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2013

出版社?最好全部倒光光算了!省得我得花汽油和火柴的錢去放火燒。

  我不否認,我對出版社的憎恨,完全出自於個人恩怨。
  如果可以,我想要開一個平台,讓所有獨立作家,或是新手作家可以公開以及販售他們作品的平台。
  省得每次逛書局的時候,都有想要放火燒了所有出版社的衝動。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逛書局的習慣?
  你們到書局都是看些什麼樣的書?

  我是不知道普羅大眾喜歡看什麼樣的書,但我認為,台灣被稱為文化沙漠,絕對不是因為沒有人創作的原因。
  而是我們閱讀的東西,全被『出版社』給壟斷了。

上面這張照片,和之後的照片,都是我從台北火車站的誠X書局(……台北火車站裡頭,就只有一間書局。)拍下的。

 


  看出什麼問題來了嗎?

  談判力?求職大作戰?英語心得完全攻略????用造句來學日文????Google英文強孝學習法?????????????
  混蛋!台灣出版社出版的,只剩下怎麼在職場生存、怎麼和人溝通,怎麼『快快樂樂』、『無痛苦』學語言嗎?
  當你打開之後,你會更加火大。
上圖是我自己定義的閱讀區域。
  目前市面上用來騙錢的書,大多都是這麼誇張。
  一本兩百多頁,外加超級拙劣的插畫(甚至是用微軟裡頭的插圖),天地各佔了兩、三公分,右牆左璧也給我來個兩公分;內文如果密密麻麻也就算了,但而文中的字體,以市面上免費/收費的office程式,大約18Pt到20pt的字體。
  這種爛書,出版社竟然有臉開價兩百塊。
  簡直就是暴利!
  
  從內容來看,推理小說全部都被日系、美系的作家給壟斷;敘事性的小說也只有歐美的小說,輕小說清一色都是日本人的作品,更別提漫畫了
  雖然『Life of Pi』的電影是李安當的導演,拍攝地點也在台灣,但小說原著是個老外。
  好不容易看到台灣作家出的書,靠!清一色都是介紹旅遊、美食的書。
  
  台灣沒有寫推理小說的人嗎?沒有寫輕小說的人嗎?沒人會畫漫畫嗎?台灣人只會旅遊和貪吃嗎?
  不,這種會寫小說的人才到處都是。
  但台灣的出版社絕對不會用台灣本土的小說。
  為啥?
  出版社會告訴你:『因為不賣啊!』

  唯一大量起用台灣作家的市場,只剩下言情小說這一塊堡壘。
  為什麼?
  因為出版社認為,歐美系的言情小說,激烈到根本不是言情,而是煽情小說了!
  我是很久沒有去看言情小說了,不過聽說現在的言情小說,和歐美系的一樣煽情。

  科技類書籍呢?
  如果你看得懂英文的話,那我勸你就不要買中文版的。
  因為台灣的出版社,大多都只有那些什麼『快快樂樂』 、『無痛苦』、『二十四小時學會』學程式語言的書。
  提到科技書,我給大家一個選書的技巧。
  只要看到是台灣的出版社(例如:松X、OOO實驗室)出的,頁數超過四百頁,定價超過五百塊的,到圖書館去借就好了。
  因為越厚越不值錢,也沒有收藏的價值,軟體改版之後,那些全變成了可回收垃圾。

  那還是軟體,硬體的話……
  唉~~
  簡單的來說吧!二十年前,錯誤百出的一本電路學,在改了N版,出了N刷之後,到現在還是錯誤百出。

  我不是想要推行什麼本土文學,而是……
  我說真的,如果九把刀願意把他一篇小說,用我的名字來投稿的話,我可以用我爺爺的名譽作為賭注,不管投個幾百家出版社,肯定會被退得亂七八糟。
  電子稿就還好,更別提手寫稿了,我連我爸的名譽一起賭上去,我敢說,手寫稿編輯肯定只看,中間和尾巴連看都不看就把我給退了!
  電子稿的話,編輯可以按下Ctrl+END,就可以跳到最尾端了,手寫稿還得用翻的……

  出版社壟斷了我們的閱讀空間,壟斷了我們應該知道的,以及我們不該知道的一切。
  然而判斷的標準卻是『出版社是否能夠賺錢』。

  『要出書就出書,不要在那邊牽拖出版社!』
  這是某位出版社編輯對我嗆的一句話。
  當下只覺得說一語便俗,我也不好回嗆回去。
  不過,現在我想要對那隻貓說:
  『老大,如果我是以作者的身份反對出版社,那我自然理虧,因為我也想加入這一環;但我就算換成讀者的身份,看到市面上充斥的一堆根本沒有閱讀的必要得書籍,讓我更加的痛恨出版社這種行業。』

  那,到底有沒有台灣的作家寫的小說,放在書局最顯眼的地方?
  有。
  九把刀、蔡智恆。
  除了他們以外呢?
  沒了。
  好像台灣就只剩下九把刀和蔡智恆兩個作家而已。

  雜誌呢?
  唉~~
  雜誌更別提了。
  商業雜誌全都是一堆為企業主服務的雜誌,全都在告訴求職者,千萬不要鋒芒畢露,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窮死是你家的事,絕對不是你雇主的錯。
  服飾雜誌被韓國、日本和歐美全部侵佔;運動也只關心美國的賽程;科普也只剩下外國的中文版。文學類也是被一堆老頭子所佔據。  

  我最討厭的就是有人說:那是你沒有好好觀察。
  我告訴你,我沒有多少時間看書,所以常年來逛書局的時候,我學習到一個技能:如何挑書的技能。
  只要打開書,字體超過18pt的,就直接把那本書放下去吧!
  只要有膠套的,還是最好放下去。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會得到什麼樣的『驚奇』。
  還有,從封面和標題就可以看得出來,這本書有沒有看得價值。
  除非你想學語言,那就不要碰語言的書;除非你真的很笨,需要有人告訴你怎麼賺錢,需要有人告訴你怎麼投資股票(換個角度來看,如果寫這本書的人真的會投資股票,那他還要寫書嗎?他還會真的和你分享他的經驗嗎?) ,不然只要看到那種書,那也不用看了。

  不過,九把刀的例外。
  我不敢看九把刀的書,就連封面我都不敢看。
  因為我怕被他告。
  就算他不告我,我也很害怕看到有個三十幾歲的男人,在自己的部落格哭訴有人抄襲他的作品。
  然後某個不知道怎麼賺錢來養家的朱姓男子,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對九把刀『情義相挺』。
  很噁心。

  就我的觀察:中文的作家,只有到金庸為止。金庸之後,中文作家寫的小說,全都消失在出版社的壟斷之下;只有名人、有名氣的人才有可能獲得出版社的青睞,其他的全死光了!
   就連某個不知道怎麼養家的朱姓男子,他早年開的『奇幻基金會』,出版的也全都是老外的書。好像台灣人不會寫奇幻小說似的。

  小野、張大春確實是個文豪,不過他寫得、看得書,全都是上一代的書;也因為上一代的書,確實有學問,所以他們才能被稱為文豪。
  而這一代竟然只剩下九把刀和蔡智恆了;那下一代呢?總不能只靠張大春、九把刀和蔡智恆一直撐下去吧!
  不,我們還有小S!她的牙套和懷孕日記,到現在找找應該還有。

  我想要表達的是,在台灣,文化沙漠絕對不是現在式、未來式,就連現在進行式也不是。
  而是過去式。


  所以,就算台灣的出版業全部倒光,台灣也不會是文化沙漠,也絕對不會被大陸壟斷。
  因為把台灣搞成文化沙漠的,就是出版業自己本身!在台灣搞言論壟斷的,也是出版業自己本身。
   
  因為出版社有權利選稿、挑稿,也有權利壓稿,說出各種不同天花亂墜的說法,說你的稿子不能用,或是押著作家的稿子不出版,或是挑新手作家的毛病。
  但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還用說嗎?
  出版社也是要求生存的,開公司就是要賺錢的!出版一本書,從校稿、排版、封面製作、行銷,到書局上架,這些都是要錢的!
  所以,從一個作者的角度來看,我確實無法對出版社這種作法有任何異議。
  如果我開一間出版社的話,我也會從商業角度去看。

  然而,我現在是以一個讀者的身份去看全球的出版業, 我發覺,出版業完成了他們階段性的任務,現在他們可以壽終正寢了。
  繼續讓他們活著,只會讓人們越來越不願意創作,越來越不願意看書。
  因為都是一堆很無聊,買了也只是浪費錢、浪費資源,看了也會傷眼的書。

  你能想像我拿著信用卡,想要買幾本書,大肆採購的時候,卻只能在書局不斷地繞,不斷地繞,不斷地繞……繞樹三匝,無枝可棲的痛苦和憤怒嗎?

  每次逛書局,我都有想要放火燒掉全台灣出版社的衝動。
  包括貓頭鷹出版社也在裡頭。
  為什麼連這家小出版社也在裡頭?
  不為什麼,遷怒而已。


  因為他們以為我們讀者是什麼? 只是準備考試的動物?還是成天瘦身的動物?或者,我們是不懂什麼都不懂的白痴?
  丟出這些垃圾,我們就要買單嗎?

  ……
  不,除了我以外,台灣確實很多人都會買單。
  因為台灣人就是這種人。
  恐懼著自己不懂和人溝通,恐懼著不知道怎麼在職場生存,恐懼著自己的身材很爛,恐懼著我們在語言上沒有國際競爭力。
  我們一直活在媒體告訴我們的恐懼當中,卻沒有智慧跳脫出這種恐懼,所以我們才需要別人來告訴我該怎麼做。  

  行文至此,我開始懺悔了。
  我不該怪出版社壟斷我們的閱讀空間,該怪得,是我們這些讀者的生活太過於空虛、寂寞、冷。
  造成文化沙漠的,不是出版社,而是我們這些讀者。
  因為我們是豬,不管是垃圾還是大便,我們都會照單全收,吃大便吃得津津有味的。所以造成了出版社的誤判,以為垃圾和大便有很大的市場,所以才會出一堆垃圾和大便出來。
  ……
  我去你的!最好是這樣。

  出版業和新聞業,就和醫院一樣,看似商業行為,但實際上卻需要極為的道德操守。
  醫院就不用提了, 你最好祈禱遇到一個不會以賺錢為目的的醫院。

  新聞業需要的道德觀念,要比其他產業來的高,不能以個人自身的喜好來作為新聞稿的中心,也不能以新聞社的老闆的喜好當作準則,必須要以求真、求實為最高準則,而不能以商業導向為主。
  三民自就不用說了,那根本就是民進黨黨報,吃著民進黨奶水長大的媒體。
  近年來,聯合報系和中國時報也逐漸往商業上靠攏。
  所以當年我才反對蘋果日報入台。

  出版業不像新聞業,需要高潔的風骨,但也必須要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事開太平』的情操去經營。
  賺錢當然是其中的一環,但出版業承載著的,是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文化載體,如果就以商業考量的話,那我們將不會有文化,我們的文化將會越來越淺碟。
  搞錢的方式很多,金塊就放在那邊,只看你有沒有膽識冒著有可能被金塊砸死的可能性(風險還不小喔~~),去拿那堆金礦。
  但台灣……不,全球的出版業,根本不想去拿那堆金礦,相反地,他們只願意抱著愚人金過活,反正他們能活下去就好,他們哪管讀者有沒有文化?

  我個人認為,就像上頭我說過的,出版業已經是一種黃昏產業,他們已經完成了他們階段性的任務,接著他們可以壽終正寢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網路出版平台業。
  網路出版平台業,他們只要負責主機的費用就好,然而這些費用,可以用廣告以及和作者分攤收費閱讀的部份來彌補。
  確實,著作權是一個很大的疑慮,誰知道會不會有人盜版作者的小說?或是下載了這本小說的格式之後,分享給他的朋友。
  那我想問你,如果只出實體本的話,會不會有人盜版?或是把買來的書送給朋友?借給朋友?
  難道出版社會想要在實體本裡頭放炸藥,當閱讀期限到了的時候,炸藥會自動爆炸,當讀者想要再看一次的時候,得重新買一本?
  很荒謬,對吧!
  DRM就是這麼荒謬的事情。
  那該怎麼辦?
  我以作者的身份告訴你:關我屁事。
  要盜版就盜版啊!要抄就抄啊!寫的人是我,有種繼續抄下去啊!
  我看你要怎麼補那些伏筆。
  只有能夠繼續寫下去的,才是真正的作者。
  要二次創作、要致敬,要作成H本也可以啊!
  我唯一的條件就是:免費拿一本來給我。
  著作權沒關係嗎?
  我說啊~~
  身為一個作家,會自然而然的去創作,會自動自發的去創作,不是為了錢,而是這是我們生存的方式,如果要一個創作者不去創作,那等於要人不用呼吸一樣痛苦。
  創作者創作出來的東西,對真正的創作者來說,只是呼吸作用之下,吐出來的二氧化碳而已。
  你認為二氧化碳值多少錢?如果一斤一塊錢的話,我每天都可以吐個好幾斤給你。

  簡單的來說,實體本會遇到的問題,電子本也會遇到。只是困難和簡單的差別而已。
  但,那又怎樣?
  出版社老闆壓根就沒有那種『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事開太平』的情操。
  只想著維護自己的權益,繼續壟斷著整個出版業,繼續丟一堆垃圾、大便出來,看著我們這些豬吃那些大便、垃圾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

  給出版社老闆:怕燙就不要進廚房。
  給讀者大眾:有點自己的想法好不好?別老是吃那些垃圾和大便,而且還吃得津津有味的。
  給郝明義:放心,你的大塊文化倒了,會有其他週刊補上的。你不用太擔心。
  給貓頭鷹出版社的社長:對你的出版社,只是很純粹的遷怒而已。
  不過你的態度確實也惹火我了。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