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2012

反對證卷交易所得稅的謬誤

股票市場是什模樣的一個市場?
基本上,我個人粗淺的認知,基本上就是一場買空賣空的數字槓桿遊戲。

可以低價買進,高價賣出。
但……這個一張股票的價值,到底是誰定下來的?
有人說是市場決定,那市場又是怎麼決定的呢?
但那並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種投機性和賭博沒啥兩樣的數字槓桿遊戲,為什麼不用繳稅?

在股票遊戲中,有交易才會課稅,對吧?是以交易的次數來計算?還是以交易的價值來決定?
前者是如果以交易量大,證交稅就會提高;後者則是不管你交易的數量多少,交易一筆,就以這筆的價值來計算。
前者就是證交稅,後者則是證所稅。

證交稅我只要交易量小,或是我多找幾個人頭戶,那我就可以規避掉這部份。
但證所稅只要有交易,就會被拔到毛。
看到這種情形,被拔毛的牛當然會哇哇叫。
但我們這些受薪階級每年都會被拔毛都沒有在叫了,你們這些投機客叫些什麼?

接著,聽一下這句話:『台灣股市瞬間蒸發兩兆元』。
兩兆……請問一下,如果沒有蒸發的話,這兩兆在哪?
在股市裡。
嗯……假設我今天是總統,我能不能馬上即刻拿出來花用?像是補貼一堆民進黨開出來的福利政策,就像昨天民進黨不是有人說,二十五年不繳助學貸款,就要政府扛下來?如果這『兩兆』可以用的話,可以造福多少像九把刀一樣『貧困』的學子?
不行?
那請問一下,這『兩兆』到底在哪?
他媽的不過就是一堆數字而已!只是證卷交易商喊出來的一個數字而已!一個根本沒有任何價值的數字而已。

股票市場充滿了荒謬和投機性;但一群人樂此不疲。
『請問這家公司的股票是會漲還是跌?』
不管你分析什麼年線、月線、K線,那都沒有意義。因為一家公司是否能夠撐得下去,資金是否能夠週轉的過來,是看這家公司的內部的體質、決策者是否愚蠢到做了一個笨決策,或是公司的投資失敗。
這些都是決定公司的成敗的主因。
而不是去年這個時間點,公司賺了多少錢,今年就該怎麼樣。

要判斷一間公司的股價是否會漲,不是統計學或是經濟學、會計學的範圍,而是機率學、占卜學的強項。
問老師、問名嘴、問專家、問學者,倒不如去卜個掛還比較準一點。
搞不好那些老師、名嘴、專家、學者告訴你的答案,也是他們昨天卜卦、問碟仙之後所做出來的結論。

所有人都在說,如果開徵證交稅,會讓股市怎樣,證券商怎樣,會讓台灣經濟衰退。
但沒有一個人可以解釋一下,這麼一個虛無飄渺,看似存在,但實際上沒有任何意義的數字,為什麼會讓台灣經濟衰退?
股市有這嗎大的效用嗎?你不賣死抱著還不一樣沒有意義?

我不懂的是一間公司營運正常,收入、開銷都可以打平,投資遞減之後還有盈餘,走著平穩踏實,低風險的路線,請問這間公司會衰退嗎?
大家看著鴻海的股票一飛沖天,口水都快流出來,所以都把鴻海的經營方式當成範本,想要複製『鴻海經驗』。
所以大家都在不斷地擴張、擴廠、也不管市場是否已經飽和,市場已經是否開始委縮,就是拼命的增加設備,採購不必要得東西。
這種需要龐大資金的公司,才會需要上市、上櫃,從股票市場之中獲得資金,做他們所謂的『更多的投資』。
那些『更多的投資』,只是說給人聽得藉口而已。
誰知道那些錢到底落到誰的口袋裡?

這陣子交易冷清,加權股價指數每天都在玩『跌跌樂』。散戶每個人都焦急的像什麼似的。
但在我這個不玩股票的人看來,這幾天交易冷清的原因,除了歐洲市場的不穩定以外,這根本就是大戶在教訓劉憶如。
一個公司在交易市場的股價,雖然是由市場決定;但口袋深的投機客,可以收購一間公司的股票,有人搶,就會有笨蛋跟著一起搶,然後讓這股價不斷地往上飆升。
升到高點之後,投機客瞬間殺出,坑殺一票笨蛋。
做得到這種事情的人,都是那些只要證交稅一開徵,他們就會很痛的混蛋。
混蛋們操控了股市,用交易量來教訓政府,讓政府順著他們的意思走,然後繼續坑殺股票市場。
而被坑殺的笨蛋們,卻跟著那群操控股市的混蛋一起痛罵政府,為什麼要在那群混蛋們身上拔毛?

要我提出方案可以,我想大家不會接受。
我的方案是:
找個殺手,看誰股票交易市場上獲利超過一千萬,誓死反對證交稅的傢伙,或是在立法院反對以及阻擋、扭曲證交稅這種稅制的傢伙給爆頭。
反正這些傢伙根本沒有想到什麼叫做公平正義,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利益。

不過……
那可是一場大屠殺。而我沒那麼多錢可以請的起這種殺手。
……
這只是一種方案,我沒說要執行,也沒說這可行。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