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2007

令人搖頭的兩篇社論

看看下面兩則社論:
中國時報 2007.06.06 
M型社會與作文雙峰              陳啟濃/南投水里(國中教師)

今年第一次國中基測作文成績公布後,得到六級分的人數共有八一八九人,佔了所有考生的二.六○%,而加上缺考生後,○級分人數竟也有六一七二人。這樣的現象,凸顯出M型社會下,學生整體的語文能力,同時也出現雙峰的現象。這六一七二位○級分的國中應屆畢業生,連基本一篇作文都無法表達,是學校作文教學出了問題?還是他們活在和主流社會不一樣的社會?

按社會學家的解釋,語文其實也是一種霸權,同時維護了上層社會的優勢,也犧牲掉中下階層的權益。以筆者教學經驗,鄉村地區使用母語機會較高。相較於都會學生,作文用國語來表達,鄉下學生的確較為不利。

筆者曾輔導過一位拿過全縣台語比賽優勝的學生,從小在環境薰陶下,母語表達流利精彩,但國語作文卻辭不達意。所以筆者寧願相信,那些作文○級分的學生,是因不善於國語思考方式,而不一定語文能力比較差。學校教育要努力的,該是如何讓這兩類型(六級分與○級分)的學生,有溝通交流了解的機會,這是多元文化教育中整合教育的重要工作。

簡單基測也不會 以後怎麼辦…


國中基測PR值公布,英文仍然呈現「雙峰現象」。

其實,考後就有許多考生和老師反應,此次基測英文試題簡單無比,毫無鑑別度可言,測的只是考生細心與否。粗心錯一題,就可能差好幾個志願。

然而,也有監考老師發現到,部分考生一拿到考卷就開始猜答案,劃完了答案卡就趴在桌上睡覺,熬到可離場時間便匆匆交卷,令人傻眼。

一樣的基測,竟有如此天壤之別,難道我們只能以「雙峰現象」籠統帶過?

我仔細地做了一下今年基測的英文考題,內容的確是十分生活化,符合了「基本學力測驗」作為評量門檻的最初宗旨。這對習慣在陷阱、刁鑽、瑣碎、課外中反覆練 習以求高分的「前峰」學生而言,毋寧是潑冷水的動作,讓他們大嘆英雄無用武之地。決勝的關鍵因素,反而是核心之外、較為次要的正常或失常、細心或粗心。

由於基測英文只考選擇題,不考書寫能力,以致許多國中生在拼字、造句等核心語言能力都有著嚴重的問題,讓接手的高中職英文老師大嘆,即使花上許多額外的時 間,都難以把國高中之間的課程鴻溝補起來。今年國文加考了作文,考生為了進入心目中理想的志願,多半會努力加強自己的中文寫作能力。英文的部分,我覺得也 應該在堅持「能力門檻」的大方向之下,加考簡單實用的書寫(如中翻英),以適度提昇考題的鑑別度,同時讓「考試領導教學」發揮其正面的影響力。

筆者多年來參與了大學聯考、學測、指考的非選擇題閱卷工作,高中生英文學習的部分問題。他們在大考所呈現出來的、令人不忍卒睹的「果」,其實早在國中階段、甚至更早,就已經埋下了「因」。

依規劃,兩年多後將實施十二年國教。屆時,處於「後峰」的同學還是得繼續上英文課,如果他們國中沒畢業就已經放棄英文,高中職三年要怎麼熬?老師又要怎麼教?這點真的值得教育部官員、以及正在研擬九十八學年度高中英文課程綱要的學者專家老師,好好地思考。

【2007/06/06 聯合報】 http://udn.com/

  這兩篇文章都凸顯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教育問題:語言教育。
  我很懷疑現在的大人們,到底希望教出什麼樣的小孩?又要小孩接受母語的薰陶,因為這樣才比較愛台灣,又要小孩學會英文,這樣比較能夠提昇未來的競爭力。
  但是並不是每個小孩的母語都絕對一樣,英文也不是絕對重要的。如果沒有中文的基礎概念,不管是哪種語言都沒有辦法學的好的。
  在中國時報的文章當中,說明有個學生是得過全縣閩南語優勝,但沒有辦法用中文思考;那奇怪了,明明都是同樣的源流,為什麼學生沒有辦法用中文的方式思考?明明都是中文啊!而且閩南語本身就是承襲了中原古音,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出現啊!不然李白、杜甫、杜牧、白居易,以及歷代的文人要怎麼寫詩、寫辭、寫文章?

  這證明什麼?證明那個老師的輔導方式有問題;因為他本身就不認為閩南語是中文,所以就用閩南語的角度去思考,把小孩子應該有的中文基礎給搞得亂七八糟的。
  這跟語文霸權沒有絕對的關係,那只是被害的心理作祟而已。
  如果想要反駁的人請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咱家的祖籍是從湖北鍾祥,我媽的祖籍在安東(現在不知道在哪裡)鳳城,請問一下,我的母語是哪一個?我的小孩為什麼要學福建、泉州的方言?就算是承襲中原古音,那請問一下,那算是我的母語嗎?
  不要用那種『你到底愛不愛台灣?』、『你還是不是喝台灣水、吃台灣米長大的小孩?』的狗屁理由來罵我,我不知道我的母語是什麼,但是我知道,我用普通話可以溝通就好了。就算是閩南語,請不要企圖跳脫出中文的範疇,閩南語就是中文的一種。

  接著就是英文了。標題下的很刺眼:簡單英文基測不會,未來怎麼辦?
  告訴你,現在你看的這篇文章的作者,別說托福了,就連台灣的全民英檢也不會過。
  但是他還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工程師。

  這是我一直疑惑的迷思,為什麼全世界都在瘋中文,就連尼可拉斯凱吉在電影『軍火商人』中也溜了幾句中文,但為甚麼我們全國上下都認為英文很重要?
  喵的咧!台灣人的英文再怎麼好,有比美國的乞丐好嗎?
  是沒錯啦,中文還沒有像英文那樣那麼普遍,但是以中文普通話為國語的台灣,是不是應該先把中文學好之後再說?看不懂英文,真的不會死得很慘的。

  現在的國中生的上課時數,都被這些奇奇怪怪的語文教育給壓縮的亂七八糟,就連基本的中文以及作文都搞得亂七八糟,寫出來的文章要不就是成語亂用,再不然就是錯字連篇;沒有亂用成語,錯字很少的,又空洞沒有內容。
  真的不要怪我們這些老頭子再那邊抱怨東抱怨西的,不夠格的東西,沒有必要硬幫他們粉飾。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