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016

孩子,務實一點吧;浪漫就像糖果,很好吃,但吃不飽啊~~


這句話,在網路上看到好幾種版本:

梁文道評論切=瓦格拉:『一个人如果三十岁之前不相信社会主义的话,他就没有良心;如果一个人过了三十岁还相信社会主义的话,他就没有大脑。』

牟宗三說:30歲以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出息,40歲後你還相信社會主義,你就是無見識。

 以下出自Google搜尋到Ptt的文章;但本文無法連上,只能從google的庫存網頁中取得。

(一)「三十歲前不相信共產主義是沒夢想;三十歲後還相信共產主義叫不切實際。」 (http://tinyurl.com/edition01,據說出自李登輝) 

(二)「三十歲前不是左派沒心肝,三十歲後還是左派沒腦袋」 (http://tinyurl.com/edition02,據說出自電影[The Edukators]替天行盜)   
  
(三)「三十歲前不相信共產主義的人是愚昧的, 但三十歲後還相信共產主義則是更大的愚昧。」 (http://tinyurl.com/edition03,據說來自蕭伯納) 

(四)「三十歲前不相信共產主義,是沒有出息; 三十歲後仍然相信共產主義,是沒有見識」 (http://tinyurl.com/edition04,據說來自英國二次大戰後@*&#...)

這邊有比較詳細的整理。

就像上面的網站最後下的結論:在年輕的時候,我們都追求著理想和浪漫;但如果當你長大了,你還在追求理想和浪漫,未免也顯的你太蠢了。
仔細看一下臉書和Ptt上,一些親民進黨的言論,哪個不浪漫?哪個不理想?
理想到根本忘記了他們還是凡人,需要進食喝水穿衣的。
反核電,卻不提基本電力要怎麼來。
反火力,卻不提這是最基本的發電方式。
要綠電,卻蠢到連核能也是綠電之一。
反石化,卻不提自己生活上有多少東西都是石化產品。
反大埔,台北龍腦戶卻視而不見。
……
太多太多過度理想化的理念,理想化到我懷疑他們到底對台灣有多少認同。
一個老頭子和一個立委也就算了,一個國中生竟然可以大言不慚,義憤填膺的說『不能確定每個慰安婦是被迫的,就不能加上被迫兩字。』
這種已經不是天真了,這已經到了愚蠢的境界。

其實,我年輕的時候也很天真。
那時,我想要成為作家;我想要成為發明家;我認為研發硬體工程師是一個設計未來十年後人們會用的東西。
三十歲之後,我看清了一些事實。
我不可能成為發明家,因為我沒有辦法想到那麼多奇怪的用途。
台灣的研發工程師根本不是什麼『研發』,根本就是『抄襲』;抄公板,抄自己做過的案子,東抄西抄的……
唯一還保持的浪漫,就是我還繼續寫小說。

……
這麼說吧,我寫這篇的目的很簡單,我想問個問題:
那些忙著抗議,忙著罵政府,忙著在網路上寫廢文的人,搞浪漫主義的……他們的收入都是從哪來的?
朱學桓現在都變成通告咖了,到故宮南院去潑漆的,他們都是靠什麼維生的?
陽光、空氣、水?
還是個個都變成了政治動物,靠著支持者的『供養』嗎?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