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2009

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52 --開會

  身為一個從助理工程師走來的工程師,最怕的應該就是對料件表了。
  那並不難,只要把所有線路圖中,有用到的料件作成一張表格,然後打上相關的資料;例如公司料號、規格、品名、供應商、供應商聯絡人;有的就連成本也得加上去。
  很簡單,但卻又很繁瑣。
  如果一個板子用不了幾個元件也就算了,但如果是超過五百、一千個呢?
  只要做過一次,絕對不會想要做第二次。

  但是我這幾天發現一個比對料件表還要痛苦的事情:開會。
  早也開、午也開、下班之後還要開。
  開會,並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是為了確認是否解決上一回的問題,然後再去找新的問題,最後敲定下一次開會的時間。

  但真正痛苦的並不是開會,或是開沒有意義的會,而是在開會之前的等待時間。
  在開會之前,必須要把所有的資料準備好,然後上台讓底下那群高高在上的主管報告,如果膽敢落掉一份資料,就會看到下面的主管的臉上露出咪咪的微笑,心裡想:你完了嘛你!
  好,如果你準備好所有的資料,而且很早就已經準備好的話……那……那這段時間該做些什麼?
  PM?開會中;副總?不在位子上?顧問?吃飯去。
  你會發現,當約定好開會的時間到了的時候,除了你,所有的與會者,都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這時就得等,等到有人通知你正式開會,你得馬上趕到會議室去開會,還得帶著持到的羞愧感敲門進去。

  定期會議還好,像是Weekly Report,這還比較有的講;最恐怖的是,會,無所不開,無時不開、無處不開。
  絕對不要去預測什麼時候開會、什麼地方開會、為了什麼開會,因為隨時隨地(就算你在蹲馬桶、洗澡、吃飯的時候)就會有人對你說:這個……得開會討論一下。
  為了什麼開會?不一定。
  可能只為了一件小事而開會,也有可能因為一個品保的問題而開會,甚至只為了閒聊而開會。

  是的,有的時候,如果會議主持者沒有把握好會議流程,這個會議很可能會變成閒聊會。聊到小孩怎樣,買了什麼東西,看了什麼新的A片……等等。
  這種閒聊會,開起來只有一個用途:浪費時間、浪費生命、浪費青春。

  為了什麼開會、在哪裡開會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就是何時。
  『等副總吃完飯回來,我們七點開個會。』
  七點,正確的來說是晚上七點,換算成二十四小時制,就是十九點。
  --而官方的下班時間卻是『十八點』。
  如果半個鐘頭就可以解決也就算了,但通常沒有一個小時,那些高層的死老頭才不會覺得爽,最爽就是一連開一整個下午的會,開了一整個下午還不滿足,吃完晚飯,七點繼續開,開到晚上十點才滿足的回家睡覺。

  還有另一種會議,讓我非常之痛恨Skype的發明者。
  『這個東西你明天可以改好嗎?改好的話,明天下午兩點我們開個會吧!』
  那個『明天』,指的是星期六、週末、法定休假日、犧牲了許多額外的假日所換來的週休二日的第一天。
  怎麼開?Skype可以多方通話,用Skype開。
  這種會比較輕鬆,因為在家裡頭開會,所以可以穿得隨便點,別說只穿著內褲,就算裸體也沒人管你。
  還可以一邊抽煙、一邊喝著啤酒,甚至一邊玩著魔獸世界開。
  但……一想到那群死老頭就連放假都不願意放過我,心裡面就有一百萬個不願意。

  開會,是為了溝通,也是為了確立與會人員都知道該做什麼,也可以解決問題。
  可是大部分的會並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反而製造了更多的問題,導致會議一開再開,開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開到最後會發現什麼問題都沒有解決,相反地,卻製造出一堆問題出來。
  為什麼沒解決?
   上午,為了A事件而開會,決定解決了A事件後,明天再開一個會來討論;問題是,下午為了B事件,又開了一下午的會,根本沒有辦法在工作時間完成A事件的 工作,也只有加班完成;但如果加班也無法完成,那第二天開會的時候,A事件會變成A+事件。而B事件根本無法解決,也會變成B+事件。
  這樣惡性循環,所以工程師才會有永遠無法完成的工作,以及永遠加不完的班。
  我一個月拿那麼多錢,是被請來做事的,不是被請來開會的。

  會需要開那麼多的會,需要做那麼多的討論,我認為完全是事前的準備工作不足,制度設計的太爛,才會有那麼多的會要開。
  事前的討論如果夠充分,制度很完善,每個人都瞭解制度、遵守制度,只要每週開個週報,報告自己目前的進度就好了,根本不需要開那麼多的會。
  其中還包括了許多的爛會、聊天會……

  如果我現在能許三個願,我第一個願望就是讓我連中三期樂透頭獎,第二個願望就是不要在開那些沒有意義的會,最後就是世界和平。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