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2010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58--倦勤

是的,我現在很不想上班。
因為我發覺,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好的工作』,只有『錢比較多,但做到死』的工作和『錢比較少,但做到掛』的工作而已。

為什麼這麼說?
一個月三萬塊的工作,這樣薪水算很好嗎?
對一個剛出社會的新鮮人,或是已經待業很久的人來說,是的。但是對於一個工作了將近十年的人來說,那算少的了。
又不是剛出社會,或是不得不接受這樣的薪水的人了,有必要屈就這種薪水嗎?

我為什麼會倦勤?
我直接用 栗子 例子來說明!
Andy:苦命工程師。
Jason:偉大的PM(專案經理)。
Ben:顧問。

狀況一:
Andy、Ben和Jason三人開線路檢討會。
Andy:對了,我這邊有個疑問:第十八頁的線路圖,這邊的線路有必要放上去嗎?
Jason:你不知道這個功能已經不在規格裡了嗎?
Andy:我知道……可是……
Jason:既然你知道了,為什麼沒有提醒Ben刪掉?
Andy心中的OS:關我屁事啊!
三個星期之後……
Jason:Andy,上回在會議上很抱歉,雖然我是罵你,但我主要的目的是要罵Ben。
Andy:是喔。但是我已經在兩個星期前離職了。

狀況二:
Jason:Andy,那個案子現在怎麼樣?
Andy:我已經送給Layout去畫圖了,大概下星期五就可以出來。
Jason:什麼!你知不知道這個案子很趕?
Andy:我會請Layout趕一下的。
Jason:那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Andy:再怎麼加快腳步,還是得等到下星期五。
Jason:什麼!你知不知道這個案子很趕?
Andy:我會請Layout趕一下的。
Jason:那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Andy心中的OS:怎麼,我不是說星期五?你鬼打牆啦!
Andy:呃……
Jason:下星期三我要看到Gerber out。
怒火中燒的Andy:行啊!在夢裡絕對可以!甚至現在就可以給你。

我現在遇到的狀況大致就是這樣。
要不就是一開口之後,三十秒內就馬上給他,要不就是把你捅了好幾刀以後,然後再跟你道歉。
這種事情在這一年之中一次又一次的上演,而我們這些做下屬的,也只能忍氣吞聲,接受這一切不合理的對待。
如果一個月四、五萬塊,我還可以拿一部分當成我的遮羞費,但那麼一點薪水,就要當受氣包、解除壓力的沙包?
抱歉,我沒那麼好修養。

說真的,軟體的話,要不幾個鐘頭,要不就是一、兩天就可以完成,就算除錯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但是硬體不是,硬體從規格的討論,線路圖的確認,Layout元件擺放的位置,走線、鋪銅、Layout 的確認,洗板、打件……這些都需要時間。
小型的線路,Layout大約一個星期就可以搞定;中型的線路也差不多同樣的時間。但是超過萬點以上,又有類比和數位混雜的線路,再加上確認和討論的時 間,沒有一個月不可能Gerber out,最少也要三個星期到兩個星期左右,這還是已經加班加到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地步。
可是通常PM都會希望能夠今天開口要,最好兩天後看到成果。
這種情形只想讓人拿榔頭砸他的頭……

接著就是線路設計者。
線路設計者需要對規格非常瞭解,不瞭解的話,要不就是多了一些不必要的東西,就是少了一些很需要的東西。
但我遇到的狀況偏偏就是線路設計者似乎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這個案子上,感覺就像隨隨便便的去做。
如果那傢伙是公司的老前輩的話,那我遭到責難的機率會降低(降低,並不代表不會被捅);但問題是線路設計者卻是顧問……
這樣也就算了,如果說要道歉的話,那麼請即刻、馬上找機會道歉,不要拖了兩、三天才向人道歉;這種遲來的歉意只會讓人更火大。

說真的,像這種溝通的問題,真的都只是小事情。
但社會新聞上的臨時起意的殺人案,或是因為壓力太大得到憂鬱症的人,都是因為一些所謂的『小事情』。
在台灣,做下屬的只能乖乖的忍氣吞聲,告訴自己『忍一時氣,風平浪靜。』;可是我發覺,越是忍耐,越是默默的承受這一切,只會讓人食髓知味,只會讓人把這次的經驗帶到下一回;一次又一次的惡性循環,搞得工程師生不如死。

還有,明知道有個大客戶等著要這個東西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努力的趕快把這東西做出來?而不是做出了第一版之後,就慢慢拖、慢慢磨,到了火燒眉毛、火燒屁股的時候,才在那邊哇哇大叫。
拜託好不好!有沒有一點基本常識?
接著,不要等到工程師說:『我不想幹了。』的時候,才感覺到情況真的很糟,而且糟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富士康那些跳樓的先賢先列們,證明了這一點。
事前的預防就是心理建設,事發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加薪。
可是也只有富士康才會想到當事發的時候,用加薪來解決大部分的問題;台灣一般的老闆就是要員工忍耐。

我現在很討厭聽到有人要求員工進修。
進修?那好,費用從哪來?公司無條件提供?屁啦!
教育訓練都得在下班之後進行,而且還得排在正式工作之後。
那好,員工自己出去進修,可是……錢從哪來?
我現在正在上一門嵌入式系統的課程,一整套課程就要六萬塊;沒有人願意補助我,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咬牙拿錢出來學。
不到半年我就開始後悔了。那種薪水,生活費加上房租,在付了補習費之後,一個月根本沒多少錢可以花。
我可不要過這那種天天吃泡麵的日子,那只會讓我更加火大。

因為這樣,我才越做越火。但……想要換工作,心裡又開始猶豫了。
就像我一開始所說的,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好的工作』,只有『錢比較多,但做到死』的工作和『錢比較少,但做到掛』的工作而已。
可是,再仔細想想,雖然有點死要錢,但是……『錢比較多,但做到死』的工作……是不是比較划算?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