到可以讓人懷疑自己是不是應該出生,是不是應該自殺,以免丟人現眼。

   換了公司之後,那個主管基本上是放牛吃草,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基本上他不會管你,就算在加班的時候在辦公室裡頭抽煙他也不管你。
   因為你不抽,他會在他的辦公室裡抽。
   後來,那個主管離開之後,整個研發團隊馬上唱空城計,我被編到其他的部門,這個主管要求就比較嚴格一些。
   但也只有一些些而已。
   之後,研發部重新開始,我的主管……基本上……我對他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因為他跟本不管我。
   接著來了一個副總,而我直接向副總報告……
   然而,那個副總的能力很強,只要問他什麼,他會傾囊相授。
   對他,我一直有一份愧疚感,我並沒有把我的工作做的很好;然而,當我被資遣的時候,那份愧疚感頓時消失無蹤。
   現在的主管,和之前的主管相比,算是比較隨和的。不會罵人,就算罵人也不會罵得很兇,但如果你的案子Delay的話,他會指著你的進度,要求你給他一個交待。

   我為什麼要說這個?
   要留住人才,除了錢以外,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工作環境。
   沒有好的工作環境,就算錢再多,也無法留住你所想要的人才。
   然而很多公司都忽略了這個問題,每個主管都會很感嘆的說:為什麼好的人才都那麼難找?
   我的答案是:你找人和用人的方式有問題。

   上一代的思維都是,千錯萬錯都是下屬的錯,錯了就該罵,而且要痛罵。
   --不然我被上面都是罵假的嗎?我以前也是這樣被罵過來的啊!
   主管們都會抱怨現在的年輕人都不耐罵,也經不起壓力。
   並不能說不耐罵,也不能說經不起壓力,而是年輕人會有自己的想法,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詮釋一件事情。
   簡單的來說,以前你的主管不把你當成人,不代表你就得把你的下屬不當成人來看,因為時代已經變了。
   但是,該要求的,該檢討的依舊得檢討。

   還有,上一代的思維是,叫你做就做,不要給我多說什麼,也不要想太多。
   但等於不給新人成長的機會。
   不要跟我說什麼:時間是你自己的,要學什麼東西,要自己想辦法。
   那意味著什麼?員工回到家還不能好好的休息,得花時間去學工作上的事情,加強自己的本職學能,以後才會有競爭力。
   我很唾棄這種說法。

   如果是語言能力或是其他的能力,或許這種說法很有用。但……如果專業技能呢?
   像我,我是硬體工程師,很多東西需要實驗,模擬軟體或許可以幫上一點忙,但那畢竟只是模擬而已,我有可能在家裡面架一個實驗室嗎?公司出錢給我蓋嗎?還有,給我一個理由,為什麼我下班回家還得看規格書?你認為我是機器人,沒有壓力需要宣洩,也不用睡覺的喔!
   再說,案子一個接著一個來,每個都很趕,你要我用什麼時間去學?睡覺時間嗎?
   最後,補習班如果有開課的話也就算了,如果沒有呢?你是要我去哪學?就算有開課好了,那麼,請問一下,誰來出學費?你以為你的薪水給的很高嗎?
   像我現在正在上一堂六萬塊的課程,經濟壓力壓的我快透不過氣來了,幾乎每個月都超出預算;幸好以前我還有一點積蓄,不然我早就成人乾了。

   提到這個我就很火。
   一個月三萬塊,為什麼我一點積蓄都沒有?我又沒有天天出去花天酒地、夜夜笙歌,為什麼我會過得那麼窮?
   仔細算了一下,除了房租以外,我發現有兩個很大的漏洞。
   一個是那六萬塊的學費(分期付款),另一個則是郵局的儲蓄保險;光這兩個加起來,每個月就要支出一萬多塊(雖然郵局的儲蓄保險,幾年後可以拿得回來)。
   想到就讓我很火大。

   回到正題。
   很多主管都會抱怨,現在的年輕人很難教。就算告訴他們原理,也告訴他們為什麼,但是他們就是滿口抱怨。
   我的看法是:請換個方式來教。
   現在的年輕人,說難聽一點,就是徒有衝勁,但沒有腦袋,所以時常暴衝,而且很討厭繁複瑣碎的事情,這會讓他們沒有成就感。
   以前的主管根本不管你,就是強迫年輕人吞下這些工作,不爽你就離開。
   但現在這樣做真的好嗎?你真的就要這麼放棄自己訓練那麼久的人嗎?
   老實說,你可以換個方式來教。

   照慣例,我用 栗子 例子解釋。
   Andy:多年媳婦熬成婆的研發主管
   Jay:社會新鮮人
   Andy:你怎麼了?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開心的樣子。
   Jay:我覺得做料件表很無聊,也很無趣,沒有成就感。
   Andy很懷念他臉上的表情:你知道,料件表很重要吧?
   Jay:嗯。
   Andy:你知道如果料件表出了錯,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吧?
   Jay:這我知道,可是……
   Andy:等等,我不是想要說一些你知道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我已經知道的事情;我想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你懂我的意思嗎?
   Jay:不懂。
   Andy:料件表我只知道這種作法,在我的認知和經驗裡頭,我也只知道這種作法;然而,我希望你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把料件表做的又快又好。
   Jay:呃……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
   Andy:我給你幾天時間,你提出一個方法,去想想看該怎麼做會比較快,而且對未來你在做料件表的時候,不但能夠省下不必要浪費的時間,又可以不容易出錯的方案來。
   Jay:您要交給我去想?
   Andy:這很簡單吧,對你來說,如果能省下這些時間,你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也可以準時下班。
   Jay:沒問題。

   身為主管,不能把所有人當成一樣來對待,必需要針對每個人的特性和個性來做最適當地安排。要承認自己並不是萬能的,也要給年輕人一個能夠超越自己的機會(或是幻想)。
   人,不是機械,無法規格化的。

   以我自己為例子,當我進到這家公司,我發覺硬體在做事情的時候,真的一點效率都沒有;以前用過的料,不是沒有承認書,就是不知道承認書該到哪裡去找,只能到往路上去搜尋。
   而且,料件表雖然我可以做的很快,但很容易卡在工作壓力沈重的研發助理身上;另外就是沒有專屬的Layout指導說明書。
   我不斷的向上頭反應這些事情,上頭也逐漸的有回應。
   像是承認書,公司開了一個FTP站台,可以把所有的承認書或是未承認的規格書放到伺服器上;同時幾個硬體和顧問討論過後,有了一個制式的工作流程和Layout指導說明書。
   還有,我花了十幾分鐘的實驗,我找到了處理料件表最快的方式,雖然那要線路設計者(就是顧問)配合,以及長時間的累積才能做的好。
   有沒有用?呃……是有一點,但那絕對是好主意!
   再來,就是找了一個工程助理,來處理料件表、工程改變說明(ECN)和承認書,大幅的加快了料件表的流程。
   這些都是我去向上頭要求來的,那時候我才瞭解到一個真理:會叫的小孩有糖吃XDD
   雖然這都是我可以引以自豪的地方,但……我想要的成就感不是這個,所以我自動列入了黑歷史當中。

   身為一個主管就像一個指揮官,員工都是你雇來打仗的傭兵,傭兵會為你工作,只是你給他錢,公司給他福利;但他現在為你工作,不代表你就能留的住他。
   傭兵不只會為了錢,也會因為你和他的想法不同而捅你一刀。
   至於你要怎麼留住這些傭兵,讓他成為你的心腹,你的正規軍,就算他離開了,也要讓他不至於捅你一刀,不在背後罵你,這是身為主管的你該做的事情。

   對了,給社會新鮮人,麻煩一下,請丟掉那些就業資訊(例如『Cheers』、『104人力銀行』)所寫的令人做噁的文章,那些文章,都是一些王八蛋為了爭取廣告,從企業的角度來寫的。
   相信那些文章的話,那你活該倒楣註定一輩子當奴隸。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