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2014

最近發生的事情

上回寫文章,已經是二月份的時候了。
這三個月以來,我不是沒有罵人,只是都在G+上。

那為什麼不寫文?
老實說,寫文很浪費時間^^a
尤其是向我這樣,一寫就一大篇的人。

去年十二月,我有了一個女朋友。
對她,我不想多說什麼;因為這是我私人的事情,所以我不想公開。
至於這次能撐多久,我不知道。

提到感情的事情,老實說,我處理的很糟。
不管是家人之間,同事之間,甚至和女友之間;我的處理得很糟糕。
因為我一直都是懶懶散散的,只注意現在和未來,過去的事情,大多都不怎麼在意;但女人就是會在意兩人之間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一首歌,一起去過的餐廳,什麼時候,做了什麼事情,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會記得一清二楚。
但,我就是很容易忘記過去的事情給忘掉,我只會記得重大的事情,但那種小細節的事情,我沒有辦法記得很清楚。
所以,在和女友交往的過程當中,有好幾次讓她不高興。

工作上......唉~~別提了。
我疲累到已經沒有動力繼續寫『工程師的美麗與哀愁』了。
因為工程師只有哀愁,沒有美麗。
尤其是在台灣的工程師,根本沒有美麗可言。
因為在台灣沒有任何『研發』工程師,只有應用工程師。
這有什麼差別?
因為研發是要做別人沒有想過的產品;而應用是要做三個月後要參展的東西。
應用工程師能夠使用的時間很少,所以必須做一些節省時間的事情;像是用舊的解決方案,或是直接拿公板去抄。
這種事情有什麼難度?
有,因為三個月就要把東西給生出來,生不出來,上頭就會拿你的血去祭旗;希望下一個工程師能夠真的使命必達。
不過,反過來想,或許……說不定是自己的能力不夠,才會覺得做的那麼疲累。

想到工作,我就想到另外一件事。
為什麼人們不肯用鼓勵或是肯定的語氣說話?做的不好,不要說什麼『你這樣不行』、『你這樣很危險』這種話;而是說:『再努力一點』或是『你可以做到的』這種話?
罵人或許可以加快速度,但願意幫你做事的人會越來越少,甚至會覺得幫你做事,會有一種很疲累的感覺。
做的不好,挨罵是很正常的;但做的好,被罵,要不就是罵效率不夠,或是被罵不夠用心。
如果這是一般論的話也就算了,但當上頭總是告訴你,你不能隨便罵人(代理商、FAE,甚至其他部門的同事)的時候,做起事來真的很疲累。

『門當父不對』這部電影中,勞勃狄尼洛對班史提勒提出了一個『信任圈』的原則;在圈外的人必須要想辦法融入他們的『信任圈』中。
當然,在很多公司裡頭,也有類似的『信任圈』的存在。
但是,當這個圈子裡的人打從一開始,壓根不願意讓你打進這個圈子,用冷處理的態度來面對你,對你提出的問題愛理不理的,請問你該怎麼做?
這也是我現在在工作上面臨到的問題之一。
我很難融入現在的工作環境裡;因為一開始我就被排除在信任圈之外,提出的問題,問了只會得到更多的問題;按照SOP來做的時候,又會面臨刁難。
搞到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每次都得硬著頭皮去問才行。
--但每次都會被K到滿頭包,甚至摸摸鼻子,自己回去想辦法解決。
然而,我的運氣很好,關關難過,關關過。
可是,我的好運可以撐多久?

政治上……唉~~
自從三月份出現了太陽花、黑島青年這種黨外獨派團體,我就對台灣的未來感到憂心。
如果我們未來的主人翁,只靠著看懶人包、臉書和罪惡的淵藪Ptt來過日子的話,那台灣總有一天會被中國統一。
……
嗯……
那又怎樣?統一也不見得事件壞事;我反而覺得趕快統一統算了^^a

現在呢,就是一天過一天,能過多久算多久。
Goog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markscat的異想世界markscat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