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09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54--硬體工程師與詹姆士龐德

  想當初我寫『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這篇專欄,為的是呼應蔡學鏞的『程式員與香雞排』三部曲。
如果在Google上,用『程式員與香雞排』搜尋的話,還可以搜尋到這三篇文章。
多年過去了,程式員依舊是程式員,硬體工程師還是硬體工程師;程式員已經習慣了他的生活,而硬體工程師依舊在怒吼著。

真的,工程師真的不是人幹的工作。而是人做起來會很『幹』的工作。
薪水少、壓力大不說,還得忍受許多負面的情緒,有的時候會覺得:我他媽為甚麼不去當黑手?最少我不會過的那麼累。

某公司的某個員工,曾經對我說一個『誇張排行榜』。他說他有三天三夜沒有回家過的經驗,這還不算什麼,他的同事還有曾經一個月沒有睡覺,站著靠在機台睡著的經驗。
我想請問一下,當工程師有什麼好的?
有錢沒命花,娶了老婆沒法抱,請問一下這樣的人生過來不無聊嗎?

我從事電子業已經將近十年了,從三個月的作業員變成助理工程師,然後換公司變成工程師,被資遣之後,過了三個月的美好的長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時間太短了)之後,又回去當工程師。
回首十年的生活,我真的覺得我過的很無聊。
上班、打開電腦、想著今天該做什麼事情,挨罵,測試、實驗、等吃飯、中午休息、繼續測試、實驗、挨罵、等下班。
這種人生……會有趣到哪裡去?
有的時候我真恨為甚麼我不是詹姆士龐德?工作刺激的像什麼似的!

工程師,唉~~真的是『公』程師。
星期一開週報的時候,整間辦公室除了一個助理以外,其他都是公的,清一色都是男人!
唯一的助理小姐還是已婚的!
我又不是同性戀,上班沒有一點賞心悅目的『花瓶』在,根本一點意思都沒有!
再度痛恨為甚麼我不是詹姆士龐德,可以玩女人玩到爽。

或許以前我過太爽了,有很多事情都有人幫我做好了,現在換到這間公司,我一聽到工程師要作成本分析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傻眼了。
成本預算是要開案的時候就必須評估出來,不只是元件,就連印刷電路板的製作成本也得算進去,而不是當板子作好了就在那邊哇哇叫,說『早知到那麼貴,我們當初一開始就不做了!』這種令人吐血的話。

其他公司的工程師我不清楚,或許他們認為成本分析是工程師的工作,但我卻不覺得是這樣。
成本,當初在開案的時候就得依照現狀來評估這樣的的方案是否可行,技術上是否可以做得到,同時這樣的方案變成產品的時候,是否會出現問題。
最重要一點,就是得評估出電路板製作的成本,竟然會有人遺漏這部份,這真的讓我很驚訝。
而且,要工程師作成本分析?開什麼玩笑?工程師根本沒有金錢的概念,也不會在意這塊板子花了多少錢來作。
光Debug就夠人吐血了,還要作成本分析?你在開什麼玩笑啊?光作這些無聊事就夠了,根本不用說做什麼其他的事情了!
呿!為甚麼我不是詹姆士龐德?每次出任務都有高檔車可以開,撞爛了也不用賠錢。

更讓我傻眼的,就是開會。
開會……唉~~有的時候開會根本沒有辦法解決任何事情,因為參與會議的高層根本聽不進基層工程師的任何一句話,任何一個意見,反正就是要把工程師操到死就是了!
所以,工程師並不喜歡加班,而是有著就算加班也作不完的工作。
詹姆士龐德需要開會嗎?不需要。出狀況的時候,他老闆會說:『他在作他的工作!』

工程師是個爛到極點的工作,不但要有設計新產品的能力,還要有一天四十八個鐘頭的時間,甚至還得會分身術,同一時間可以做完十幾件事。
我很懷疑那些老闆心裡在想什麼?他們是認為永遠都會有人笨笨的幫他們做事嗎?
壓力、不合理的要求我可以接受,但請不要給我負面的情緒,或是把我綁在會議中,還要我如期交貨。
抱歉,別人可以,我沒有那個美國時間。
唉~~詹姆士龐德……雖然他老闆可以用衛星追蹤的到他,但當他在玩女人的時候,他才不理他老闆咧!

結論:為甚麼我不是詹姆士龐德?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