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2007

有如『丁丁』一般的媒體

  看看以下幾篇文章:
  1. 可恥!台灣「假新聞製造機」被假新聞騙得團團轉!
  2. 媒體公害,正蔓延
  3. [波蘿]台灣的新聞媒體
  4. 我看腳尾米
  5. 腳尾米30分鐘版
  不夠嗎?如果用Google的Blog search的話,可以搜尋到五十到八十筆資料,那還是從昨天到今天的部落格文章。
  當我看完『腳尾米』這部紀錄片之後,我只有一個感想:我這輩子很難相信任何電子媒體了。

  當『腳尾米』這個紀錄片一出來,媒體們四處評論,但是大多都是在批評這三個學生在製作這個紀錄片的『道德』問題;認為學生用假新聞來騙人,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行為。
  但是那三個學生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台灣的新聞,已經到了一種氾濫、沒事找事、沒有專業、說話不算話、侵犯受訪人的隱私、綜藝化、連續劇化的地步。』
  --三個不是台灣人的大學生,竟然比台灣人還要關心台灣的新聞媒體。
  但是口說無憑吧!網路上不是流傳著一句話:『沒圖沒真相』?
  那麼就做個實驗來看看吧!那種什麼『狗還魂』、『買運氣』的路邊報導沒人理就算了,竟然沒想到媒體竟然能腦殘、懶惰到這種地步。
  不過,TVBS卻沒有報導,這倒是值得玩味的事情。

  如果說媒體有做查證,或是發現無法查證,決定不報導,再不然就是將這種新聞用一種純屬娛樂性、八卦性的方式來報導,會有今天這般軒然大波嗎?
  不只是這次的新聞,上回樂生學生到捷運局抗議,有人丟雞蛋、有人被收押。但是記者關心的是什麼?
  「砸雞蛋是不是預謀?」、「知不知道砸雞蛋違法?」、「砸雞蛋是轉移焦點」、「師長知不知道你們要砸雞蛋?」
  這種讓人氣到無力,笑掉大牙的問題,並沒有發生太久,大約陳水扁上台多久,這種現象就維持了多久。
  我沒影射陳水扁喔!蘋果日報是在公元兩千年的時候來台灣的。

  媒體有媒體的倫理,媒體也應該有媒體的道德,如果一個社會裡,充滿著嗜血、沒有道德倫理,為了媒體自身的利益,可以犧牲一切,這個社會將會變得十分恐怖。
  但是,話說回來了,是什麼造成媒體嗜血?又是什麼造就了媒體就算泯滅良心,拋棄新聞的專業素養,要求畫面上的好看、聳動,卻不想追求新聞本身的品質、事實的查證?
  答案很簡單:觀眾。
  有什麼樣的觀眾,就會有什麼樣的媒體。

  很久以前老三台報導新聞的方式,老一輩的人都記憶猶新吧!像那種枯燥無味的報導方式,只有對新聞有興趣的人才會忍耐那三十分鐘沒有廣告的折磨吧!
  現在電視新聞,花俏了許多,主播也變得越來越漂亮,視覺效果也做的很不錯。當然,看新聞的人也便多了,廣告收入也變好了。
  現在不要說蘋果日報了,就連聯合報、中國時報也變得花俏許多,彩色的印刷,花俏的版面設計,大家都喜歡這套。
  
  是啊,大家都喜歡花俏的東西,就算只有很無聊的功能,只要花俏,就會有笨蛋喜歡。
  舉例?LV的那個拼裝包不就是一個例子?不過那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
  重點在於:現在的新聞之所以會變得那麼畸型、扭曲,完全是我們這群觀眾所造成的。因為我們喜歡那種口味,我們本身的文化本身就是低俗的。
  有低俗的文化的觀眾,就會有低俗的媒體。就是這麼一回事。

  當然,除了觀眾以外,台灣有太多家的新聞台,這也是一個原因;但是呢,就是因為觀眾認為新聞很重要,所以才會有商人把眼光放在這塊。
  也因為有人喜歡看政論節目,所以政論節目就不斷的出現在電視節目中。
  這一切的一切,不能怪記者,不能怪電視台,要怪,就怪你自己。為什麼回到家就要打開電視?為什麼一打開電視就想要看新聞?為什麼不看『迪斯可Very』或是動物頻道,就算看幼幼台也好(某幼幼台的XX姊姊,身材和臉蛋都比那些新聞記者好看)。
  你就是喜歡看到記者問:『你媽媽死了,你有什麼感想?』,或是說:『你的腿斷掉了,你有什麼感覺?』
  不喜歡嗎?那為什麼不打電話到電視台去抗議?
  我實在很不想提起外國人的作法,但是呢,就算是速食店廁所男女合用,老外都會主動的和速食店的經理反應。更別提老外在這種問題上,他們會怎麼做。

  不看、拒看是沒有用的。該做的,是告訴他們:我不想看到這種沒有深度的新聞!

  什麼?你問我為什麼不做?
  我也很想做啊!可是我家沒電視啊!
  就算回到高雄老家,我也是看『迪斯可Very』、旅遊頻道(『酷男的異想世界』不錯看。),再不然就是看電影頻道。
  一年就看個那麼幾個鐘頭而已。我哪知道那些『丁丁記者』說了些什麼?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