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2008

民進黨無法回答的問題

  陳雲林來台灣這三天,正好是星期假日,而我在星期一又請假在家,因為只要我不上班,我就不會看網路新聞,家裏面也沒電視,所以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概不知。
  也因為這樣,當我聽到民進黨拿著中華民國國旗,高喊著『陳匪滾回去』的時候,我真的很難去想像那種詭異的畫面。

  想像一下,陳雲林來到台灣這三天,一路上都有一群人拿著國旗,唱著國歌;甚至有人高喊要去抓共匪,高唱反共歌曲,好像陳雲林是他們的仇人一樣。
  請問這些人是誰?
  呃……愛國同心會的人一定會去啦,可是ㄋㄟ……其中好像綠營的人比較多……而且佔絕大多數……

  明明超討厭中華民國,痛恨青天白日滿地,就算說要拔光他們牙齒也不肯唱的國歌,巴不得把蔣介石從墳墓裡挖出來鞭屍的民進黨黨徒(那些人已經不能稱為『黨員』,只是一群沒有思想的『黨徒』),什麼時候那麼在意『中華民國』?
   在陳雲林下機之後,四處見到的都是國旗,聽到的是國歌、梅花以及許多反共歌曲;或許陳雲林聽起來很不高興,但相對的他會不會有一個疑惑:『奇怪了,民進 黨不是說要抗議?怎麼那麼多國民黨的人來歡迎他?什麼?那些拿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唱著中華民國國歌的人是民進黨的?這更奇怪了!』

  民進黨已經失去了思想,已經失去了辯證的能力,整個黨充斥著腦缺一般的言論。
  縱使把『台灣人至上』、『驕傲的台灣人』放在嘴巴上,但是卻提不出來一點點有用的論述,能夠正面的解決兩岸問題,以及無法正視每年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
  如果不能提出『面子』以外的議題,請不要把尊嚴與驕傲放在嘴上,因為肚子餓的時候,你是不會想到尊嚴的。
  再者,這次民進黨『和平』的舉動,已經暴露出民進黨思維的脫序,把國旗、國號、國歌當成可以消費的工具的真面目。
  曾經有一次民進黨的遊行,很難得的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飄揚在民進黨的場子上,的確令人感動,可是之後呢?有人將那些被隨手丟棄的國旗堆起來,有一個小山那麼高。
  陳水扁執政八年,陳水扁、呂秀蓮兩人沒有一次在元旦升旗的時候開口唱國歌;民進黨念茲在茲的想要除掉中華民國,巴不得換掉國旗和國號。
  可是每當一面對國民黨和對岸和解的事物,就把『國旗、國號、國歌』這三大圖騰拿出來質疑,為什麼沒有國旗?為什麼沒有說中華民國?為什麼沒唱國歌?
  可是要他們開口唱國歌,卻等於要他們去自殺一樣。

  自從陳雲林一下飛機之後,民進黨黨徒證明了他們已經到了囫圇吞棗、病入膏肓的地步。
  無法對經濟議題提出不同的見解,也不能提出反對意見;只好把議題提高到政治層面;但是卻得尷尬的拿起以前當成尿布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高唱自己以前就算打破牙齒也不肯唱的國歌,而『台灣』二字卻變成種種不得已的遮羞布。
  當尊嚴只剩下一只遮羞布,請問一下,這樣的尊嚴有什麼樣的價值?這樣的尊嚴是不是該重新檢討一下?
  一時的激情或許可以釋放被壓抑的情緒,但是卻無法改變問題的癥結,更沒有辦法解決任何事情。
  民進黨不斷的質疑,不斷的抗議,不斷的反對,但是民進黨到底給了人民什麼樣的答案?
  到目前為止,民進黨沒有給人民任何答案,也沒有任何方案,只是虛幻的告訴人民:獨立將會是一個美好的未來,因為我們有了面子,我們有了尊嚴,我們是驕傲的台灣人。
  那,該怎麼填飽我們的肚子呢?
  那,你要抹煞國民黨在台灣的功績嗎?
  那,國際社會會鳥『台灣』嗎?
  那,不會有通貨膨脹的問題嗎?
  民進黨有提出什麼樣的答案嗎?民進黨能提出什麼答案?
  等陳雲林離台之後,民進黨如果還沒有提出什麼樣的答案或是未來的論述,依舊抱著台獨立場準備自毀的話……
  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