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2013

我對女人已經完全放棄了;從今以後,打情罵俏OK,吃飯看電影我付帳沒問題;做愛上床免談;結婚?我會跑給妳看。

  說真的,有的時候寫有關女人的文章,都覺得在造口業。冒著被丟雞蛋、走在路上被女人唾棄的風險來寫這些文章。
  畢竟,不是每個女人都是這樣。
  --但每次都碰到不一樣的女人。

  我也沒啥好隱瞞的,之前也有說過我被甩的歷程;但我一直無法理解的一件事,就是為什麼女人可以想出那麼多光怪陸離,令人覺得匪夷所思的理由?
  難道就不能直說:『你太醜了,我討厭你。』嗎?
  ……
  話說回來了,實話,都是很殘忍的;能夠面對真相,接受實話的人,不多。

  但,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撂下一句話之後,整個人消失不見。
  Line把你給封鎖、簡訊不回,Email不理,FB拒絕往來戶……等等各種手段來封殺你。
  又不是每個人都是那種『危險情人』,大家好聚好散咩。

  但,女人就是這樣,就喜歡玩這種遊戲;不和你聯絡,保持一條管道讓你和她聯絡,等到需要你的時候,才又熱絡起來,才會想到聯絡你。
  不想理你的時候,男人怎麼找都找不到,比躲債的、躲仇家追殺的人還難找;
  當男人惱羞成怒的時候,就說這男人一點度量都沒有。
  ……
  有沒有女人從生下來就很自私的八卦?

  是的,我一直覺得女人很自私。
  什麼事情都可以從自己的角度來看,從自己的角度來想,從自己的利益出發。
  我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惡毒巫術?  
  
  說真的,我開始對女人失望了。
  我完全失去對女人交談、溝通的動力和欲望。
  因為女人不會聽我說,只會『要我聽她說』,要我照著她的話去做。
  不是說她們的選擇不好,而是就算我的選擇是錯的,不對的,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不去做選擇,我永遠不知道我的未來會是什麼樣的情形。
  現在,我之所以還會和女人說話,有高達八成的機率,眼睛會往女人的胸部飄過去……

  這種男人很討厭,對吧?
  那又怎樣?怪我啊!去問問妳們那些好姊妹們,她們是怎麼對待男人的?
  聽妳們講話又怎樣?聽了有用嗎?任性、說話不算話可是女人的專利。今天聽進去了,明天就變成屁,那現在那麼努力的聽做什麼?

  明明前幾天才聊的很開心,明明一起出去了四、五回,只丟個簡訊給你,說了個很籠統、很虛無飄渺的結論,然後把你給封鎖了。
  問她,她會說她很忙;纏她,她會覺得你很煩。
  這回我真的死得很冤,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踩到了什麼地雷,還是我少做了什麼。
  
  男人不想聽,最大的原因就是女人說太多,又想太多,搞到總是再那邊鬼打牆,怎麼也繞不出來。
  又或者非常堅持要男人跪在她面前認輸,能夠很完美的掌控男人的生活、金錢,當男人不爽讓她掌控的時候,她又打死不退。
  女人提出了一百種各種不同男人應該讓女人的理由,怎麼聽都像是為了滿足女人自私又貪婪的心靈而硬找出來的理由。
  搞到最後,男人被女人弄到精疲力盡,所以只好去找只有身材,沒有大腦又好騙的小妹妹。
  最少,肉體的上的治癒,可以讓大多數的男人覺得生活好過一點。
  
  女人口中的『平等』,永遠都不是平等。
  女人的平等,是當她們需要人幫忙搬重物、修電腦的時候,你就要有義務幫忙;當男人需要女人幫她們生小孩、照顧家庭,讓他無後顧之憂的時候,就說你沒良心。
  這就是女人的平等。
  男人只要碰到女人,就算只是被指甲掐一下,就可以控告這男人家暴;但女人把男人打到吐血,打到頭破血流,那就是『夫妻吵架』。
  這就是女性的平等。

  所以說,幹麼結婚呢?

  如果哪天我有錢,我會砸下重金,用我的DNA去做一個複製人;這樣就不用去煩惱傳宗接代的問題,我也就不需要結婚了。
  像阿米巴原蟲一樣,可以自行繁殖,不是很好嗎?

  結論:
  男人沒有女人,會死。
  但會死得很有尊嚴。
  這是朱德庸說得。

  男人沒有女人,真的會死。
  但會死的了無遺憾。
  這是我說的。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