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009

2009年,最好的一年(對別人來說),也是最糟糕的一年(對我來說)

2009年對我來說事很糟糕的一年。
三月:被前公司裁員,度過了三個月不被人當成人來看,沒有尊嚴的無業遊民。
六月:找到了現在的工作,開始了新的生活;本來還有點躍躍欲試,但第二天就後悔了,第一個星期就失望了,到現在我依舊後悔著。
七月到十月:度過了有如地獄一般的三個月,被那群活在上古時代的老前輩們折騰的快斷了氣。
十一月:投稿的小說落選了,自尊心受到了小小的打擊,傷心了好一段時間。
十二月:工作上出了一堆包,搞到長官跑來關切……
就連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Firefox因為舊版酷音輸入法的關係而當機,重寫了好幾回,火大改用文字檔來編輯==

一整年下來,我發覺,除了三個月就找到工作以外,實在沒有什麼事情好開心的。
但就算找到了工作,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

從有工作作的角度來看,我的運氣的確好的不像話,就連我媽都嚇了一跳。
但如果從生活品質的角度來看,我的生活品質一落千丈。
那票活在上古時代的象牙塔中的老前輩們,似乎不知道現在的科技已經進步到什麼樣的地步,只知道有新的東西,卻不知道要用新的東西的同時,成本也會相對提高,依舊活在『便宜就是美』的世界當中。
拜託好不好,如果嫌貴就不要用那麼好的東西行不行!吃米不知道米價喔!
再者,理論上,研發工程師是不需要考慮錢的問題,因為是否有量,得看工程段能不能做到Cost Down,以及業務能不能把東西賣出去,有量才會有價。
還有,硬體研發工程師,是不需要自己打任何單據的,什麼領料單、發包紀錄表等等,這種東西不是研發工程師自己該打的,這是工程助理該做的事情。
比對料件表也不是硬體研發工程師該自己去產生的,硬體工程師基本上只要出個初始料件表就可以了,其他的都是工程助理在做的。
建立成品階段的料件表,那更不是硬體工程師該做的。誰知道機構要用哪種螺絲?包裝該用哪種紙盒?那些東西和硬體有什麼關係?那些東西需要通電嗎?還是說通了電之後,會讓人有很幸福、很開心,很快樂的掏腰包買你的產品?
最糟糕的是,硬體工程師要建立成品階段的料件表的時候,就算是某人忘記建立料號,還會被人嗆聲。
好吧,下班就是下班,放假就是放假,回到家,什麼事情是不是就可以不管了?
哈!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不會想找殺手幹掉研發出Skype的工程師了。那種東西剝奪了我的假日,剝奪了我的下班時間。
該怎麼說?硬體工程師的命就是那麼賤嗎?

那是工作,那一般生活呢?
唉~~(遙望遠方……)
當人看透了這個社會、這個世界的運行本質,只有『自私』兩個字,就會對一切灰心。
我現在就是這樣。
老祖宗說得好: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這個世界不可能會變得更好,因為大家都是利己的,都是自私的,『替別人著想』這句話只有希望有人替他著想的時候才會說,自己絕不會做到『替別人著想』。
既然這樣,我為何還要對這個世界保持著任何期待的想法?
就以美國牛的事件,美國自私的希望能夠把自己的農產品塞給台灣,執政黨自私的希望能夠有些政績,民進黨為了選舉,無腦到只會因為反對而反對。
大家都是自私的,美國不會想說:『啊,台灣人會覺得我們的牛肉有問題,我們該好好檢討。』;國民黨不會想到:『這樣貿然開放,會不會有人不高興?』
民進黨?那群笨蛋只想著『選舉、選舉、選舉;當選、當選、當選』,因為有陳水扁這麼好的例子,愛怎麼貪就怎麼貪,吃相難看就說:『這就是愛台灣!』,所以當官多好啊~~
別笑,也別急著生氣,趁這個歲末年終,好好反省一下過去一年來,你是不是過著很自私的生活。

我現在呢,是無欲無求。
說難聽一點就是不知為誰而戰、為何而活,坐吃等死混日子的活死人。
什麼新年新希望,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德國生物化學家羅斯勒(Otto Rossler)(去年反對在瑞士和法國邊境蓋的那座大強子對撞機的科學家之一),你和你的團隊不是說大強子對撞機會造成黑洞?不是說會世界末日?把說好的黑洞和世界末日還給我!

最後,我還是要說一句:
不要再想什麼新希望了!先把去年和前年的希望完成再說吧!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