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2008

老煙槍們,一起到行政院門口抗議菸害防治法是違反人權的法律吧!(大誤)

  這陣子菸害防治法新法上路,店家不能主動提供打火機和煙灰缸,之前是三人以上工作場所不得吸煙,現在就連公車站牌也不能抽煙。
  所以,我想是不是該找一百個老煙槍,一起到行政院去靜坐抗議,要求馬英九道歉,要求衛生署署長下台,修改菸害防治法。
  然後被行政院驅離,一百個老煙槍一起集結到中正廟(自由廣場)去,然後接受特定記者訪問。把吸煙者的人權提到高憲法之上。

  拜託好不好!放不放打火機、煙灰缸是店家的自由啊!好,你不喜歡看到我抽煙,那我躲到吸煙室去好了,店家設置吸煙室這也是保護吸煙者的自由。我為什麼不能在公車站牌下抽煙?這是我的自由啊!
  憲法應該保障人民自由啊!菸害防治法是惡法!

  以上的畫面,別說其他人了,就連我自己想到就覺得好笑。
  那麼,為什麼那一百個台大學生就不好笑?
  是的,憲法第十四條有規定,憲法保證人民有集會與結社自由,但並不代表可以無限上綱到什麼都可以做。
  要說憲法,好,請看憲法第二十二條以及二十三條。
  第二十二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權利,不妨礙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
  第二十三條:『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因為集會遊行有可能會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所以必須要立法保障遊行者和遊行現場的店家以及旁觀者雙方。

  被隱藏起來的深綠所控制,跑去靜坐的那些笨學生老在那邊扯什麼憲法,我很懷疑他們是不是只有看到第一條,或是只有他們想要看的那一條而已。
  就像我一開頭提到的邏輯:『我抽煙是我的事情,我的自由,憲法保障我的自由,所以菸害防治法是惡法。』
  這個邏輯乍看之下是正確的,但是事實上卻是詭辯。
  抽煙的確是個人的事情,但因為抽煙的時候會產生二手煙,不但會造成他人的反感,也有醫學證明,吸入二手煙比抽煙還容易致癌。
  所以當我在三人以上的地方抽煙的時候,事實上我已經妨礙他人追求健康的自由

  集會遊行呢?
  不能自私的只看到自己的自由,而忽略了反對者、旁觀者以及被迫留在那邊卻離不開的人的自由。
  如果採取報備制,取消限制區的話,那麼警方的警力該怎麼分配?該怎麼確定參與你的遊行的都不是黑道?該怎麼確定來參加的人都是你認識的?如果出了事情,警察要找誰算帳?
  採取報備制以及取消限制區,基本上就違反了憲法第二十三條。不但妨礙了遊行以外的人的自由,也妨礙了遊行現場商家的自由,更妨礙了維持秩序的警方、警方眷屬的自由。

  中視吳宗憲『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節目,曾經有一次拿御宅族來開玩笑,把涼宮春日當成A書,還讓黑澀會妹妹說出御宅族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之後有人的確辦了一場遊行,因為主辦人還是學生,有很多事情沒有辦法處理。
  想想看,今天集會遊行法改成了報備制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一個愛出風頭的人說吳宗憲污衊了御宅族的名聲,在網路上號召天下群雄包圍中視。然後那傢伙到警察局報備一下。
  看來很自由,是吧?
  那麼有沒有想過,那堆『天下群雄』之中,真正是御宅族的可能不多,其他剩下的搞不好是看熱鬧的,沒事找事做的,搧風點火……一堆有的沒有的人。
  如果都是無關緊要的人就算了,沒有限制區的話,那些看熱鬧的,沒事找事做的,搧風點火……一堆有的沒有的人,可以大剌剌的跑到中視裡頭去參觀訪問,而且不用擔心有人會攔住他,因為大可以說:『這是我的人權,你阻止我,你就違反我的人權』。
  
  自由,是建立在妨礙他人自由之上;民主則是建立在法律之上。人權則是建立在尊重別人的人權之上。
  請不要把民主、自由、人權當成搞納粹的藉口。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